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43-48集

聽雪樓第43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想知道,大師兄是否在沉沙谷大戰中受傷,所以才失去記憶。可是明河表示,這一切都不重要了,迦若忘記了過去的種種,如今只有自己陪在他身邊。舒靖容不屑一顧地笑了,嘲諷明河是在自欺欺人,傳說失憶的人喝下記川的水便會恢復記憶,如果迦若記起了一切,他一定不會原諒明河。舒靖容一字一句地告訴明河,不管青嵐還是迦若,自己都會守護在他身邊。

  此時此刻,迦若在樹林里看著漫天飛舞的螢火蟲,只覺得這一切十分熟悉,他望著天空的星象,不知是吉是兇。另一邊,舒靖容和蕭憶情也在分別仰望星空,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蕭憶情得知藍山之中藏有拜月教的人,但這些人似乎被拜月教所拋棄,他們被藏在密室里,用蠱術加以控制,而且都失去了心智。蕭憶情察覺到這是明河的陰謀,她將活生生的人培育成殺人機器,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對付聽雪樓。

  蕭憶情求見鎮南王世子,希望能夠得到世子的幫助,協助聽雪樓滅了拜月教。世子覺得拜月教操控的神秘人非同小可,而且拜月教身后又有側妃撐腰,此事實在難辦。蕭憶情知道不能勉強世子,他便提出愿意幫助鎮南王府抓住奸細。世子的心里很想幫助聽雪樓,所以去找父親鎮南王求情,然而卻被拒絕了。世子無可奈何地將結果告知蕭憶情,讓他暫時回到洛陽。

  明河從奸細陳詹士那里得到消息,得知蕭憶情去鎮南王府求助,結果無功而返。明河一邊感慨,一邊覺得蕭憶情還是不容小覷。這時,迦若走了出來,提議應該讓陳詹士動手對付世子。于是,世子和蕭憶情聯手做了一出好戲,他們在去南山的路上故意放松警惕,引來拜月教的人追殺,據此順藤摸瓜發覺了陳詹士就是鎮南王府內部的奸細,但為了引出更大的幕后主使,兩人對此還是假裝不知情,世子甚至裝作下落不明。蕭憶情覺得王府中的側妃麗妃來頭很不簡單,恐怕和拜月教有所勾連。

  陳詹士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他慌里慌張地跑回王府,報告世子下落不明,并稱這一切很有可能是蕭憶情做的手腳。麗妃得知此事,便趕緊落井下石,趁機說蕭憶情的壞話,讓鎮南王火冒三丈。其實明河與麗妃之間早有交易,麗妃暗中支持拜月教,明河則幫助她尋找遺失多年的兒子。現在民間到處流傳世子被蕭憶情挾持的謠言,舒靖容偶爾聽說此事,萬分驚訝,開始擔心蕭憶情。另一邊,蕭憶情準備派人冒充麗妃的故人,如果麗妃心中有鬼,必定會上鉤。蕭憶情本來還有些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到鎮南王府的聲譽,但是世子卻表示要以大局為重,讓蕭憶情不必過分擔心。

  舒靖容匆匆趕來,聽見了二人的對話,這才知道一切都是布下的局。蕭憶情將自己的計劃向舒靖容全盤托出,等到聽雪樓和拜月教大戰的時候,他還打算讓舒靖容做先鋒,破了拜月教的陣法。蕭憶情來到王府中見鎮南王,自稱掌握了世子的蹤跡,只要鎮南王愿意施以援手,自己會在半個月內將世子平安帶回來。鎮南王本來不愿相信,但是蕭憶情提起一樁舊事,當年王爺還是世子的時候,曾經與金刀霍家聯手剿滅了一處山寨,后來才順利接掌鎮南王府,而當年剿滅的山寨中有一些詭異的死士,與南山里的死士頗為相似。

聽雪樓第44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設計讓任飛揚假扮麗妃失散多年的兒子,還讓他拿著麗妃當年留給兒子的信物,麗妃對此深信不疑,真以為任飛揚就是親骨肉。另一邊,墨大夫正在研究金針,舒靖容好奇地過來詢問,墨大夫還告訴她,十幾年前,曾經出現過一些中了佇游術的人,這是一種厲害的蠱術,可以控制人的心神,還引發過不小的江湖風波,白帝也曾經卷入此中。當年,白帝為了阻止那些身中蠱術之人濫殺無辜而身負重傷,是鎮南王府王妃救了白帝一命,所以白帝為了報恩,那時才讓青嵐和青羽保護世子的安全。

  墨大夫還說道,那些中了佇游術的人無一生還,最后金刀霍家也銷聲匿跡,絕跡江湖。麗妃好吃好喝的招待任飛揚,把他當作心肝寶貝來疼愛,她詢問了任飛揚的出生日期,由此更加確定任飛揚就是自己的兒子,還讓他來到王府給自己做侍衛。任飛揚沒有忘了正事,他假稱自己來到藍山尋找心愛的女子,想以此從麗妃口中套出關于藍山的秘密。

  果然,麗妃告訴任飛揚,拜月教中的月神花有劇毒,只要用花瓣提取汁液,再注入人的心脈,人的外表就會慢慢變成藍色,心神也被控制,但是內力卻會成倍增長,最后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武器。明河知道蕭憶情想要探查藍山的秘密,便趕緊將那批死士轉移到別的地方。迦若前往記川,明河得知后非常著急,生怕她恢復記憶。此時此刻,迦若在湖邊看著漫天飛舞的螢火蟲,他覺得這一幕非常熟悉。

  另一邊,舒靖容也在夜色中專注的看著螢火蟲,不由得回憶起自己和大師兄相處的情景。明河找到迦若,她緊緊擁抱迦若,希望他能永遠留在自己身邊,迦若淡淡地表示,自己會守護拜月教,以報答明河的恩情。明河未免有些傷心,難道自己和迦若之間只有恩情嗎?迦若轉身離開,他對明河的態度越來越冷淡。

  蕭憶情已經調查出來,麗妃就是金刀霍家的女兒,當年,鎮南王府和霍家交情很深,可是霍家的千金愛上了她的師兄,遭到霍老反對后便私奔出來,逃到一處山寨。霍老只能對外宣稱女兒被山賊所綁,和鎮南王府聯手剿匪,借此機會殺害了霍家千金的心上人,當時,霍家千金已經生有一子,她為了報仇,只能將兒子養在民間,自己則嫁入王府成為麗妃,等待時機,手刃王爺。

  舒靖容懇求蕭憶情,以后如果和大師兄對戰,希望蕭憶情能夠放過師兄。蕭憶情的臉色變得深沉,他面無表情地答應了,心中卻卷起了驚濤駭浪。舒靖容還說道,以后會帶著大師兄隱居沉沙谷。蕭憶情徹底傷心了,他沒有想到,在舒靖容的心里,最重要的人還是青嵐。其實,舒靖容何嘗不想和蕭憶情共度一生,只是她覺得自己欠了大師兄的恩情,必須要還。

  第二天,舒靖容以尋找世子的由頭被人去找拜月教的麻煩,結果卻被明河種下了血蠱,多虧蕭憶情帶人及時趕到,讓人帶著舒靖容先行離開。蕭憶情隨后在樹林中發現了受傷的迦若,他沒有趁此機會下手,而是主動給迦若療傷。迦若非常不解,蕭憶情沒有多言,只是稱自己想要一場公平的交易而已。迦若并不領情,如果有一日二人對戰,迦若一定不會手下留情。蕭憶情嘆了一口氣,其實,迦若比那些被佇游術控制的人還要悲慘。

  青茗為舒靖容醫治,發現她中了月神花之毒,以后恐怕會被逐漸吞噬心智,變成被佇游術控制的怪人。蕭憶情心疼地坐在舒靖容床邊,守護著她,后悔自己不應該讓她去冒險。舒靖容想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變成殺人不眨眼的傀儡,蕭憶情會不會殺了自己呢?蕭憶情堅定地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放棄舒靖容。

聽雪樓第45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擔心得淚流滿面,生怕自己會變成傀儡,蕭憶情溫柔地抱住她,表示永遠不會放開她的手。哎。石明煙想要離開聽雪樓,可是卻被池小苔攔住了。池小苔告訴她,如果現在離開,就會成為第二個葉風砂,不如等到力量強大的時候,再去找拜月教報仇。石明煙覺得池小苔的話很對,便準備留下來。

  高夢非奉命護送世子回到王府,鎮南王十分欣喜。世子告訴父親,鎮南王府中存有拜月教的奸細,并且自己有辦法將奸細揪出來,到時候還希望父親能夠出面主持公道。高夢非也說道,當年世子前去洛陽,自己曾經秘密假扮世子,雖然沒有暴露身份,但敵人一直掌握著真世子的動向,這說明有人想置世子于死地,但最能知道世子動向的人,一定是王府內部的人。鎮南王這才表示相信,愿意配合找出奸細。

  高夢非和世子假裝調查一番,故意稱任飛揚和陳詹士就是奸細,任飛揚非常配合地進入大牢,這讓麗妃擔驚受怕,生怕任飛揚受到傷害。另一邊,迦若體內的玄陰真經提前反噬了,明河運功為他療傷。迦若拿出從蕭憶情手中得到的金針,詢問明河金針的用途。明河沒有說出實話,假稱金針是救迦若所用。

  青茗倒是想起來,父親的醫書中曾經有記載,用金針來封住人的百會穴,再加以特殊的催眠之術,并可以封住人過往的記憶。蕭憶情打算帶著舒靖容去安靜的地方靜養,因為舒靖容體內的毒素越來越厲害,她逐漸開始無法控制自己了。正在這時,舒靖容又開始大吼大叫,她的瞳孔變成了藍色,甚至對著蕭憶情大大出手。多虧蕭憶情及時封住了舒靖容的穴位,舒靖容清醒過后,十分慚愧,無助地嚎啕大哭。

  孤光告訴迦若,舒靖容中了月神花之毒,所以,明河在到處搜集舒靖容的消息。迦若心中一顫,覺得很掛念舒靖容。蕭憶情帶著舒靖容來到寧靜的庭院,這里就是那個藥香裊裊的小院落,舒靖容只覺得心里很舒緩安寧,忽然很有家的感覺。舒靖容回憶起小時候,一家人也是這樣在院子里乘涼,可如今一切都沒有了。蕭憶情握著舒靖容的手,想要安慰她,可舒靖容的瞳孔又變成藍色,還掐住了蕭憶情的脖子,甚至出劍刺傷了他。

  迦若得知舒靖容中毒,便想去尋找舒靖容的蹤跡,結果偶然見到了高夢非,高夢非見到師兄,不由得大吃一驚,他很快發現師兄不記得自己了,只好講了沉沙谷的故事,可迦若還是一頭霧水。麗妃去大牢探望任飛揚,她看見任飛揚被打得奄奄一息,心疼得落下淚來,想要救任飛揚出去。任飛揚假裝可憐地與麗妃相認,并從她口中套出話來,只有練成玄陰真經的人才能解開月神花之毒。麗妃送任飛揚離開,卻不知這一切都是聽雪樓設下的圈套。

聽雪樓第46集劇情介紹

  

  任飛揚迅速將解開佇游術的辦法通知蕭憶情,倘若有人同樣由月神花之毒練成了玄陰真經,便可解開他人身上的佇游術。蕭憶情眉頭緊鎖,他知道迦若練成了玄陰真經,看來要想救活舒靖容的性命,只有把她送到拜月教。在迫不得已之下,蕭憶情只好親手將昏迷的舒靖容交給拜月教,明河拒絕這件事情,但是迦若態度堅定,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掛念舒靖容,但就是要救她的性命。

  此時此刻,高夢非郁郁寡歡,他想起大師兄,難免心如刀絞。黃泉走過來安慰高夢非,高夢非難過地感慨著,如果下次自己再見到迦若,恐怕就是生死一戰了。加入抱著舒靖容回到月宮,他看見舒靖容的護身符,覺得非常熟悉。明河不允許迦若為舒靖容療傷,可是迦若已經自作主張,替舒靖容解開了一部分月神花之毒。明河告訴迦若,他與舒靖容根本就不認識。迦若腦海中的記憶卻越來越清晰,他好像回憶起自己曾經為舒靖容雕刻過護身符。明河傷心地嚎啕大哭,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滿腔深情,換來的卻是迦若的滿不在乎。

  紅塵非常投入地彈著琴,碧落走了過來,紅塵的神情有些黯然,她害怕碧落不知何時就會離開聽雪樓。蕭憶情將舒靖容送走后,自己因為內力虛虧而昏迷不醒,池小苔坐在他的床邊,訴說著對蕭憶情的擔憂,她以為如果沒有舒靖容,蕭憶情就會選擇自己,便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誰知還沒有吻到,高夢非就闖了進來,正好看見這一幕,非常傷心的跑了出去。

  舒靖容蘇醒以后,明河跑過來警告她,千萬不要對迦若心存妄想,舒靖容不屑一顧地笑了,她還想要回到聽雪樓,因為那里有人等著她。舒靖容提出去紅蓮幽獄探望雪紋,明河答應了他的要求。舒靖容本來想跟雪紋商討事情,沒想到她剛到紅蓮幽獄,就因為毒發而喪失了心智,瞳孔變成寶藍色,甚至開始攻擊雪紋。關鍵時刻,多虧孤光及時趕到,這才制服了舒靖容,不過孤光也被舒靖容刺傷了。這時,迦若趕來帶走了舒靖容,他生氣地質問明河,為什么要如此心狠手辣。明河的眼神變得冰冷,她對迦若百般關懷,可迦若自從遇到舒靖容,就對自己冷若冰霜。兩人最終鬧得不歡而散。明河堅決表示自己要放出消息,對外宣稱舒靖容殺死了雪紋。

  池小苔自作主張撤回了守在靈鷲山角的一些守衛,南楚和蕭憶情都非常生氣,蕭憶情大發雷霆,狠狠訓斥了池小苔一番。池小苔不但不認錯,還淚流滿面,覺得蕭憶情就是偏心。蕭憶情果斷地表示,無論舒靖容是否能夠救回來,自己心里只有她一人。蕭憶情還是決定懲罰池小苔,高夢非很為池小苔打抱不平。

聽雪樓第47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鐵了心要懲罰池小苔,池小苔和高夢非都很不滿,池小苔覺得自己淪為了聽雪樓的笑柄,甚至想要離開這里,高夢非趕緊攔下她,承諾會保護池小苔一世周全,讓她不再擔驚受怕。可是,池小苔卻不相信,她覺得高夢非只不過是聽雪樓的二領主,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高夢非眼睛中閃出兇殘的光芒,他一定要讓池小苔對自己高看一等。

  紫陌發現聽雪樓里有人造謠,稱蕭憶情為人自私,只會護短,紫陌大吃一驚,不知誰如此膽大。南楚接到了密報,得知舒靖蓉竟然誤殺了雪紋,他嚇得不輕,根本不敢將此事告知蕭憶情。南楚和青茗本來想瞞著蕭憶情,可是蕭憶情絕頂聰明,很快就發現南楚有事情瞞著自己,無奈之下,南楚只好說出自己收到的密報,蕭憶情驚得口吐鮮血,南楚趕緊去喊醫生。

  舒靖容蘇醒后,發現是迦若守護著自己。另一邊,池小苔和高夢非在期待舒靖容與蕭憶情能夠相愛相殺,池小苔甚至希望舒靖容真的殺了雪紋,這樣她就能與蕭憶情徹底決裂了。鎮南王府里,麗妃得知任飛揚已經被“處死”了,她悲痛欲絕,當真以為自己的親骨肉被處死了,不禁心如刀絞,開始打算殺了王爺,報仇雪恨。于是,麗妃在晚上偷偷拿出匕首,想趁機除掉王爺,結果王爺早有防備,讓高夢非和任飛揚布下埋伏,一舉擒獲麗妃,將她關入大牢,麗妃看著毫發無損的任飛揚,這才知道,切都是聽雪樓布下的一場戲,自己終究還是敗在對兒子的情份上。

  明河不懷好意地告訴舒靖容,稱舒靖容毒性發作喪心病狂地殺了雪紋,舒靖容難以置信,一時無法抑制體內的毒素,這時,迦若及時趕來帶走了舒靖容,明河阻攔無果,她眼睜睜地看著迦若對舒靖容噓寒問暖,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高夢非自作主張來到監獄,他告訴麗妃,麗妃的兒子早就死了,那信物也是輾轉落到蕭憶情手中,才借此機會設下了圈套。這時,王爺也來到大牢,他見到麗妃,得知麗妃就是霍家的女兒,一切只是為了報仇,不禁黯然神傷。麗妃冷笑著,自從她報仇失敗,又得知兒子不在人世,便覺得自己沒有意義再活在世上,于是,麗妃干脆服毒自盡了,王爺見心愛之人已死,他十分傷心,根本沒有心思再管聽雪樓的事情,所以拒絕繼續幫助聽雪樓攻打拜月教。

聽雪樓第48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得知高夢非自作主張,導致鎮南王拒絕幫助聽雪樓,他十分震怒,當即決定撤去高夢非領主之位,池小苔為高夢非打抱不平,一路追著跑了出去,高夢非這才告訴她,自己自作主張其實都是故意的。池小苔大吃一驚,不知高夢非為何做這種壞事,高夢非卻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能夠強大起來,如果能坐上樓主的位置,就會得到池小苔的芳心。池小苔依偎在高夢非懷中,她非常矛盾,既不希望蕭憶情出事,又希望高夢非能夠給自己強大的保護。

  另一邊,蕭憶情與南楚談話,原來,蕭憶情早就看出來高夢非野心勃勃,這次的貶黜只是蕭憶情給高夢非的警告。迦若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明河派清輝前去尋找,可是一無所獲。清輝回來稟報,就算真的找到了迦若,恐怕也不能將他帶回來。明河嘆了一口氣,決定停止尋找,以為她很清楚,只有迦若心甘情愿,才能回到自己的身邊。

  高夢非即將回洛陽,任飛揚和石明煙一起來送別,囑咐他一路小心。任飛揚神色郁郁寡歡,他還在為欺騙麗妃而傷懷,石明煙不禁感慨道,任飛揚整天擔心他人,卻從來不惦記自己的時期,無論開心還是難過,反正都過去了,不如大吃一頓,讓所有郁悶煙消云散。于是,石明煙拉著任飛揚在集市上閑逛,還給任飛揚買了一個雕像。石明煙調侃任飛揚不懂得女孩心思,兩人聊得非常開心,全然沒有注意到被人跟蹤。

  很快,拜月教的人盯上了任飛揚和石明煙, 任飛揚讓石明煙躲了起來,自己單槍匹馬面對明河。明河斥責任飛揚背叛拜月教,還讓秋護玉出來處置叛徒。任飛揚義正辭嚴,他不后悔脫離風雨組織和拜月教,今天能死在秋護玉手里,也算是無怨無悔。

  明河冷冷地注視著這一切,示意清輝上前解決了任飛揚,清輝下手狠毒,三下五除二就把任飛揚打得口吐鮮血,遍體鱗傷,秋護玉在一旁心如刀絞。明河堅持讓秋護玉給任飛揚致命一劍,秋護玉十分不忍,任飛揚則握著秋護玉的劍,刺進了自己的胸膛。秋護玉一直贊賞任飛揚的俠肝義膽,如今見昔日兄弟遭此橫禍,不禁悲從中來。石明煙躲在暗處,她淚流滿面,卻無法去救任飛揚,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

  迦若帶著舒靖容來到安靜之處療傷,可舒靖容一心惦記著明河的話,她早有打算,如果自己真的殺了雪紋,一定要給蕭憶情一個說法,也要讓明河付出代價。迦若自稱是拜月教的大祭司,愿意替明河承擔所有罪責,舒靖容動容地望著迦若,大師兄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獨自攬下一切責任。另一邊,蕭憶情得知任飛揚死訊,石明煙氣鼓鼓地跑來懇求蕭憶情下令攻打拜月教,可蕭憶情顧念舒靖容仍在拜月教手里,只能下令延緩攻打拜月教,石明煙非常氣憤,對蕭憶情很是不滿。

  高夢非忘恩負義地將聽雪樓和蕭憶情的近況寫成密報,飛鴿傳書發給明河,明河洋洋得意,準備攻擊聽雪樓,讓蕭憶情無法回到洛陽。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