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25-30集

聽雪樓第25集劇情介紹

  

  現在,明河名正言順地當了拜月教教主,并將雪紋定為謀害華蓮之人,還揚言要踏平聽雪樓,捉拿蕭憶情,祭奠華蓮的在天之靈。明河為了立威,她斥責冰凌看管不當,這才讓華蓮送了命。說著,明河便要懲罰冰凌,孤光不顧一切擋在冰凌面前替她受罰,明河便命人將冰凌關入紅蓮幽獄,跟雪紋關在一起。孤光心里恨透了明河,明河卻視而不見,還封迦若為拜月教的大祭司,讓他執掌拜月教圣物月魄。

  舒靖容得知蕭憶情身在幻花宮,她便召集聽雪樓所有人集合,準備發號施令。明河去紅蓮幽獄見雪紋,雪紋義正辭嚴地表示,因為明河以蕭憶情性命相要挾,自己才會妥協,如果明河與華蓮一樣心狠手辣濫殺無辜,那么拜月教只會走向滅亡。明河害怕雪紋預言成真,想要殺她滅口,卻被伽羅攔了下來,在迦若的勸說下,明河沒有再動殺戮,迦若還將月魄交還給明河,讓她好好保管。

  舒靖容決定從長計議營救蕭憶情,池小苔氣不過,她不肯認舒靖容為女領主。南楚帶領眾人跪下,池小苔這才氣呼呼地跟著跪倒,俯首稱臣。舒靖容讓南楚去尋找一位薛神醫,因為幻花宮的毒無藥可解,只有求得薛神醫出手幫忙才可。最后,舒靖容準備讓高歡、雪谷、池小苔、黃泉、紅塵前往幻花宮營救蕭憶情,其余人等留守聽雪樓。

  明澈懷念著華蓮,他原本想將花種贈與華蓮博她一笑,沒想到如今物是人非。明澈告訴明河,小吟是自己的養女,不過這么多年來,自己一直沒有忘記華蓮和明河。明澈將花種交給明河,此花能夠促進月神花提前開放,從而促進練成玄陰真經。

  小吟來到牢籠發現蕭憶情氣息全無,驚慌失措地將手指伸到蕭憶情鼻息下,誰知卻被蕭憶情一把掐住脖頸,小吟只好松開蕭憶情的鎖鏈,不小心還掉落一只荷包,上面繡著“碧落”。蕭憶情馬上明白了,小吟想要尋找的心上人就是碧落。

  明河準備帶人去幻花宮,迦若愿意替明河前往,可明河害怕迦若看見舒靖容惹出麻煩,便堅決地表示要親自前往。迦若溫柔地將明河攬在懷中,承諾會一生一世陪伴守護明河。此時此刻,明河心里卻是忐忑不安,因為她想殺了舒靖容。

  舒靖容找到了碧落,自稱了解小吟的下落,這女子殺人嫁禍,手段非比尋常。碧落不禁愕然,在他看來,小吟只是南江一個柔弱的女子,手無縛雞之力,怎么會殺人呢?另一邊,蕭憶情挾持著小吟出去,質問他幻花宮出口在何處。小吟不肯透露,蕭憶情便提起碧落,在三年前,聽雪樓曾想招攬碧落,但碧落執意尋找心上人,不惜走遍五湖四海,還得罪了很多武林人士。這時,明澈忽然趕來,要拿蕭憶情的命來祭奠華蓮的亡魂。于是,明澈將蕭憶情重新關押起來。

聽雪樓第26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又被關了起來,不過他已經看出來,明澈不是小吟的親生父親。蕭憶情覺得小吟本性不壞,他希望小吟能夠出面協調,讓碧落也加入聽雪樓。小吟見蕭憶情落到如此境地還擔心著聽雪樓,不禁十分敬佩,后悔自己將他帶來幻花宮。

  此時,舒靖容帶著聽雪樓一干人等來到幻花宮外面,他們無法確定這里是不是幻花宮的入口,而且,四周都是奇珍異草設下的陷阱,稍有不慎就會墜入深淵。舒靖容皺著眉頭,如果南楚再找不來薛神醫,大家此行無異于去送死。這時,舒靖容偶然在地上看見蕭憶情扔下的半張圖紙,她更加確定蕭憶情就在幻花宮,忍不住沖進去救人。

  舒靖容獨自走進迷霧重重的樹林之中,眾人只好跟在后面,沒想到遭遇了樹林中的機關,大家被毒氣迷得神志不清,開始自相殘殺,多虧紅塵是制毒高手,這才制止了慘劇的發生。等到大家緩緩醒來,舒靖容才知道自己的一時沖動差點害所有人失去性命。另一邊,明澈介紹明河與小吟相見,這兩個女子一見面便暗中隱藏鋒芒,隱約透露出火藥味。

  舒靖容準備在天亮前攻入幻花宮,雪谷大吃一驚,明白舒靖容想徒手越過深淵。的確,舒靖容讓高歡查探過幻花宮的地形,她想以弓弩之力通過萬丈深淵。雪谷無法說服執著的舒靖容,他非常無奈。明澈發覺小吟和明河之間關系緊張,他私下里告訴小吟,自己對小吟和明河的期許不同。原來,明澈雖然更加疼愛明河,但卻打算日后把幻花宮交到小吟手中,希望小吟可以獨當一面。這些話被明河聽見了,明河對小吟更加充滿敵意。

  明河來到幻花宮地牢,蕭憶情看見明河,便道出華蓮之死必有隱情。明河避而不談,冷笑著提起舒靖容只顧著救人,卻忘了與青崖定下兩個月之約,現在,舒靖容還沒有找出真正的兇手,恐怕青崖帶領龍家的暗衛要包圍聽雪樓了。蕭憶情眉頭緊鎖,明河繼續冷笑,她不會殺死蕭憶情,因為她要讓蕭憶情看著聽雪樓走向滅亡。

  的確,青崖已經帶人來到聽雪樓,這時,千湄沖出來阻攔青崖,并且表示會與聽雪樓共存亡。青崖心中還喜歡千湄,他只能無奈地離開了。另一邊,南楚找到了神醫薛青茗,帶著她前往幻花宮。薛青茗一路蹦蹦跳跳,她生性活潑,古靈精怪,南楚對她沒有半點招架之力。

  明河帶人與池小苔暗中見面交易,她想讓池小苔幫自己殺了小吟,自己就會殺了礙眼的舒靖容。不僅如此,明河還拿出沉沙谷的機關圖,若不是當年池小苔弄丟圖紙,沉沙谷也不會遭遇橫禍,如果池小苔不合作,明河就要將此事告知舒靖容。池小苔十分憤怒,她也很害怕舒靖容知道真相。

  舒靖容等人修整之后踏上營救蕭憶情的路途,池小苔中了奇花之毒,又被蒙蔽了心智,與自己人大打出手,多虧南楚帶著薛青茗及時趕到,這才破解此毒。此時,舒靖容已經抵達山巔,她來不及等黃泉拿來冰天蠶絲,準備冒險用普通草繩滑到對面。舒靖容將繩子拋向茫茫霧海的另一端,卻不知正好被明河撞上了,明河不愿讓迦若見到舒靖容,便決定加害于她。

聽雪樓第27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不知自己的計策被明河發現了,當她滑到一半的時候,明河迅速拔劍砍斷了繩索,舒靖容大吃一驚墜落下去,多虧黃泉及時拿來冰天蠶絲,雪谷將蠶絲釘在對岸,舒靖容這才勾住蠶絲,沖向對岸。明河大驚失色,她拼命想砍斷蠶絲,但這蠶絲極其堅韌,普通刀劍根本無法砍斷,舒靖容就這樣成功來到對岸,揮舞長劍與明河打斗起來。

  小吟將夕影刀和凝花露拿給蕭憶情,并且將他釋放,蕭憶情覺得小吟不適合留在幻花宮,可小吟別無選擇。蕭憶情喝下凝露后掙扎著想要離開,沒想到明澈突然趕來,打傷了蕭憶情。蕭憶情冷冷地盯著明澈,諷刺他愛而不得真是難堪,明澈勃然大怒,當年如果不是蕭逝水,自己也不會和妻子華蓮鬧翻。說著,明澈就要對蕭憶情下毒手,關鍵時刻,舒靖容趕來與明澈大戰,她被明澈注入至尊花毒,但也重傷了明澈。

  這時,雪谷和黃泉等人也匆忙趕來幫忙,舒靖容便帶著蕭憶情先行逃離。另一邊,明河在外面遇到了碧落,她為了盡快擺脫碧落,便稱小吟就是幻花宮的少宮主,此刻就在奇花陣中。此時,南楚和池小苔等人就在奇花陣外,準備攻打進去,小吟則帶人守在門口,不許他們進入。池小苔想起明河的話,她便自作主張沖了過去,與小吟打斗起來,在混亂中一劍刺入小吟的胸膛。

  碧落此時才匆忙趕到,他一腳踢飛了池小苔,抱起重傷的小吟。池小苔與小吟打斗時中了花毒,神志不清,見人就砍,南楚和薛青茗急忙給她聞解藥,池小苔清醒過來,她愣愣地看著手中帶血的尖刀,做出一副大夢初醒的模。碧落痛不欲生,池小苔慌張地辯解自己只是太心急了,南楚等人沒有懷疑池小苔的用心,只以為她是被花毒蒙蔽心智。

  碧落帶著重傷的小吟離開,舒靖容帶著蕭憶情逃出來,雪谷和黃泉緊隨其后,大家與南楚等人匯合,這才松了一口氣。這時,有人躲在暗處向蕭憶情射飛鏢,雪谷不顧一切沖上前,用身體擋住飛鏢,因此受了重傷,大家趕緊帶雪谷和蕭憶情返回聽雪樓治療。另一邊,小吟重傷身亡,碧落嚎啕大哭,明澈則打算把幻花宮交給明河。

  雪谷回到聽雪樓,他傷勢過重,奄奄一息,在臨終前把池小苔托付給蕭憶情,蕭憶情承諾會護著池小苔一世平安。雪谷去世,所有人都悲切不已,蕭憶情想起師父曾用歸納公理為自己續命,可自己卻無法救治師父,實在可悲可嘆。現在,蕭憶情只想趕緊從拜月教手中救出母親雪紋,全然不顧自己身體。舒靖容趕來告訴蕭憶情,青崖得知小吟做過的全部事情,已經不再追究聽雪樓,只是千湄對青崖心灰意冷,不愿跟隨他返回龍家。

  蕭憶情看著舒靖容的臉龐,他忍不住緊緊抱住舒靖容,并且保證會尋找所有辦法去醫治舒靖容所中的至尊花毒。

聽雪樓第28集劇情介紹

  

  池小苔撞見蕭憶情擁抱舒靖容,她心里莫名很不是滋味,獨自一人默默返回房間,誰知碧落早就等著池小苔,他準備了酒和毒藥,讓池小苔隨機選擇服下,如果池小苔不幸喝了毒藥,那就為小吟償命。這時,蕭憶情和舒靖容走了進來,蕭憶情愿意主動替池小苔來承擔責任,心甘情愿喝下碧落準備的鶴頂紅,他還囑咐舒靖容,無論一會兒發生什么,都不要為難碧落。

  蕭憶情從容不迫地上前拿起一杯毒藥,緩緩喝了下去,沒想到這一杯卻是酒。碧落也沒有再說什么,他放開池小苔,憤憤離開。舒靖容攙扶著蕭憶情走回房間,她很擔心蕭憶情的身體,可蕭憶情既然在雪谷面前發誓,要一生一世守護池小苔平安,便一定要做到。舒靖容淚如雨下,如果池小苔一再犯錯又該如何?蕭憶情很淡然,他愿意一力承擔后果。

  拜月教抓到了聽雪樓派來的細作,迦若便命人將細作沉入圣湖湖底,等到被湖水侵蝕得只剩下白骨,再給聽雪樓送回去。不久后,蕭憶情等人終于平安回到聽雪樓,他們收到拜月教送來的尸骨,還有明河捎來的一個信封,里面裝著沉沙谷的機關圖。舒靖容接過機關圖仔細查看,這才知道當年是池小苔丟失了此圖,所以導致沉沙谷被拜月教攻入。舒靖容氣得眼含熱淚,蕭憶情只能保證會查清楚此事。

  池小苔正在為雪谷守靈,她哭得非常傷心,覺得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也沒有了。南楚見池小苔如此傷心,便準備把她送回房間,此時,舒靖容和蕭憶情趕來,舒靖容證實是池小苔間接毀了沉沙谷,她便揮著血薇劍上前,想要殺了池小苔解恨。蕭憶情擋在池小苔面前,池小苔流著淚說道,自己的確是遺失了機關圖,但也是無心之失,如果舒靖容非要討個公道,自己愿意一死。

  說著,池小苔便主動握住血薇劍,刺入胸口,舒靖容大吃一驚,她本來也不忍殺人,急忙抽出血薇劍。高夢非趕來撞見這一幕,厲聲呵斥舒靖容住手,舒靖容十分憤慨,認為高夢非忘記了師父和師兄的血海深仇。最終,池小苔暈倒過去,高夢非將她抱走醫治,舒靖容矛盾掙扎,進退兩難。

  蕭憶情得知龍泉殷家似乎遇到了麻煩,先前送去的書信許久沒有得到回復,不由得十分擔心,因為殷家為聽雪樓打造過許多兵器,交情匪淺,于是,蕭憶情讓高夢非迅速去探查,一定要保證殷家平安。舒靖容獨自一人傷心地站在河邊,蕭憶情走過來勸慰,自己并非是想阻擋舒靖容報仇,只是因為師父雪谷的囑托,想替池小苔贖罪。舒靖容淚流滿面,任憑怎么贖罪和彌補,沉沙谷都不可能再回來了。

  蕭憶情心疼地將舒靖容抱在懷中,舒靖容哭得梨花帶雨,沉沙谷被滅,這是她一生的痛。明河使用內力,想強行催促淺碧躑躅花盛開,迦若阻止明河,因為這樣對身體有害,甚至還會中毒。明河感動地靠在迦若懷中,迦若喃喃說道,不允許明河為了自己而受傷。高夢非趕到殷家,發現這里尸橫遍地,唯有殷家之女殷流硃免遭于難。

聽雪樓第29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接到密報,得知雪紋還活著,他這才感到些許欣慰。南楚還告訴蕭憶情,孤光傳來消息,清輝被派出執行秘密任務,行蹤非常絕密,不知所為何事,只知道清輝外出帶了許多拜月教的弟子。蕭憶情讓南楚注意拜月教的動態,另外,高歡在攻打幻花宮中立功,蕭憶情命高歡為吹花小筑之首。

  蕭憶情還向南楚交代,幻花宮的千年寒冰激發了自己體內的厥陰之癥,雪谷當年傳的半生功力蕩然無存,如果自己無法撐過這一關,希望南楚轉告舒靖容,之前重傷自己的人是拜月教的迦若,此人也就是青嵐。南楚大驚失色,不知青嵐怎么能跟拜月教為伍,蕭憶情解釋道,青嵐當日被明河救下,后來就忘記了所有的事情,自己本來想把迦若帶回聽雪樓,但是又怕迦若不相信自己。

  紫陌細心照顧著流硃,等到流硃蘇醒,蕭憶情才過來探望,囑咐流硃好好休息。其實,蕭憶情也知道,殷家這次慘遭滅門,一定不是尋常人做的,而且流硃現在心中的傷痛很深,不能被輕易抹滅。高夢非向蕭憶情匯報自己前去殷家的發現,殷家雖然被滅,但財物分文未少,更為蹊蹺的是,那些殺手并沒對流硃下殺招,而是想把她擄走,龍泉殷家是最負盛名的鑄劍世家,這次遭遇橫禍真是難以捉摸。

  蕭憶情聽了這些消息,便想起來國色劍的傳說,據說這是殷家祖傳的神劍,連夕影刀和血薇劍都無法與之匹敵。蕭憶情認為謀害殷家的人一定是沖著國色劍去的,看來現在只能保護好流硃。流硃為家人燒紙錢祭奠,蕭憶情表示自己不會讓她在外飄零無依。流硃主動提出,如果聽雪樓能夠幫助自己找出兇手,自己就為聽雪樓鑄出國色劍。

  這時,南宮世家的無垢公子前來拜訪,流硃略顯緊張,原來,南宮也是鑄劍世家,雖然沒有殷家那么顯赫,但這么多年來,在南宮無垢的領導下也是日益壯大,而且,流硃和無垢之間還曾私下約定終身,只是因為兩家是競爭關系,這才遲遲不能在一起。

  蕭憶情帶著流硃去見無垢,無垢想帶著流硃回南宮家休養,蕭憶情怕流硃不安全,便讓她留在這里,流硃答應下來,她還告訴無垢,自己用國色劍和聽雪樓做了交易,無垢聽了,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詐的光芒。流硃告訴無垢,殷家至寶神兵譜還藏在密室之中,想讓無垢幫自己取回。無垢滿口答應,心中似乎另有盤算。

  蕭憶情與舒靖容談話,他們都認為流硃的國色劍雖然能夠為聽雪樓帶來利益,但也會造成極大的風險,因為國色劍是天下至寶,必定會引來一場腥風血雨。蕭憶情勸慰舒靖容,即便池小苔沒有丟失機關圖,拜月教也會攻打沉沙谷。舒靖容眼中含淚,她不愿再提起這件傷心事。

  清輝回去向明河復命,原來,正是明河讓人去滅了殷家,她還與無垢串通一氣,準備讓無垢把流硃帶回來。迦若一直在練習玄陰心經,明河很擔心他,兩人一起去看月魂,卻驚訝地發現月魂不見了,便準備按兵不動,引蛇出洞。其實,是孤光盜走了月魂,還打算將它偷偷送到聽雪樓。

  蕭憶情去看望池小苔,讓她好好反省,還罰她禁足百日,池小苔正在惱火,高夢非為她送來花朵,還帶著她出去逛街。池小苔氣鼓鼓地噘著嘴,聲稱以后不要理會舒靖容,高夢飛也幫著池小苔說話,認為這是舒靖容太過于沖動。另一邊,紫陌告訴蕭憶情,江湖上出現謠言,稱聽雪樓救下流硃是為了奪取國色劍,而且聽說無垢好心遇上了麻煩。流硃聽到此事十分焦急,蕭憶情趕緊讓紫陌和黃泉前去接應。

  青茗為舒靖容診脈,想給她解毒,可舒靖容卻拒絕了,因為她知道這一定是蕭憶情的委托,舒靖容對蕭憶情還有氣,不希望接受他的幫助。

聽雪樓第30集劇情介紹

  

  青茗給蕭憶情診治,將手放在他的胸口上,舒靖容走進來看見這一幕,不禁有些吃醋。等到青茗離開,蕭憶情才解釋一番,舒靖容不動聲色,轉而稟報流硃已經開始鑄造國色劍,只是南宮無垢還沒傳來消息,流硃擔心心上人,恐怕不能安心鑄劍。舒靖容自告奮勇去調查殷家的時期,可蕭憶情早有打算,準備將此事交于黃泉,舒靖容只好轉身離開了。

  晚上,黃泉滿身鮮血地沖進紫陌的房間,紫陌大驚失色,趕緊讓人去通知蕭憶情。流硃聽說黃泉身受重傷,她覺得無垢也一定遇到了困難,便希望舒靖容能帶自己去一趟殷家,舒靖容安慰流硃一番,決定向蕭憶情請命前往殷家查看究竟。蕭憶情來看望黃泉,好在黃泉所受的都是皮外傷,只是失血過多需要休養。這時,舒靖容前來請命,蕭憶情考慮到她的安全,禁止舒靖容去殷家。舒靖容生氣地認為蕭憶情不信任自己,蕭憶情被她氣得舊疾復發。

  舒靖容見蕭憶情臉色蒼白,這才有些著急,蕭憶情微微一笑,他還記得舒靖容曾經說過,如果自己變得羸弱,舒靖容就會易主,那她現在還愿意認自己這個樓主嗎?舒靖容有些動容,在她心里,蕭憶情還是那個威震天下的聽雪樓主,不可撼動。

  黃泉終于醒來,他告訴蕭憶情,自己想去查南宮無垢被圍困的事情,沒想到遭遇多番阻撓,一開始還只是警告,后來便痛下殺手。蕭憶情沒有責怪黃泉,紫陌也補充道,最近有消息傳來,南宮家和拜月教有過勾結,清輝帶人外出執行秘密任務,應該與殷家有關。蕭憶情忽然想起舒靖容,怕她私自前往殷家,便急忙去阻攔,可為時已晚,舒靖容早已出門了。

  流硃告訴蕭憶情,只要等到舒靖容取回神兵譜,自己就能鑄出國色劍。蕭憶情神色冷淡,他覺得流硃用意不單純,流硃這才說出實話,殷家被滅門那天,流硃本來和無垢約好一起私奔,沒想到卻等來殷家被屠戮的噩耗,等自己趕回去,才發現家中滿門被害。蕭憶情聽了這番描述,他覺得無垢的目的沒有那么簡單,十分可疑。可流硃堅信無垢對自己是真心的,蕭憶情承諾會讓幕后兇手浮出水面。

  另一邊,南宮無垢并沒有被圍困,他早就拿到了神兵譜,還與拜月教聯手裝出被圍困的假象,目的就是想私自鑄造國色劍,只可惜普通的鑄劍師無法參透神兵譜的奧秘,根本打造不出純正的國色劍。不僅如此,無垢和拜月教還是屠殺殷家的罪魁禍首,他們狼狽為奸,想把國色劍據為己有,所以,無垢才假情假意地與流硃私奔,這一切都是謊言和騙局。

  早在許久以前,單純的流硃就上了無垢的當,她還告訴無垢,殷家一直有祖訓,國色劍是殷家的最后一把劍,國色劍若出,這世上恐怕便再無龍泉殷家了。現在,無垢發現只有流硃能夠練出國色劍,他只能再次與拜月教聯手,準備拿到國色劍,并且滅掉聽雪樓。

  高夢非幫池小苔抄寫經書,他對池小苔總是唯命是從。池小苔將抄好的經書拿給蕭憶情,蕭憶情一眼就看出這是高夢非幫忙寫的,他囑咐池小苔要心存懺悔,才能真正悔過。這時,紫陌前來告訴蕭憶情,舒靖容失去蹤影了,蕭憶情一下子站起來,十分焦急。池小苔對蕭憶情的反應很不高興,蕭憶情虛弱不已,胸口劇痛,池小苔這才反應過來,蕭憶情那天服下的根本不是碧落準備的酒,而是相思淚,只要動情就會痛苦萬分。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