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19-24集

聽雪樓第19集劇情介紹

  

  紅塵挾持了江千湄,她的目的很簡單,想一道去往南海鶯歌嶼找龍家報仇,質問龍家為何苦苦相逼不肯放過。舒靖容早就識破了紅塵的圖謀與計劃,她努力說服紅塵,只要放了江千湄,自己就會找出龍家追殺紅塵母女的真相。紅塵覺得舒靖容的話沒有分量,這時,蕭憶情走了進來,以聽雪樓樓主的身份向紅塵承諾,紅塵這才放了千湄。千湄自責疏忽,差點壞了蕭憶情的大事,蕭憶情安慰千湄,自己和舒靖容都會一同前往龍家,切勿擔心。

  另一邊,明河迦若、孤光也準備前往龍家,明河得知聽雪樓要護送新娘登島,連蕭憶情和舒靖容都會一路護送,不禁也很詫異,覺得聽雪樓一定是另有目的。此時在南海鶯歌嶼上,蕉綠安排侍女們仔細打掃,她得知花廳房中墻上又長出紅花,便命人將花剪下,放入未來夫人房中。蕉綠臉上浮現冷冷的笑意,龍家每次迎娶新娘,房中都會花香四溢,就看這未來夫人能否通過考驗。

  同時,蕉綠還給一隊黑衣人下達命令,讓他們務必完成拜月教所托之事。一名黑衣人心有疑慮,淺碧躑躅花只有一朵,而拜月教與聽雪樓都要求花,這該如何是好?蕉綠并不為難,除了青崖主人和老夫人外,并沒有人見過真正的淺碧躑躅花,現在,主人并沒有決定好將花交給誰,而未來夫人也不一定能夠通過考驗,一切另有定數。

  蕭憶情與舒靖容站在船頭,蕭憶情不僅要拿到淺碧躑躅花,還要調查出龍家前十一位新娘無辜慘死的真相,一定是兇險萬分,蕭憶情只希望舒靖容不要沖動行事。舒靖容淡然地笑笑,她交給蕭憶情一個錦囊,如果自己遇到不測,還請蕭憶情打開錦囊。蕭憶情神色嚴肅起來,他絕對不允許舒靖容出事。

  鶯歌嶼的侍女小吟發現上任夫人的畫像流出鮮血,她大吃一驚,急忙向蕉綠匯報,蕉綠卻并沒察覺畫像有何異樣,這時,蕭憶情等人來到島嶼,蕉綠便吩咐侍女將千湄送入房中。紅塵也一同來到鶯歌嶼,前腳剛到,后腳就遭到黑衣人刺殺,紅塵反殺黑衣人,她咬牙切齒,覺得這刺客是青崖派來的。蕭憶情和舒靖容來到十一位逝去新娘的墓碑前,覺得這里陰風陣陣,蕭憶情想讓小吟幫忙帶路去看看龍家的宗祠,但被小吟拒絕了。

  晚上,千湄在房中等待未來夫婿,小吟將花房里采來的紅色花朵放在桌上,千湄隱約覺得頭暈,還似乎看見有人在監視自己。這時,昊天趕來想要親吻千湄,還提出二人私奔隱居,千湄為了大局考慮,拒絕了昊天。舒靖容私自行動進入龍家花廳,看見這里掛著歷任夫人的畫像。

  這時,昊天和蕉綠帶人闖入,蕭憶情也聞訊趕來,替舒靖容解釋這只是一個誤會,是自己和舒靖容想找個清凈的地方談情說愛,沒想到誤闖禁地。舒靖容也順水推舟,昊天這才沒有懷疑,任由蕭憶情拉著舒靖容的手離開了。其實,昊天只是不想與聽雪樓撕破臉,這花廳是為了祭奠龍家老夫人所設,昊天絕對不允許有人再次踏足這里。

  晚上,蕭憶情獨自來到花廳,看見花廳里盛開著紅色花朵,蕭憶情有些眩暈,他沖了出去,竟然迷迷糊糊看見舒靖容的背影,那背影轉過身來,竟然是雙眼流血的女鬼,直勾勾地伸著雙手求救,蕭憶情大驚失色,揮舞長劍卻不能傷到女鬼分毫,他冷靜下來,知道這世上并無鬼魅。此時,舒靖容則發現了花廳的密室,她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聽雪樓第20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冷靜下來,閉眼屏息,再睜開雙眼時,眼前根本沒有什么女鬼,他更加確定剛剛一切全是幻覺。另一邊,舒靖容走過密室通道,來到一處隱秘的宅院,她隔著門聆聽,里面竟然是孤光與明河在對話。舒靖容這才知道拜月教也來到龍家,她未曾多想,一時沖動破門而入,可根本不是孤光與明河的對手。舒靖容受傷后想要逃跑,半路卻被小吟劫下,小吟以龍家的名義將昏迷的舒靖容交給明河,明河讓孤光看著舒靖容,必要時可以牽制蕭憶情。

  蕭憶情發現紅色花朵被火焰燃燒后會產生毒氣,令人產生幻覺,不過這花朵的葉子倒是可以解毒。蕭憶情打開舒靖容給自己的錦囊,里面是竹娘繪成的龍家地形圖,是舒靖容為蕭憶情留的后路,如果大家在龍家發生意外,希望蕭憶情按照地形圖逃走。

  昊天和蕉綠發現蕭憶情和舒靖容都不見了,他們大吃一驚,趕緊對千湄隱瞞此事,并且馬上派人前去尋找。明天就是大婚之日,昊天準備一切按部就班進行,不能再出差錯。高夢非教黃泉練習劍法,黃泉對高夢非的武功很服氣,對他十分客氣。池小苔無意中喊高夢非為青羽,高夢非十分生氣,在他看來,青羽早在沉沙谷死去了,現在活著的只是高夢非。

  高夢非誤會池小苔喜歡南楚,對她的態度十分冷漠,池小苔也生氣地轉身離開。昊天與明河見面,明河提起十幾年前,龍老夫人還是幻花宮的一名司花女侍,與龍家主人相戀后一起私逃,在幻花宮中引起軒然大波,最后還是華蓮出手擺平,所以,龍家和拜月教也算是交情甚深。明河還認為,龍家蹊蹺死去的十一位新娘與昊天脫不了干系,昊天拔出長劍指著明河,可明河不急不鬧,她只是想求得淺碧躑躅花,不想為難龍家。

  小吟陪著千湄來到花廳,千湄發現歷任夫人的畫像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小吟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還讓千湄給歷代夫人請安。這時,千湄似乎看見畫像上的老夫人復活了,并且警告千湄不可以背叛龍家。千湄嚇得拔腿就跑,暈倒在隨后趕來的昊天懷里。

  第二天,小吟告訴昊天,主人回來了,想在婚前見見準新娘。千湄正在昏睡,她夢見了龍家老夫人,不由得從噩夢中驚醒,卻看見一個模樣猙獰恐怖的男子走了進來,千湄被嚇得不輕,她知道此人就是自己的未來夫婿青崖,只好戰戰兢兢地與他對話,青崖的臉無比丑陋,令人望而卻步。

  蕭憶情再次來到花廳,發現花墻上生長的紅色花朵不過是人為插上去的,他很快發現花廳內的密室,便走了進去。迦若發現被關著的舒靖容,他覺得這個女孩非常熟悉,而舒靖容口中喃喃喊著大師兄,這讓迦若更難以挪動腳步。明河發現迦若對舒靖容有情,不禁想動手殺了舒靖容,但是被迦若阻攔了。

  外面狂風暴雨,千湄孤身一人往出跑,她實在快要被嚇瘋了,昊天頂著雨來找到千湄,千湄大哭著抱著昊天,想要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聽雪樓第21集劇情介紹

  

  千湄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太詭異了,她想讓昊天帶著自己離開。另一邊,明河與迦若運功療傷,明河禁止迦若再去牢里看望舒靖容,迦若不知為何,更加對舒靖容的身份充滿好奇。蕭憶情找遍了龍家,可是卻尋不到舒靖容的身影,他十分焦急。這時,孤光從蕭憶情身后突襲,蕭憶情輕而易舉躲了過去,還打傷了孤光。

  蕭憶情發現來人是孤光,他淡淡一笑,三年前,孤光沒有答應自己的提議,如今是否后悔呢?原來,三年前,南楚和黃泉在沉沙谷搜尋青嵐,沒想到卻找到了重傷昏迷的孤光,于是,南楚將孤光送回聽雪樓,蕭憶情還治好了他的傷,打算與孤光做個交易,讓孤光為聽雪樓傳送拜月教的消息。誰知這孤光還算個男子漢,說什么也不肯背叛拜月教,蕭憶情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讓墨大夫悉心醫治孤光,放他回拜月教。

  如今,孤光又見到了蕭憶情,他明確表示自己可以將舒靖容還給蕭憶情,但是需要蕭憶情幫自己除掉迦若。蕭憶情這才知道拜月教里還有迦若這么個人物,事不宜遲,他先讓孤光帶著自己去找舒靖容。另一邊,千湄從昏迷中醒來,發現昊天一直守護在身邊,她害怕極了,怕自己也會如同那十一位新娘一樣死去。昊天安撫千湄的情緒,還試圖與她進一步親密,千湄全然沒有注意到,窗外有一個人在死死地盯著她。

  蕭憶情在孤光的帶領下來到牢房,舒靖容緩緩蘇醒,卻誤把蕭憶情認成了青嵐。蕭憶情心中有些難過,他抱著舒靖容,喂她服下療傷的藥丸,舒靖容這才真正清醒過來。舒靖容聞著蕭憶情身上淡淡的藥香,她終于知道,那個救自己于危難之中的啞巴大夫就是蕭憶情。舒靖容淚眼婆娑,不明白蕭憶情為何不早早告知真相,蕭憶情心疼地注視著虛弱的舒靖容,趕緊帶她離開牢房。

  蕭憶情與舒靖容沿著花廳密道一直前行,竟然來到龍家祠堂,里面有很多墓碑,每塊墓碑上都有一個印記,竟然與紅塵手臂上的印記一模一樣。蕭憶情在祠堂里找到一張紙,他終于發現龍家的秘密了。

  千湄和青崖成婚的日子到了,小吟為千湄梳妝,她還囑咐千湄,今晚千萬不要離開洞房,否則就會像從前那十一位新娘一樣。千湄忐忑不安,昊天過來找她,交給千湄一劑毒藥,表示只要毒死青崖,自己和千湄就能遠走高飛。明河從龍家神秘人那里得到了淺碧躑躅花,她打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還讓孤光殺死舒靖容,卻不知舒靖容早就被蕭憶情救走了。

  青崖與千湄大婚,青崖的面貌怪異丑陋,十分駭人,千湄不得不與他拜堂,心中惴惴不安。

聽雪樓第22集劇情介紹

  

  千湄不敢看丑陋的青崖,她詢問蕭憶情和舒靖容的去處,青崖惡狠狠地表示,這兩人去了不該去的地方,所以再也回不來了。說罷,青崖拋下千湄離開了,千湄嚇得幾乎暈倒。紅塵母女即將登島,昊天帶人前去堵截,想要殺死紅塵母女,關鍵時刻,蕭憶情趕來救人,他將龍家祠堂里的紙張交給紅塵,那是一封追殺令,紅塵大吃一驚,竹娘見無法隱瞞下去,她只好告訴紅塵,青崖就是紅塵的孿生哥哥。

  舒靖容和蕭憶情分頭行動,舒靖容先是在龍家密室里找到了蘇嫵,然后便準備去營救千湄。此時此刻,青崖已經在千湄房中,想要與千湄喝交杯酒。千湄記得昊天的囑托,她在酒中下了毒,可是卻不忍害死無辜的青崖。于是,千湄自己喝下了那杯毒酒,她流著淚告訴青崖,自己愛上了昊天,又不愿傷害青崖,所以只能以自己的死亡來了結。

  青崖大吃一驚,他想給千湄服下解藥,但是卻被突然出現的龍家老夫人阻攔了。這時,舒靖容及時趕到制住了龍老夫人,青崖也不愿再配合母親演戲,他一把揭下了臉上的偽裝,原來,青崖就是昊天!千湄蘇醒過來,她大吃一驚,不知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湄質問心上人為何欺騙自己,龍老夫人卻從旁插話,恨沒能早些除掉千湄。原來,當年老島主去世,按照龍家規矩,龍老夫人本應殉葬,但因為青崖尚且年幼,龍老夫人為了養育兒子,穩固龍家基業,便一直秘密生活在龍家密道中,只是她生性多疑,生怕有人會背叛兒子,便讓青崖以丑陋的面貌示人,平日里就以管家昊天的身份生活。龍老夫人擔心兒子感情受騙,就故意讓兒子試探考驗每一個新娘,如果新娘愛上了昊天,要殺死青崖,老夫人就會出手除掉這些新娘。

  另一邊,明河讓孤光去殺舒靖容,孤光早就放了舒靖容,他只好假裝被趕來的蕭憶情打倒,明河發現蕭憶情在這里,不由得十分驚訝,她知道自己恐怕無法帶著花離開了。明河提起雪紋,想以此刺激蕭憶情,蕭憶情冷冷抬手重創明河,這時迦若趕來,他讓孤光帶著明河離開,自己則拿著淺碧躑躅花引誘蕭憶情追趕。

  青崖對母親的做法深惡痛絕,千湄也驚呆了,傷心地質問青崖是否真的殺了那十一位新娘。青崖急忙辯解道,自己根本沒有殺她們,而是暗中放她們離開了。這時,紅塵與竹娘進來了,將追殺令交給青崖,青崖這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來,竹娘才是青崖和紅塵的親生母親,當年,竹娘產下龍鳳胎,龍老島主認為龍鳳胎是不祥之兆,便下達追殺令,留男除女,竹娘這才帶著女兒逃離,將兒子青崖留在島上,后來老島主死后,龍老夫人便稱竹娘是背叛龍家逃離島嶼,一直派人追殺她們母女。

聽雪樓第23集劇情介紹

  

  青崖看了追殺令,又看了自己與紅塵手臂上一模一樣的圖案,這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竹娘。竹娘對于兒子感到十分愧疚,自己為了保全女兒,讓兒子獨自在島上生活,認他人做母親,實在是不應該。龍老夫人沖了過來推開竹娘,想阻止他們母子相認。紅塵氣得抽出匕首想殺了龍老夫人,青崖卻握住了匕首,如今再添殺戮毫無意義,倒不如廢除龍家所有不合理的規定。

  蕭憶情一路追著迦若來到樹林中,兩人大打出手,樹林里天翻地覆,風云驟起,二人都身負重傷,誰也沒有討到好處。蕭憶情劈開了迦若的面具,驚訝地發現此人竟然是青嵐。這時,明河與孤光趕來救走了迦若,等到蕭憶情醒過神來,樹林里再無蹤影,值得慶幸的是,蕭憶情還是搶到了淺碧躑躅花。

  蕉綠奉命送蘇嫵離開,蘇嫵得知龍家把另外十位新娘都安排在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不由得很憤懣,認為龍家如果真的通情達理,就應該讓這些姑娘各自回家。這時,孤光等人趕來劫船,明河扶著受傷的迦若上船離去,她非常擔心,害怕蕭憶情將迦若就是青嵐的事情告知舒靖容。

  當舒靖容在樹林里找到蕭憶情時,他重傷吐血,舒靖容趕緊運功為他療傷,可蕭憶情體內寒毒過盛,舒靖容輸入的真氣根本是九牛一毛。蕭憶情倒在舒靖容懷里,他緊閉雙眼,囑咐舒靖容不能對外透露自己的傷勢,舒靖容急得吻住了蕭憶情的唇,繼續為他渡送真氣。

  竹娘時日無多,青崖很慚愧,是自己讓母親和妹妹吃了這么多苦。竹娘無怨無悔,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時光還能與兒子和女兒團聚,已經是最幸福的事情了。說罷,竹娘撒手人寰,另一邊,迦若的傷勢也非常嚴重,明河拼盡全力為迦若療傷,甚至不顧自己的性命,舒靖容為蕭憶情渡真氣后,蕭憶情有所好轉,兩人來見龍老夫人和青崖,告知已經從拜月教手中拿到了淺碧躑躅花,蕭憶情還告訴青崖,如果千湄想離開龍家,自己一定會帶她離開。

  青崖決定此生與龍老夫人再不相見,還要廢除龍家種種陋習,老夫人老淚縱橫,也無法改變青崖心意。青崖向千湄道歉,千湄冷著臉,她無法原諒青崖的欺騙。蕭憶情身體虛弱,舒靖容為他療傷,蕭憶情覺得自己無法支撐著回到聽雪樓,舒靖容趕緊握住他的手,不許他胡說。蕭憶情在危難時任命舒靖容為聽雪樓的領主,位置在南楚之上。

  蕭憶情重傷昏迷,舒靖容出去找青崖尋求幫助,等到舒靖容離開后,小吟躡手躡腳走了進去,想要盜取淺碧躑躅花,可是卻沒有找到。這時,龍老夫人來到,小吟趕緊藏了起來,原來,龍老夫人恨透了聽雪樓,想殺死蕭憶情。過了許久,青崖來找蕭憶情,他推門而入,卻只看見屋內是龍老夫人的尸體。

聽雪樓第24集劇情介紹

  

  青崖發現龍老夫人死在了蕭憶情的房間,而蕭憶情又無影無蹤,他大吃一驚,趕緊派人四處搜尋,還將求醫問藥的舒靖容綁了起來。青崖帶著舒靖容來到龍老夫人遺體前,老夫人脖子上的傷口正是夕影刀所為,所以,青崖認定是蕭憶情殺了老夫人。舒靖容辯解一定有人借刀殺人,可青崖根本不信,舒靖容無法把蕭憶情病重的事情對外人說出,只能硬著頭皮拔劍,準備硬闖出去。

  這時,紅塵跑來告訴哥哥,小吟不見了,而且老夫人脖子的傷痕是死后才添上去的,除了刀傷,脖頸上還有一個致命的針孔,所以小吟的失蹤定有古怪。青崖想起老夫人為了牽制小吟,一直給她服用幻花宮的花毒,算算日子也到了該服用解藥的時候。舒靖容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便向青崖提議,愿在兩個月內找出殺害老夫人的真兇。青崖答應了,如果舒靖容沒有找到兇手,青崖就要與聽雪樓決一死戰。

  其實,小吟是幻花宮的少宮主,她奉父親明澈之命,在龍家潛伏三年,想奪取淺碧躑躅花,沒想到最后只拿到了淺碧躑躅花的種子。現在,小吟將花種交給明澈,并表示自己殺了龍老夫人,又嫁禍給蕭憶情,并將重傷的蕭憶情帶了回來。明澈很贊許女兒的做法,他咬牙切齒,沒想到蕭逝水的兒子能落在自己手里。

  舒靖容將蕭憶情失蹤的消息飛鴿傳書給南楚,南楚與紫陌等人趕緊四處尋找。此時,高夢非毒發病重,池小苔哭著坐在病床邊,感到十分無助。雪谷為高夢非施針,發覺他活不過一個時辰,池小苔更加悲痛欲絕。舒靖容快馬加鞭往回趕,一路上將馬兒都累死了,她便換了紅塵的馬繼續前行。

  幻花宮宮主明澈前往拜月教,想求見華蓮,明河假稱華蓮病重,騙過了明澈。明澈嘆了口氣,原來,他就是明河的父親,當年因為華蓮愛上蕭逝水,明澈才一氣之下離開,如今已過去十年,明澈討來淺碧躑躅花種,希望討華蓮歡心。明澈告訴明河,蕭憶情落在自己手里,而且自己還拿到了月魂。明河有些意外,她從父親手中接過月魂,準備好生保管。

  小吟來到監牢,蕭憶情虛弱地蘇醒過來,他從小吟口中得知自己被嫁禍,不由得開始擔心舒靖容的處境。小吟有事想求蕭憶情,想讓他幫自己尋找心上人,可卻被蕭憶情拒絕了,小吟非常生氣。另一邊,舒靖容將淺碧躑躅花帶回聽雪樓,終于救了高夢非一命。南楚告訴舒靖容,最近,江南第一劍客碧落到處尋找一名妙齡女子,據說是碧落此生摯愛,可是卻一無所獲,這女子應該就是小吟。

  舒靖容告訴南楚,蕭憶情任命自己為女領主,當蕭憶情不在的時候,聽雪樓以自己的命令為尊。南楚沒有絲毫懷疑,因為蕭憶情早在去龍家之前,就將此事告知南楚。另一邊,明河故意在華蓮寢宮放了一把火,偽裝成華蓮被火燒死的假象,還將此事嫁禍給雪紋。雪紋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明河做的,她冷笑著,預言拜月教終有一天會敗在聽雪樓手里,明河準備留著雪紋的性命,讓她見證最后的結局。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