白發劇情介紹

1-6集

白發第1集劇情介紹

  

  漆黑夜,雷雨天。

  雷聲滾滾遮不住咄咄馬蹄聲,黑衣女子一騎先行,不時翻身躲過身后亂射的箭矢,卻始終無法擺脫身后追殺的一眾黑衣人。直至行入一片密林,黑衣人下馬追蹤,卻被埋伏好的黑衣女子各個擊殺,雨打竹葉,鮮血拭劍。

  正當黑衣女子松了一口氣準備離開,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她身后,隨即一只鐵一樣的利爪扼住了她的脖頸,還是逃不過嗎,黑衣女子不甘地閉上了眼睛。

  西啟皇宮公主臥室,四面輕紗遮掩的豪華大床上安靜地躺著一名女子。女子一襲白色中衣,長發如瀑,面色蒼白卻難掩秀麗五官。她,正是西啟國皇帝唯一的妹妹——容樂長公主。原來,為了與臨天國交好,西啟決定派容樂與北臨七皇子宗政無憂和親,容樂自然不愿,昨夜私逃出宮,誰知還是被抓了回來。更糟糕的是,因為不慎傷到了腦袋,容樂竟然喪失了記憶。

  翌日,容樂在貼身宮女泠月的帶領下逛御花園想找回記憶,心急的她趁機甩開泠月,卻發現路上所有遇見她的人都下跪稱她公主。難道自己真的是公主,容樂心中疑惑,這時碰到了聞訊趕來的容齊。容齊將容樂帶到兩人常來的茶室,想要借助撫琴烹茶喚醒她的記憶。

  容樂回到房間,意外發現自己的筆跡與房內的筆跡竟然并不相同,正在這時,太后娘娘帶人徑直走了進來,揚言與北臨和親已經成為定局,不管容樂是否失憶,愿不愿意,她都必須去和親。如今宸國大軍壓境,西啟無力應敵,唯有與北臨結盟才能渡過危機。容齊心疼妹妹,遲遲不能下定決心,太后干脆以自己性命相逼,容齊痛苦不已。

  深夜,容齊帶人悄悄找到容樂,將她喬裝送出皇宮,然后帶她來到宮外一處隱蔽地。一進房間,容樂便覺得十分熟悉。容樂又問起紙條上的字體,容齊笑道過去容樂閑來無事十分喜歡模仿他的字體,那紙條上的字便是他的字體。

  容樂不解自己為何對皇宮十分陌生,容齊解釋道她其實是在冷宮長大。原來,容樂的母親是當年身份底下的美人,因為得罪圣上被打入冷宮,只是當時她已經懷有身孕,只得在冷宮生下了容樂。容齊將幼年過往一一告訴容樂,兩人間的氣氛也越來越融洽,正在此時,一群刺客闖入,不會武功的容齊挺身保護容樂,眼看他被打的吐血,容樂這才大夢驚醒般幾招解決了刺客,將容齊送回了宮中。

  太后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皇帝,心中又氣又急。她將天啟國如今內憂外患,兵力空虛的情況一一告知容樂,為了百姓,為了疼愛自己的皇兄,容樂雖還未完全恢復記憶,但還是妥協了。

  很快,鳳冠霞帔,珍貴首飾如流水般送入了公主殿內。這一日,風和日麗,舉國同慶,在眾將領與朝臣的矚目下,容齊依依不舍送別容樂,他將貼身玉佩贈予她,并派遣武力高強的簫煞作為容樂近身侍衛,一路護她周全。

  長路漫漫,送親隊伍終于趕到了北臨國都。誰知,在城門外等待的卻不是黎王殿下,而是一名老臣。正在楊惟磕磕巴巴解釋黎王未到的原因,陳王突然騎馬趕到,并出言譏諷容樂容貌丑陋,性格刁鉆才遲遲沒有出嫁,又直言黎王不愿意的事,沒人能夠勉強。正當容樂想要發火,一名將領匆匆趕來宣容樂長公主進宮覲見。

  容樂帶著面具,儀態大方地踏入金鑾殿向皇上行禮,太子好奇容樂為何帶著面具,容樂解釋說這是天啟的規矩,面具必須在大婚之日由新郎親手揭下。黎王還是不肯上朝,皇上只好派陳王再去催,又過了良久,黎王才終于出現在容樂面前。

白發第2集劇情介紹

  

  北臨皇宮,乾坤殿。

  容樂命將簫煞將皇兄容齊特意準備的禮品呈上,只見盒內橙黃色錦緞之上一對精致小巧的白玉杯,玉質晶瑩剔透,正是稀世珍寶“白玉琉璃盞”。見此珍寶,北臨皇也不免動容,簫煞接著躬身轉述容齊的交代,白玉琉璃盞雖珍貴,但比起容樂公主卻不及萬分之一,希望北臨能夠善待公主,方能結兩國百年和約。

  黎王無憂遲遲不肯上朝,北臨皇只好命令無郁再次前往。無郁急中生智,竟命人將無憂的睡榻直接抬到了大殿之上。群臣紛紛震驚,北臨皇氣極叫醒裝睡的無憂,無憂這才慵懶坐起,眸中哪里有半分睡意。

  無憂見了公主并無半分敬意,直言道自己絕不答應和親,讓皇上另選他人。北臨皇氣急敗壞道兩國婚書已定,豈能隨意更改。一旁沉默的容樂終于不再沉默,面對無憂的輕視,容樂毫不客氣,為了國家利益,女兒身的她尚能遠嫁千里,堂堂男兒的無憂卻任性妄為,心中哪有半點國家大義。她希望無憂能夠以半年為期,如果半年后他仍不愿意,自己便選嫁他人。

  無憂并未被容樂的精神打動,反道國強大從不依靠兒女聯姻,那是弱者的行為,他絕不會拿自己的婚姻來做利益交換,所以他對這所謂的半年之約也毫無興趣。一旁的北臨皇眼看兩人氣氛越來越僵,立即代替無憂答應了這個賭約,這才結束了這場鬧劇。

  另一邊,容齊接到容樂順利抵達的信息松了一口氣,他身體日益孱弱,只好命人私下尋訪神醫,只是遲遲沒有結果。

  容樂一行來到北臨皇賜下的公主府,卻被告知自己所帶的侍衛皆由北臨代替,就連簫煞也不允許跟隨。容樂心中不喜,面上搬出容齊才留下了簫煞。等內監走后,公主府總管秋怡姑姑堅持不讓簫煞進入內院,言語間頗為不敬,容樂對她哪里會客氣,順勢給了一番教訓,這才算順利住了下來。

  待到眾人散去,容樂拿出皇兄交給自己的戒指,出發前,容齊告訴她宗政無憂是北臨前丞相秦永的唯一弟子,他很有可能得到了秦永所著《山河志》的真傳。傳說《山河志》中記載了天下各國的山川地形,城池險要,以及最詳細的天文地理氣象和最便捷的取勝之道,所以有傳言,得山河志者得天下。容樂決心在半年內找到《山河志》,這樣她就能回到西啟了。

  容樂想要獨自出府打探消息,于是讓蓮心以賞賜為由召集眾人,然后讓泠月換上自己的服裝面具趁亂出了府。另一邊,容樂來到攏月樓,很快用戒指為信物與攏月會和,并化身攏月樓少東家,好趁機打探《山河志》的消息。

  無郁為無憂帶來了攏月樓淘來的好茶,還殷勤邀請他一起去攏月樓品茶。兩人剛到門口就看到趙大人與幾人正在打斗,打斗中一個密匣掉落,容樂看見迅速讓攏月收了起來,并將空匣子踢入草叢。眼看局勢越來越亂,無郁沖上去營救趙大人,無憂則幫助容樂擊退了數名刺客。只可惜,趙大人還是沒能救過來。

  無郁告訴無憂,趙大人手中握有朝中重臣與地方勾結賣官鬻爵的證據,但他只相信無憂,所以他才以品茶為借口帶無憂來攏月樓,誰知還是晚了一步。無憂勸勉無郁這件事并沒有那么簡單,沒有證據一切只是空談。

白發第3集劇情介紹

  

  無憂無郁兩位皇子離開后,攏月帶領容樂通過密道離開。此事公主府里秋怡姑姑已經起了疑心,幸好容樂及時趕回才沒有露餡。

  更深露重,塤笛音,誰人情。無郁聽到無憂的塤聲,不由想起了往事。他四歲時母妃便過世了,是無憂的母妃云貴妃娘娘將他接到宮中撫養。那時他夜夜被噩夢驚醒,都是貴妃娘娘陪伴,吹塤哄他入睡。那時無憂埋怨他搶走了母妃,但還是會為他出頭,所以他也希望這次無憂能插手這個案子,為趙大人鳴冤。

  容樂回到房間,發現之前撿到的物品,竟是太子與吏部尚書余世海伙同地方賣官鬻爵的證據。簫煞打聽到北臨太子是志大才疏,心胸狹隘之人,容樂提醒自己一定要提高警惕。

  秋怡姑姑送來請柬,三日后皇后娘娘將在宮中設宴。容樂發現名單上除了黎王,全都是未曾娶親的王子,看來是要給她來場別開生面的相親大會。很快,宴會當日,容樂盛裝出席,路上卻碰到清河王世子無禮糾纏一名無父無母的郡主,郡主匆忙之下躲到容樂身后,清河王世子看到容樂不僅不怕,還伸手想要摘掉她的面具讓她出丑。容樂哪里肯,一伸手一抬腳便將他踹到一旁,誰知交手時面具松動,差點被隨后出現的無憂看到了真面目。

  容樂知道無憂有兩大禁忌,一是忌酒,二就是不碰女人。所以她故意對無憂十分殷勤,果然,等皇后娘娘出現,宴會還沒開始,他便找借口離開了。

  聲樂潺潺,瓜果備齊,皇后娘娘為上首,其余人按男女分坐,宴會便開始了。皇后娘娘對容樂十分關懷,容樂趁機提出出門不必帶侍衛避免擾民,皇后娘娘有些猶豫但還是答應了。容樂提出自己對無郁十分贊賞,皇后娘娘便讓無郁多照顧容樂。無郁哪里肯,故意說自己平日最喜逛花樓,容樂笑說自己也想要去見識一番,想要了解他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女子,惹得無郁連忙找個借口也溜走了。

  容樂派簫煞用美男計引開秋怡姑姑,扮男裝進花樓想要見花魁沉魚姑娘。誰知媽媽卻告訴她沉魚姑娘已經被人訂走了,容樂驚訝地發現那人竟是傳言不近酒色的無憂。最后,容樂還是用重金打動媽媽,先讓沉魚姑娘到她房里彈奏一曲再去見無憂。

  沉魚進入房間后,容樂直言自己想要和她談一筆生意。十六年前有一位地方官員,因牽涉秦永謀逆案件被滿門抄斬,全家七十九口被殺,但后來檢查尸體時卻少了一個,那便是于大人的小女兒——于晨,也就是現在的沉魚。容樂想向沉魚詢問山河志之事,沉魚卻提出除非他幫自己離開花樓,而這花樓的主人正是當今太子。

  沉魚以怠慢為由主動為無憂無郁二人獻舞,舞蹈時按照容樂吩咐刻意接近無憂。誰知當沉魚指尖剛碰到無憂,她就被無憂一腳踹了出去。沉魚一邊喊救命一邊逃到樓下,謊稱自己是無心之失。無憂堅持要她性命,這時女扮男裝的容樂出現了。

  無憂認出容樂是攏月樓少東家,容樂只好自稱曼夭,并將當日撿到的證據拿了出來,想要用它換沉魚一條性命。無憂一眼就看穿她的把戲,直言道這證據自己并不感興趣,如果她想,除非用手來換沉魚的命。

白發第4集劇情介紹

  

  無憂要容樂以手換沉魚性命,容樂辯解自己擅長烹茶,見無憂堅持只好答應了。她向無憂借劍,然后毫不猶豫就要砍下,就在這時,無憂突然用手中茶杯打斷了她的動作,然后轉身離開了。

  容樂對秦媽媽說沉魚如今得罪黎王不值錢了,想要用一百兩幫她贖身,秦媽媽還想要講價,但最后還是咬牙答應了她。離開花樓,容樂將沉魚帶到攏月樓當琴師,還讓她住在攏月樓。沉魚十分感激,容樂趁機問起《山河志》的事,沉魚回想道父親曾經參與編制此書,只是抄家時她只有七歲,是被人打暈帶走才逃過一劫,并不知道山河志的下落。

  秋怡姑姑趁蓮心燒水時鎖上門,并防火點燃廚房。蓮心看到火光大聲呼救起來,府內眾人紛紛趕去救火,簫煞也被調開,只剩假扮公主的泠月在房內著急。早和秋怡姑姑串通好的巡防營帶著一眾人等趕到公主府,領頭的徐文杰按計劃假裝追刺客一路追到公主府,將泠月打暈想要輕薄她,避免容樂與黎王黨結親。幸好容樂及時趕回,她用花瓶將余文杰打暈,然后大聲呼救,簫煞聞聲趕來,見狀立即對余文杰拳打腳踢,毫不留情。

  次日朝堂上,容樂假裝受驚不適,皇上對余文杰如此下作行為十分不齒,余文杰辯解自己是追刺客到公主房中,誤以為公主對自己有意才有失分寸。簫煞聞言立即指出當時房內只有余文杰一人,并沒見到刺客,并指出公主遭受奇恥大辱,北臨分明是沒有結盟的誠意。這時,吏部尚書余世海帶人匆匆趕來,并稱已經拿下刺客,那人是宸國安插的奸細,刺殺公主就是為了破壞兩國的結盟。皇上面色這才好看了一些,問容樂想要如何處理此事,容樂心知已經無法追究,表明希望將此事大事化小,以免對自己名節有損,簫煞趁機提出將天啟侍衛調回,皇上果然同意了,還下令將余文杰廷杖五十,官降兩級。

  回到公主府,簫煞立即將侍衛換了一遍,如今真刺客雖然在他們手中,卻也不方便對北臨發難。冷月對于昨晚之事還是心有余悸,簫煞安慰她自己一定不會放過余文杰,泠月忙說自己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影響公主。

  皇上召來范陽王詢問他對公主府遇刺一事有何看法,范陽王無奈稱皇上心中已經有了看法,此事分明是太子與余世海有意為之,只是為了北臨的顏面才遮掩過去。皇上嘆到自己不放心將北臨交給太子,其實他心中所屬的一直是黎王,只是云貴妃臨終前留下話不愿讓無憂陷入權力之爭,他不愿違背她的心意。

  翌日,皇上到思云陵祭拜云貴妃,卻看見太子早早跪在墓前,太子還許諾自己以后一定會照顧好黎王,這讓皇上心中有些欣慰。進了陵墓,皇上一眼看見無憂跪坐在云貴妃棺前。無憂看著母妃冰冷的容顏心中十分黯然,云貴妃一生委曲求全,卻還是只換來一生的遺憾,所以他下定決心自己這一生絕不會重蹈覆轍。無憂看到皇上就讓他離開,因為是他害死了母妃,皇上解釋是符鴛在酒里下毒,所以才會害了云貴妃。

  攏月向容樂稟告,公主府失火一事是余家父子一手策劃,與他們勾結的秋怡姑姑也被發現正在鄉間暴斃,最重要的是,在調查余家時,她們發現了山河志的線索。余家塢堡,并不是余家世代居住之所,它是由秦永當年親自設計的家宅,秦永被滅門抄家后,就被賜給了新提拔的吏部尚書余世海。

  兩人正交談,下人稟告無憂到了。容樂好奇,今日正是無憂母親的忌日,不知為何竟會來到攏月樓。容樂知道無憂心情不佳,特意邀請他品茗,開導他應該放下過去。清風明月, 佳人細語,無憂與容樂相對而坐,暢談人生,舉棋對弈。幾局過后,無憂發現,容樂明明可以贏,卻每次都故意輸給自己,曼夭笑道下棋不過是游戲,不必認真。

  兩人正交談,忽聽得風聲異動,數名黑衣刺客持刀闖入,打亂了這一室清凈。打斗中,容樂閃躲時不小心摔到無憂身上,奇怪的是一向不近女色的無憂卻并沒有立刻推開她,甚至面上沒有半分異樣。趕來的無郁看到無憂竟然可以觸碰容樂十分驚奇。無憂離開后,容樂通過密道離開卻發現自己被跟蹤了,很快,一群黑衣人便圍了上來,容樂不敵被打傷,幸好被經過的傅籌救下。

白發第5集劇情介紹

  

  容樂不敵黑衣人被打傷暈倒在傅籌懷中,傅籌帶人先將她安置在客棧,又讓項影去請大夫。看到床上疼痛難忍的容樂,傅籌不由心生憐惜。

  無憂回到家中一直回想著剛才觸碰容樂的畫面,無郁認為無憂終于治好了不能碰女人的怪病,自作主張帶來一名容貌艷麗,身材姣好的妙齡女子,無憂并沒有出言拒絕。女子悄聲走到浴池旁,為無憂倒水拭身。無憂閉眼容忍,腦海卻不禁浮現父皇殺死母妃的情景,一怒之下將女子摔入池中,女子嚇得渾身顫抖,無郁連忙帶她趕緊離開了。

  余文杰給太子出主意,派遣近年來聲名鵲起的天仇門去刺殺無憂,卻不料失敗了。余世海對兒子的莽撞行為十分生氣,這種事要是傳到皇上耳中必然認定是太子所為,越是沒證據就越對太子不利。太子卻靈機一動問若是有證據呢,余世海立即明白過來,派人去查封攏月樓。

  東郊客棧。容樂醒來后發現自己傷勢包扎完整,躺在 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桌上還煮著療傷的中藥。忽聞琴聲悅耳,容樂尋音找到了在庭中撫琴的傅籌,感謝他救命之恩。容樂談起剛才琴聲表面雖清揚,實則滄桑入骨,實在令人慨嘆,這番言論讓傅籌對她刮目相看。

  無憂無郁二位來看望正在養病的老師,老師感慨無憂對朝臣躲避不及,對自己卻噓寒問暖,實在是重情重義。只是他也明白,在無憂心中,秦相才是真正的恩師。老師問起無憂當朝拒婚一事,無憂表明自己只是不愿做爭權奪利的棋子。正當老師想要讓女兒和無憂多相處,下人來報傅將軍今日班師回朝,殿下宣無憂進宮。

  城門外馬蹄聲聲,百姓自發聚在城門口迎接立功回來的傅籌將軍。朝堂上,陛下因傅籌平定南境有功,封他為衛國大將軍,賜一等功,賞黃金萬兩,這等厚重賞賜讓太子不由沉下了臉。傅籌面上并無過多歡喜,只是說無憂也獻計有功,皇上見他不貪功更是贊賞,他決定將南境三洲交給無憂管理,太子聞言立即站出來表示贊同,心中卻對無憂更是嫉恨。下朝后,太子叫住傅籌想為他舉辦慶功宴,傅籌以身上有傷需要靜養為由拒絕了。

  容樂來到攏月樓,卻被官兵以調查無憂刺殺一案為由抓捕審問,躲在暗處的簫煞看到卻也無能為力。蓮心與泠月二人聽到公主被抓萬分焦急,這時下人又傳來消息道皇后聽聞公主久病未愈,下午即將來看望公主。三人急中生智,找來與公主交好的昭云郡主,然后用迷香迷暈郡主,隨后以公主疾病會傳染為由拒絕皇后探病。

  容樂被帶入刑部大牢,她看見沉魚病倒,攏月解釋她是為救沉魚才現身,誰料也被抓了起來。容樂心知這次只不過是太子刺殺失敗,想要找個替罪羊罷了。她交代攏月無論如何都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則會給西啟添麻煩。這時余文杰帶著士兵不由分說帶走了三人。另一邊,容齊得到消息黎王在攏月樓遇刺,攏月等人音訊全無,幸而公主府一切正常,這才讓他放下心來。

  余文杰用刑訊逼三人畫押承認是蔚國細作,容樂見他審都不審不由十分氣極,這時太子也親自前來督促余文杰,正當余文杰要繼續用刑,太子看到容樂十分美貌,不由動了色心。眼看容樂就要遭辱,無憂及時趕到一腳踹開太子,抱起她就要離開。太子還想要阻攔,無憂毫不客氣道以往因為母妃的遺愿,他才會多加忍讓,若太子再不知收斂,莫怪他翻臉無情。

  無郁見無憂抱著容樂出來,心知無憂已經喜歡上容樂。路上,容樂靠著無憂肩膀熟睡,無憂忍不住想要撫摸她的臉頰,這時馬車一晃容樂受驚醒了過來。

白發第6集劇情介紹

  

  容樂感謝無憂救命之恩,無憂推說與她下棋乃人生一大快事,容樂聞言半信半疑,但并沒有多問。攏月對自己連累容樂入獄十分自責,容樂安慰道相互幫助本就是她的責任,如今沉魚重傷昏迷在治,攏月樓也不再安全了,需要盡快尋覓地點作為紙鳶的藏身地。

  深夜,容齊在書房給容樂寫信,身體孱弱的他突然劇烈咳嗽甚至咳出血來。這時,太后突然出現,催促容齊要加緊山河志一事,對容齊的身體卻一點都不關心。容齊面上不說,在信上卻叮囑容樂一切要以安全為主,半句不提自己的身體。

  容樂讓簫煞去查那日東郊客棧救了自己的公子,只是由于客棧往來眾多,那位公子也只住了一夜,所以并沒有查到他的身份,容樂只好暫時放下這件事情,她又問簫煞是否動過桌上的箱子,那里放著她和皇兄的密信,簫煞否認了,因此她懷疑自己的兩個貼身丫鬟并沒有那么簡單。

  皇后娘娘得知無憂答應過幾日與雅璃一同去郊外賞花,無郁也會一同前去,因此她希望雅璃能夠帶上容樂,尋機撮合她與無郁,雅璃自然十分樂意。

  無憂近日來三次到攏月樓拜訪容樂,卻三次都恰巧和她錯過,但攏月堅持容樂是忙于生意,他也無可奈何。無郁得知此事感到十分奇怪,向曼夭(容樂化名)這樣的生意人,為何卻對無憂避而不見。無憂則堅持曼夭并不是貪戀財物的庸俗之人,從她的茶藝上便可知,若非是心志堅毅,心性淡泊之人,絕不可能學到茶道精髓。

  兩人正談著皇上來了,皇上讓無郁退下,留他與無憂單獨交談。自從上次西陵一別,皇上想通如果無憂真的不愿意和容樂公主和親,中書監的女兒孫雅璃也是不錯的親事。無憂聽聞此言諷刺道皇上看中的不過是孫家的勢力,皇上又問最近無憂是否和一個商家女子走得頗近,無憂立即否認,皇上只好轉移話題談起正事。

  上次太子兵敗,如今北臨地位并不穩固,皇上決心要聯啟抗蔚,解決這個心腹大患。無憂卻指出上次兵敗并非太子一人之國,北臨連年征戰,勞民傷財,百姓苦不堪言。皇上堅持自己戎馬一生,一定能夠攻下蔚國,一統江山,無憂卻堅持休養生息才是最好的興國之計。皇上說不過他,就和無憂也定下半年之約,如果他能找到秦家失傳已久的《山河志》,就準許他婚姻自由,否則就要和容樂成婚,助他攻下蔚國。

  這日,昭云郡主正和容樂談笑,雅璃突然登門拜訪,邀請容樂一起去郊外賞花。幾人正談著,泠月端茶上來暗示容樂有貴客上攏月樓了,容樂無奈只好裝不舒服送走二女,自己再次換裝去攏月樓迎接貴客。容樂急匆匆來到攏月樓,發現等候的竟然是陳王無郁而非無憂。無郁帶著美酒來找容樂,容樂只好推辭自己不會,無郁又讓她為自己燙酒。聊天中,無郁借酒氣蒸騰想要降低容樂的警惕,問出她的真實身份,幸好容樂意志堅定,等到無憂趕來容樂已經連站都站不穩了。

  無郁解釋自己只是想借十里香酒降低容樂防備,無憂冷冷看他一眼,抱著容樂離開了。等容樂醒來,發現自己和無憂正在江上一葉扁舟之上。容樂想要離開,無憂卻抓住她的手不肯松開,還道茶樓一天掙多少錢自己給。容樂心知逃不開,漫天要價提了一百兩銀子一天,無憂毫不猶豫答應了。 

  入夜,因為公主不在府中,泠月和蓮心兩人穿著披風偷偷溜出府中,簫煞一直盯著兩人,誰料到了街口二女竟分開了,他只好只盯住一人。

  無憂與容樂靠岸時,卻發現很多士兵在水中打撈尸體,容樂看到一名孩子的尸體十分不忍,無憂卻無動于衷,容樂嘆到百姓何辜,活在亂世,也許有一天自己也會成為其中一個犧牲品。無憂沒有反駁她,只是在上馬后才在她耳邊承諾,有自己在,誰也不敢犧牲她。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