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37-42集

聽雪樓第37集劇情介紹

  

  葉風砂送行碧落,碧落告訴她,自己心中還有大事未了,想去幻花宮里小吟的墳墓前祭奠一番,再為她撫上一曲,舒靖容躲在一邊聽著碧落師兄妹談話,她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大師兄青嵐,心中無限失落。舒靖容向蕭憶情匯報自己探聽的消息,蕭憶情更加堅定攻打幻花宮的決心,也許還能讓碧落回心轉意加入聽雪樓。

  舒靖容對待蕭憶情的態度總是冷冷的,蕭憶情一把將她擁入懷里緊緊抱住,自責不該浪費舒靖容歷經磨難采來的雪蓮。舒靖容漸漸不再掙扎,蕭憶情這才說道,自己只是不希望看著愛人為了自己而涉險,每當相思淚發作時,那時時刻刻的痛處都讓自己更加明白,舒靖容是自己一生摯愛。舒靖容也很愧疚,自己一直以為蕭憶情殺了雷楚云,還因此與蕭憶情大打出手,直到后來發現秋護玉就是雷楚云,這才知道自己錯怪了蕭憶情。

  舒靖容和蕭憶情冰釋前嫌,舒靖容詢問蕭憶情,現在是否還有什么隱瞞,蕭憶情腦海中浮現出迦若的臉,可是他并沒有說出口。聽雪樓準備攻打幻花宮,葉風砂親手給高歡縫制荷包,讓他帶在身上。兩人還準備等到攻下幻花宮,就一起漂泊江湖,過肆意瀟灑的生活。另一邊,石明煙回憶著迦若的話,迦若告訴石明煙,每逢初八,秋護玉都會率領手下在怡紅院商議組織內部大事,只要石明煙在初八那天回到怡紅院,再引起一些亂子,聽雪樓必定不會坐視不管,到那時就會將秋護玉等人一網打盡。

  石明煙將這個消息告知蕭憶情,可蕭憶情不想讓石明煙以身涉險,更怕這是針對聽雪樓的圈套。石明煙見蕭憶情不答應,便干脆長跪不起,舒靖容看不下去了,提出今晚可以去怡紅院探查。另一邊,高夢非與池小苔奉命攻打幻花宮,誰知高夢非立功心切,他在途中擅自改變作戰計劃,打算兵分兩路襲擊幻花宮。可是,明河早有準備,她帶人布下埋伏,抓住了池小苔,而聽雪樓的人不知池小苔與高夢非改變行動路線,導致救援也沒有及時趕到。

  石明煙等人在怡紅院大鬧一場,蕭憶情急著趕去處理池小苔的爛攤子,只好將怡紅院和風雨組織交給舒靖容來對付。石明煙與葉風砂在怡紅院撞見了加入風雨組織的任飛揚,她們這才知道真相,不禁大吃一驚。舒靖容和秋護玉大戰一場,秋護玉落在聽雪樓手里。葉風砂不忍心殺害任飛揚,將他打敗后放他離開,然后,葉風砂告訴舒靖容,任飛揚還活著。

  蕭憶情帶人去營救池小苔,遭到了明河的攔截,令人意外的是,明河竟然釋放了池小苔,讓她跟著蕭憶情離開了。池小苔回到聽雪樓后就一直昏迷,原來,她是中了拜月教的血蠱。這時,明河來到聽雪樓,她打算讓聽雪樓交出秋護玉,自己就答應救活池小苔。蕭憶情十分為難,石明煙認為此事就是高夢非和池小苔的責任,不應該放了秋護玉,可高夢非開始道德綁架,讓蕭憶情牢記雪谷的臨終遺言,必須要保護池小苔。

聽雪樓第38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經過艱難的抉擇,他準備用秋護玉來交換,讓明河給池小苔解血蠱。石明煙一臉驚詫,十分不滿,蕭憶情則告訴她,今日不管是誰中蠱,聽雪樓都會相救,自己保證下次還會捉到秋護玉。說完,蕭憶情便帶著舒靖容回去了,石明煙咬牙切齒,終有一日,聽雪樓就會毀于蕭憶情的一念之間。

  紫陌將秋護玉帶上來,蕭憶情讓人帶著秋護玉去見明河。舒靖容坦誠告訴蕭憶情,其實,蕭憶情今天的舉動就是徇私。明河發現池小苔在高夢非心目中的地位不低,不由得感慨高夢非與之前真是判若兩人。這時,紫陌將秋護玉帶來,明河這才為池小苔解蠱,石明煙沒有手刃秋護玉,她痛苦地跑到樹林里,迦若現身告訴石明煙,任何人都有軟肋,只要石明煙掌握蕭憶情的軟肋,就能再次達成目的。

  其實,這都是迦若的計劃,先讓秋護玉滅了石明煙,再將石明煙拉攏過來,為拜月教所用。明河解蠱后,池小苔終于醒來,高夢非不但不自責自己擅改計劃造成的損失,還責怪高歡對池小苔保護不周。池小苔倒是有些愧疚,認為自己給蕭憶情添了太多麻煩。這時,高夢非忽然吻了池小苔,池小苔拼命掙扎,稱自己心里已經有別人了。

  葉風砂想去見高歡問個清楚,想知道任飛揚是否傷于高歡之手,舒靖容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傷人者其實會更加受折磨。孤光帶著拜月教弟子來守護幻花宮,明澈表示一定不能讓聽雪樓攻入幻花宮,否則將是自己的奇恥大辱。現在,聽雪樓準備再次攻打幻花宮,由高歡來打頭陣,他出奇制勝,在天燈中放入毒粉,再放飛到天空中。明澈派人將天燈打落,結果都中了毒,大家便誰也不敢再碰天燈。高歡洋洋得意,他準備過幾天再放一次天燈,等到幻花宮的人都畏縮在宮內,就會一舉攻下。

  明河悄悄來到幻花宮,想安慰父親不要懼怕聽雪樓,自己已經做好全部防備。明澈認為聽雪樓實在強大,放天燈讓大家人心惶惶,還沒有開戰,幻花宮里就彌漫著畏戰的氣氛。說著,明澈還將自己當年和華蓮刻的小木人拿出來贈予明河,希望與她父女情深。明澈告訴明河,幻花宮里有一條密道,如果發生意外,明河一定要帶領大家趕快離開。

  碧落主動來找蕭憶情,原來,他本來想獨自進入幻花宮祭拜小吟,沒想到卻找不到幻花宮的入口,所以只能來求助蕭憶情。紅塵有些喜歡碧落,她提出希望碧落教導自己琴藝,碧落一口答應下來,紅塵滿心歡喜。

聽雪樓第39集劇情介紹

  

  高歡和高夢非、黃泉帶著聽雪樓的人趕到幻花宮外,準備馬上進攻。明澈發現聽雪樓在大白天也放了天燈,他正在詫異,天燈忽然紛紛炸裂,摔在幻花宮的地面上,蕩起一陣陣煙霧。明澈知道聽雪樓這是真的來襲了,他趕緊命人死守幻花宮。明河得知父親有難,她心急如焚,正在這時,忽然下屬傳來消息,稱明澈被聽雪樓抓住了,明河大吃一驚,趕緊前往營救父親。

  此時,紅塵和碧落正在迎敵,令人意外的是,迦若竟然趕來了,他正要對碧落動手,突然得知明河去救明澈了,迦若這才急沖沖去看望明河的情況。高夢非拿著劍抵著明澈的脖子,他就是要讓明河親眼看著明澈死去。說著,高夢非將劍刺入明澈胸膛,明河痛苦地大叫一聲,高夢非則覺得非常痛快,想當年明河攻打沉沙谷,如今,她終于嘗到失去親人的滋味了。

  明澈慘死,明河抱著父親的遺體痛哭失聲,她更加仇恨聽雪樓,發誓要為父親報仇雪恨,奈何聽雪樓實力太強,明河不得不落荒而逃。碧落在幻花宮里找到了小吟的墳冢,他動情地為小吟祭奠,然后溫柔撫琴一曲,告慰小吟的亡靈。迦若找到逃走的明河,他鼓勵明河重新振作起來。明河咬牙切齒,聽雪樓毀了幻花宮,她絕不會善罷甘休。

  舒靖容和蕭憶情責怪高夢非行事沖動,如果將明澈帶回聽雪樓,就可以好好壓制明河。然而,高夢非卻一心想著為沉沙谷報仇,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揚眉吐氣。蕭憶情也開始覺得高夢非此次的確立了大功,便準備封他做聽雪樓的領主。蕭憶情想去靈鷲山附近打探情況,為以后進攻拜月教做準備,他還想潛入月宮見母親雪紋。舒靖容覺得這太危險了,可蕭憶情已經做好了決定,舒靖容只能支持他。

  葉風砂來到高歡面前,高歡借酒消愁,他很贊賞任飛揚的俠肝義膽,奈何有血海深仇在身上,高歡不得不除掉任飛揚。高歡本以為報仇之后自己會很輕松,沒想到心里還是郁郁寡歡。葉風砂感受著高歡的情緒,隨后提出自己要離開這里,高歡拉住葉風砂,希望以后與她相伴。可是,葉風砂還惦記著讓任飛揚走回正軌,希望高歡能夠讓任飛揚離開風雨組織。

  碧落告訴蕭憶情,迦若武功高深,是聽雪樓的大敵。蕭憶情也憂心忡忡,經過這次生死與共,碧落終于決定加入聽雪樓,這讓蕭憶情很欣慰。南楚覺得高夢非現在有些偏激,想讓池小苔勸一勸,可池小苔卻認為高夢非做得對,心慈手軟只能被人所害,就像沉沙谷一樣。

聽雪樓第40集劇情介紹

  

  明河十分思念父親,迦若為明河擦去淚水,輕聲安慰,明河依偎在迦若懷中,感到些許暖意。石明煙一見到池小苔就掉頭離開,池小苔追上去,她不怪石明煙那日選擇不救自己,倒是很體諒石明煙的額處境。另一邊,青茗在忙忙碌碌,她是奉蕭憶情之命,尋找讓人恢復記憶的藥方。南楚知道蕭憶情是想醫治迦若,讓他記起自己是青嵐。

  此時此刻,迦若在拜月教內頭痛欲裂,他的腦海中涌現出沉沙谷被滅的情景,浮現出自己和舒靖容一起長大的情景,又模模糊糊浮現出燁火的模樣。迦若徹底癲狂了,他不知道這記憶是怎么回事,明河趕緊跑過來,假稱燁火是迦若萍水相逢救下的人,早就已經死了。然后,明河讓迦若服下鎮定藥物,趁著他熟睡的時候為他施針,以此來繼續封鎖迦若的記憶。

  明河告訴孤光,要對迦若的一切守口如瓶,孤光連聲答應,明河知道孤光很惦記冰凌,便讓他去探望一番,只要孤光對拜月教忠心,明河保證會善待冰凌。此時,蕭憶情和舒靖容一起前往拜月教,打算潛入進去看望雪紋,蕭憶情在河流中放了一盞水燈,希望水燈順著水流漂向靈鷲山。舒靖容察覺到,自從進入拜月教地界,蕭憶情就一直不安,難道是有事情瞞著自己嗎?蕭憶情仍然沒有說出迦若的事情,他三緘其口,還是決定暫且保密。

  迦若努力回憶,自己昨天想起來的女子究竟是誰,可是怎么也記不起此人的名字。這時,明河來到迦若身邊,迦若自稱最近記憶混亂,明河寬慰道,昨天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夢罷了。迦若對明河沒有疑心,明河靠在他的肩膀,她感到自己最近太累了,壓力也很大。迦若溫柔地摟著明河的肩膀,保證無論發生什么事,自己都會永遠守護明河。

  今日是孟蘭盆節,明河按照慣例都會親自下山,蕭憶情便做了一番安排,讓舒靖容與高歡、葉風砂一起攻打風雨組織,自己則準備獨闖月宮。舒靖容很擔心蕭憶情,可蕭憶情再三承諾,自己一定會平安歸來。此時,孤光來到紅蓮幽獄,他告訴雪紋和冰凌,如果有可能的話,自己一定救她們出去。冰凌知道孤光投向了聽雪樓,害怕拜月教不會放過他,孤光很無奈,這是眼下唯一的一條路了。

  明河覺得迦若最近不對勁,便讓清輝一直盯著迦若,以防萬一。明河吹奏笛子,迦若聽到急促的笛音,只好來到明河面前,明河緊緊拉著迦若,生怕他離自己而去。青茗翻遍了醫書,可還是找不到讓人恢復記憶的最好方法,那些治療過程大都十分慘烈,常人難以接受。孟蘭盆節很快就到了,明河帶著拜月教眾人在河邊做拜神儀式,蕭憶情則打扮成拜月教教徒的模樣,在孤光的引領下進入拜月教。

聽雪樓第41集劇情介紹

  

  孤光帶著蕭憶情潛入拜月教,卻忽然得知迦若把雪紋和冰凌叫到大殿里,還讓孤光也一起過去。孤光知道今夜恐怕無法幫助蕭憶情救走雪紋,只能見機行事。原來,有人在河流內發現水燈,迦若認為已經有人潛入了拜月教,而且很有可能是思母心切的蕭憶情。孤光只能故作鎮定,表示已經讓人嚴加防守。雪紋冷笑一聲,她知道只要自己活著,蕭憶情就會永遠被人抓住把柄。

  于是,雪紋干脆一頭撞向旁邊的柱子,迦若袖子一揮,雪紋被氣流卷開,雖然沒有撞到頭,但也向后仰去摔傷了。蕭憶情再也忍不住了,他飛身出來,拿著夕影刀直直地刺向迦若,迦若大吃一驚,趕緊和蕭憶情打斗起來,蕭憶情知道不能戀戰,他躲在陰暗之處,迦若正要四處搜尋,忽然得知聽雪樓的人在外面打敗了風雨組織。迦若趕緊去山下支援,沒工夫再管蕭憶情。

  蕭憶情躡手躡腳地在拜月教內找到了暗室,里面有藏匿起來的地圖和金針,蕭憶情覺得其中必有蹊蹺。另一邊,舒靖容和高歡雖然將風雨組織殺得落花流水,可任飛揚卻挾持了葉風砂,以此要挾高歡自刎。高歡猶豫再三,最終決定舉劍自刎,被舒靖容攔住,任飛揚看出高歡對葉風砂一片真心,便動了惻隱之心放了葉風砂,同時希望舒靖容能夠放秋護玉一命。舒靖容答應了,讓任飛揚和秋護玉離開。

  舒靖容等了整整一夜,也沒有等到蕭憶情歸來,于是,她便準備獨自一人闖月宮。另一邊,明河覺得蕭憶情太不把拜月教放在眼里,竟然敢孤身來闖拜月教。明河先行離開去部署教中事務,孤光則過來向迦若匯報,稱拜月教內發現了舒靖容的身影。迦若趕緊去對付舒靖容,明河得知此事大吃一驚,責怪孤光擅自向迦若透露了舒靖容的消息。

  此時此刻,舒靖容終于和迦若見面了,她見到大師兄尚在人間,不由得流下了激動的淚水,迦若呆若木雞,他記不起舒靖容,但看著她如此難過,心中卻十分觸動。這時,明河趕來看見這一幕,她想下手殺了舒靖容,卻被迦若及時察覺躲閃了。蕭憶情本來已經安全離開拜月教,他從高歡口中得知舒靖容獨自一人闖月宮,便火速前去營救。

  蕭憶情從天而降,來到迦若和舒靖容面前,他終于告訴舒靖容,迦若就是青嵐。舒靖容這才知道,蕭憶情早就知曉青嵐還活著,卻沒有告訴自己,她心中十分生氣。明河見此情景,她準備對蕭憶情和舒靖容下殺手,誰知迦若竟然下令,放這二人離開,明河不愿違拗迦若的意思,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開。

  蕭憶情和舒靖容回到山下,與高歡、葉風砂匯合,準備休息整頓后返回聽雪樓,舒靖容對蕭憶情心中有氣,任憑蕭憶情百般解釋,舒靖容都置之不理。葉風砂和高歡放松了警惕,竟然在拜月教地盤上公然出來逛集市,還買了布料,誰知卻被拜月教的人看見了,迅速將消息報告給明河。明河趕緊帶人下山包圍了高歡與葉風砂,對他們大下殺手。

聽雪樓第42集劇情介紹

  

  高歡和葉風砂落在了拜月教手中,明河率領眾人對他們進行追殺,兩人最終不敵,慘死在街頭,臨終前,他們還努力地靠向對方,高歡希望來生與葉風砂再續前緣,他們十指相握,依偎在一起死去了,明河將他們的尸體帶回去,準備祭奠明澈的亡魂。明河對高歡和葉風砂的愛情很是感慨,她不由得聯想到自己和迦若,如果有朝一日遭遇這種狀況,自己也愿意為了迦若肝腦涂地。

  任飛揚得知高歡已經死了,他的心中萬分感慨。秋護玉詢問任飛揚,難道這不是任飛揚最想要的結果嗎?任飛揚眼中含淚,自己早已不怨恨高歡,畢竟那些都是上一輩的仇恨。任飛揚提出一個請求,他希望能夠恢復自由之身,擺脫拜月教的控制。秋護玉欣然答應,他還給任飛揚出主意,讓任飛揚加入聽雪樓,這樣才能徹底擺脫拜月教。

  此時此刻,舒靖容還在生蕭憶情的氣,蕭憶情解釋道,自己也是一個平常人,因為害怕舒靖容會跟隨青嵐離開,所以才隱瞞此事,而且,如今的青嵐不再是舒靖容的大師兄,他只是拜月教的迦若。舒靖容還是難以原諒蕭憶情,她現在只想知道真相,想知道大師兄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迦若正站在圣湖邊沉思,他總是難以忘記舒靖容,卻又想不起曾經的過往。這時,明河走了過來,她最近總覺得心中不安,特別是見到迦若魂不守舍的模樣,更讓明河忐忑不已。迦若遲疑著,他恍惚認為自己和舒靖容似曾相識,明河只好編造一套謊言,稱迦若和青嵐長得太像了,所以舒靖容才會認錯。迦若對這番說辭有些懷疑,但明河言之鑿鑿的態度又那么肯定,迦若不知誰對誰錯,只好暫且相信明河。

  蕭憶情把自己在拜月教發現的金針拿回去給墨大夫查看,希望知曉金針的用途。秋護玉和任飛揚找到了舒靖容,提出想讓任飛揚加入聽雪樓,舒靖容表示會酌情處理,但需要秋護玉和任飛揚答應自己一個條件,那就是把高歡和葉風砂的尸體帶回來。舒靖容故意讓秋護玉向明河報信,稱自己今晚在記川等她。

  蕭憶情寢食難安,他覺得舒靖容一遇到有關于迦若的事情,就失去了一貫的冷靜。很快,任飛揚來找蕭憶情,蕭憶情看在舒靖容的面子上,自然會收留任飛揚。此時此刻,舒靖容果真去記川等候明河,她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回高歡和葉風砂的遺體,明河承諾會將遺體送去聽雪樓,舒靖容話鋒一轉,繼而詢問起迦若的事情,明河冷冰冰地告訴舒靖容,迦若生活得非常好,他早已忘記了沉沙谷的一切。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