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13-18集

聽雪樓第13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假稱自己被賣到青樓,不愿沉淪才逃了出來,雷楚云信以為真,準備帶著舒靖容去自己府上暫住。兩人一同回到雷府,雷震天陰沉著臉,責怪兒子每天流連于歌坊酒肆,夜夜喝得爛醉如泥,還去和別人爭搶頭牌歌姬,實在是丟了雷家的臉!雷楚云上前辯解,可雷震天卻堅持要趕走舒靖容,雷楚玉見大哥和父親之間鬧矛盾,趕緊打圓場,讓舒靖容留了下來。雷震天勉強答應下來,不過不讓雷楚云拿走家里一文錢。

  華蓮得知拜月教所產的硝石數量不足,她十分憂心,怕無法和雷家合作換取炸藥。這時,明河主動請纓,愿意開采硝石送往雷家。華蓮便命令明河和孤光負責押運硝石,并讓清輝通知雷家,讓雷家派出人馬前來接應。另一邊,雷楚云對待舒靖容照顧得無微不至,舒靖容的一顰一笑都令他著迷。雷楚云向舒靖容學習琴藝,舒靖容愁眉不展,她還拿出一個玉石套球,稱這是高夢非送給自己的。

  雷楚云認識高夢非,發現他和舒靖容關系匪淺,不由得生出幾分醋意。舒靖容卻假裝并未察覺,還讓雷楚云拿著玉石套球去店里補一補。雷楚云滿口答應,又開始讓舒靖容教導自己琴藝,舒靖容欣然應允,她坐在琴前,撥弄琴弦,十分動人。不遠處,蕭憶情躲在暗處觀察,他回憶起自己與失明的舒靖容相處的那段時間,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暖流。

  雷楚云拿著玉石套球出了門,正好看見高夢非的馬車經過,他趕緊將玉石藏到身后,改了主意,不打算讓高夢非和舒靖容有所來往。雷楚玉拽著雷楚云去賬房,雷震天帶著兩個兒子進入密室,開始仔細地記錄賬冊,雷楚云則趁著父親和弟弟不注意,偷偷拿了幾張銀票,留作己用。雷震天只顧著與雷楚玉交談硝石的事情,他得知硝石被劫了,不由得大吃一驚,只能等著拜月教再次運送硝石過來。

  其實,是蕭憶情派江千湄去劫了硝石,現在,是謝梨洲親自督辦火藥,雷家的壓力會更大,而雷家又急著與拜月教達成交易,一定會派出更多人手保護硝石,蕭憶情讓黃泉做好準備對付拜月教。另一邊,由于硝石沒有到位,雷震天無法及時給朝廷交出火藥,讓負責督辦的謝梨洲十分惱怒,謝梨洲怕硝石運送再出意外,便想讓聽雪樓出馬。

  雷震天感到很為難,他一邊與拜月教暗中勾結,一邊又與聽雪樓來往,而這兩大門派是水火不容,當真難辦。最后,雷震天礙于謝梨洲的壓力,只好與蕭憶情見面商討保護硝石的事宜。另一邊,雷楚云買了新的玉石套球送給舒靖容,這時,血魔的仇家來刺殺舒靖容,一直躲在暗處的蕭憶情只好出手相救,殺死仇家。

  雷楚云見識了蕭憶情的高超武功,便回家向父親夸贊。另一邊,舒靖容與蕭憶情在河邊見面,舒靖容感謝蕭憶情剛剛的救命之恩,蕭憶情神色淡然,讓他欣慰的是,雷楚云為了討舒靖容歡心,真的從雷家偷來交子去購買玉石套球,這正中蕭憶情下懷。

  舒靖容聽著蕭憶情的話,她忽然從蕭憶情身上聞到一股熟悉的藥香,分明是自己雙目失明時,藥館里整日彌漫的香氣。舒靖容想進一步確認,可是被蕭憶情否認了,舒靖容沒有多想,只覺得也許天下藥香都差不多。

聽雪樓第14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回憶起自己與啞巴大夫相處的時光,那人儒雅溫和,自己雖然從未見過他的容貌,但總覺得與蕭憶情極為相似。另一邊,黃泉為了奪下硝石,與孤光大戰一場,受傷昏迷,紫陌無微不至地照顧黃泉,黃泉對自己挨了孤光一劍憤懣不已,表示以后一定要一雪前恥。紫陌細心地喂黃泉喝藥,黃泉望著她,眼神中蕩漾起一絲溫柔。

  蕭憶情帶著江千湄去見謝梨洲,謝梨洲見江千湄就是自己的女兒,不禁愣了神。蕭憶情打算讓謝梨洲給雷家施加壓力,讓雷家快快造出火藥,江千湄也在一旁幫忙說話。謝梨洲有些不滿,認為女兒是在要挾自己。江千湄不動聲色,昔日的謝冰玉早已為了保全謝家名節而自盡了,如今世上只有一心效忠于聽雪樓的江千湄。

  這時,高夢非也趕了出來,他帶來自己店里的硝石,特意拿給謝梨洲看,稱這硝石的質量堪稱上乘,既然雷家沒有硝石制作火藥,自己正好可以供應。謝梨洲在蕭憶情的催促之下,只好去找雷震天,逼迫他趕緊交出火藥,雷震天實在無法按時交貨,謝梨洲正好順水推舟,稱高夢非手里有上好的硝石,可以用來制造火藥,只不過,高夢非以雷家制造火藥的秘籍作為交換條件。

  雷震天沉下臉色,他可不想把自家秘訣交給外人,可是,雷家手里確實沒有硝石,眼看著朝廷催促得緊,如果再不交出火藥,怕是要人頭落地。舒靖容趁著高夢非在雷府,故意將玉石套球歸還于他,高夢非心領神會,套球內藏著機密情報,需要呈報給蕭憶情。蕭憶情拿到情報后,又得知雷家送來了制造火藥的秘籍,便吩咐紫陌去鑒定真假。

  明河穿上冰凌的衣服去探望被幽禁的雪紋,表示自己會幫助雪紋和蕭憶情見面,只是希望雪紋把玄陰真經全部透露給自己。蕭憶情讓高夢非幫助池小苔完成任務,池小苔與高夢非分別三年后重逢,她不由得嗔怪高夢非一直音訊全無,讓自己在三年里擔心不已。

  明河從紅蓮幽獄出來,誰知竟撞上了華蓮,她嚇得瑟瑟發抖,趕緊跪下不敢抬頭。華蓮沒有認出明河,還以為是冰凌,加上孤光突然走出來解圍求情,華蓮這才沒有追究,等到華蓮離開,明河才抬起頭,孤光大吃一驚,趕緊詢問冰凌去了哪里。明河回答道,這些年來,自己一直假扮冰凌去紅蓮幽獄,如果孤光揭發,那冰凌也脫不了干系。孤光與冰凌出自同一師門,自然不會揭發明河。

  池小苔與高夢非聊天,她很意外,堂堂白帝的二徒弟,竟然搖身一變成了火藥商人高夢非,看來這三年的變化當真不小。晚上,舒靖容一身黑衣裝扮,去雷震天書房里翻找東西,誰知雷震天去而復返,舒靖容只好與雷震天過了幾招后抽身而退,回到房間。雷府管家去舒靖容房間搜查,舒靖容躲在被子里,還沒來得及脫下夜行衣,她有些情急,這時,門外一個黑影閃過,大家便去追逐那黑影,舒靖容這才長出一口氣。

  那黑影其實正是蕭憶情所扮,專門趕來為舒靖容解圍。雷震天沒有找到刺客,他十分懷疑舒靖容,便出手加以試探,舒靖容不敢使用武功,只能后退,關鍵時刻,又是蕭憶情現身救下舒靖容。雷震天見此情況,便稱剛剛的賊人是武功高手,習武之人手掌中肯定有老繭。說著,雷震天便抓起舒靖容的手,誰知只有十指指尖有老繭。雷楚云急忙為舒靖容辯解,稱這都是練琴所致。雷震天一時語塞,雖然懷疑舒靖容,但苦于沒有證據。

聽雪樓第15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見雷震天不放過自己,便主動提出離開雷府,她與蕭憶情一同出來,表示自己今日雖然沒有找到火藥的煉制秘法,但是發現雷家藏有一本焚天龍陽心經,里面的武功極為高強。蕭憶情微微頷首,雷家又名霹靂堂,坊間以制作火藥聞名,但是雷家在三代以前是靠著獨有的武功心法在江湖上立足。舒靖容表示贊同,此武功心法必須斷掉全身經脈方可練成,但成功的人少之又少,如果練不成的話,那就是一個廢人,這就是雷家后人為何武功衰弱的原因。

  蕭憶情也說道,再厲害的武功心法也難敵火藥的威力,雷家有了火藥制造秘法之后,又何必再冒險練武,到了雷震天這一代,他們與拜月教建立聯系,使火藥的威力大增,火藥的交易成了雷震天的貪財之道。而且,雷震天曾借四處游歷之名遍訪南江,才得知南江的附近生產硝石,這才聯手拜月教,以火藥交換硝石。

  不過,雷震天野心勃勃,并不滿足與拜月教之間的交易,至三年前沉沙谷一戰之后,他通過謝梨洲與朝廷建立起關系,又在朝廷站穩了腳跟,而且,雷震天是個首鼠兩端的人,他還偷偷為敵國提供火藥,謀取暴利。蕭憶情這次插手雷家的事情,一是為了調查拜月教的消息,二是為了維護江湖安寧和朝廷社稷安危。

  蕭憶情抬起舒靖容的手,他發現舒靖容為了騙過雷震天的眼睛,竟然割去了十幾年來練劍的老繭。蕭憶情心疼地想為舒靖容吹一吹手心,可舒靖容害羞地躲開了,她的心里始終忘不掉那個對她施以援手的無名大夫,在她最落魄之際,幫助她重見光明,可是又不聲不響地離開,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舒靖容的腦海被昔日回憶填滿,那裊裊藥香,那個溫潤如玉的人,他到底在哪里呢,他又是誰呢?舒靖容從未想過,那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雪紋高燒不退,怕是有性命之憂,華蓮坐在她身邊,可雪紋口中喃喃喊著蕭逝水的名字,讓華蓮心中徒生怨恨。孤光和明河護送硝石上路,池小苔蒙面去接應,誰知準備離開時掉落了面紗,孤光發覺來人是聽雪樓的人,便讓池小苔停下腳步。一直埋伏在暗處的高夢非見池小苔有危險,便飛身而出,與孤光打斗起來,可是在廝打過程中面罩掉落,被孤光和明河認出了身份。

  幾人廝打得天翻地覆,明河用暗器傷了高夢非,高夢非也將她打下山崖,孤光趕緊帶人去找明河,高夢非則帶著傷去與池小苔匯合,幸好最后還是保住了這批硝石。另一邊,蕭憶情按照雷震天之前提供的秘方制作了一批火藥,還特意邀請雷家父子前往一觀,結果這火藥如同鞭炮一般,根本沒有威力。

  蕭憶情冷冷地觀看著,舒靖容在一旁開口,這火藥的威力還不及沉沙谷爆炸的一半。雷家父子這才如夢初醒,得知眼前這位“歌女”其實是血魔之女舒靖容。蕭憶情表示,既然雷震天給出的火藥秘方是假的,自己就不會把這批硝石交給雷家。雷震天按耐不住,打算對蕭憶情動手,這時,謝梨洲帶人趕到,稱雷震天通敵叛國,自己奉命捉拿。

  雷楚云替父親辯解,蕭憶情則拿出了雷楚云從雷家密室中偷拿的外境交子,這就是確鑿的證據。不僅如此,蕭憶情還帶著謝梨洲來到雷家密室,這里保存著雷家所有的秘密。謝梨洲翻看著賬本,若有所思,這時,江千湄走進來,指認父親在刻意銷毀與雷家私相授受的證據。原來,雷震天私下里給了謝梨洲一些好處,謝梨洲沒有抵御住誘惑,悉數收下,但他沒有想到,雷震天膽大包天,竟然還私通敵國,這罪名一旦被揭發,謝梨洲也會連帶著被扯上關系。

  謝梨洲想讓千湄去向蕭憶情求情,千湄冷眼相望,當初父親不顧自己死活,又可曾有過一絲溫情?千湄讓謝梨洲向朝廷一一坦白,或許還能保住謝家滿門性命。謝梨洲無奈只能如此,雷震天恨透了舒靖容,詛咒她終有一日會得到報應,蕭憶情辯駁道,雷家惡貫滿盈,這報應自然落在雷家頭上,根本不關舒靖容的事。

聽雪樓第16集劇情介紹

  

  雷楚云直到今日才明白,是自己引狼入室,被舒靖容迷惑心智,讓聽雪樓有機可乘。舒靖容在一旁辯解道,真正做傷天害理事情的人明明是雷家,如果不是雷家和拜月教聯手,自己的師父與師兄也不會被炸死,而且,雷家通敵叛國,這是危害江山社稷的壞事。現在,謝梨洲已經奉命將雷家老小一起看押,雷震天為了保全家人,只好自己承擔所有責任,希望謝梨洲能夠放了雷家無辜的人。

  謝梨洲只能表明竭力辦好此案,雷震天轉而攻擊蕭憶情,稱蕭憶情使用手段耽誤制作火藥,延誤了邊關軍情。謝梨洲氣不打一處來,因為蕭憶情早已制作出一批火藥運往前線,雖然不及雷家火藥迅猛,但也是緩了燃眉之急。謝梨洲還勸雷震天交出煉制火藥的秘方,以此將功贖罪,也許皇上會網開一面,不會滅掉雷家九族。

  雷震天思來想去,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他將雷家火藥秘方交給雷楚云,讓雷楚云拿給謝梨洲。結果沒過多久,雷震天就絕望地自殺了,他是想自己的死亡了卻殘局,保全家人的性命。雷楚云得知父親慘死,他痛哭失聲,對蕭憶情和舒靖容充滿仇恨,認為他們是害死雷震天的罪魁禍首。謝梨洲見雷楚云情緒激動,只能讓人將他帶下去。舒靖容則拿了雷家的武功秘籍,跟著蕭憶情離開了。

  另一邊,拜月教沒有找到明河的下落,華蓮有些著急,便打算親自出宮去尋找明河的下落。墨大夫為高夢非診治,發現他的傷口中有血蠱之毒,不禁大吃一驚,這血蠱非同小可,唯有一種名叫淺碧躑躅花的珍奇藥草方可解除,然而這花已經有百年未見了。蕭憶情得知此事,他神色嚴肅,這可是玄陰心經的反噬心法,看來拜月教中已經有人在偷偷練習玄陰真經了。

  雪紋病情加重,華蓮便將她挪到朱雀宮診治。華蓮試圖以昔日的師門姐妹情義來讓雪紋回頭,可雪紋心中只有蕭逝水,這讓華蓮十分氣惱,恨雪紋將玄陰真經交給蕭逝水,背叛拜月教。雪紋波瀾不驚,她說出幾句預言“月花待日開,唯蓮湖中敗,青龍騰于水,長繞明月臺”。這預言說明華蓮將有大劫難,可華蓮卻堅持認為自己能夠扭轉乾坤,畢竟自己是拜月教的教主,還同時擔任大祭司。

  紫陌告訴蕭憶情,謝梨洲因為收受賄賂被判入獄,不過謝梨洲在入獄前也多方打通關竅,讓雷家不至于滿門抄斬,留得其余人等的性命。蕭憶情四處尋找淺碧躑躅花,得知南海龍家幾年前曾培育出這種花,便讓紫陌去龍家求花,以治療高夢非的血蠱毒。

  雷家雖然沒有被滿門抄斬,但也免不了流放的罪責,雷楚云和雷楚玉踏上了流放的路途,在他們臨行時,蕭憶情特意用雷家的火藥制作煙花,雷楚云恨恨地望著煙花,覺得心中滿是仇恨。經過此事,蕭憶情答允讓舒靖容回聽雪樓,至于何時回去,由舒靖容自己決定。

  雷府的人在流放途中遭到拜月教截殺,黃泉奉蕭憶情的命令前去營救,但還是晚了一步,混亂之中,唯有雷楚云一人掉落山崖,生死不明,其余人等全部遇難。此時,雷楚云正狼狽地遭受追殺,多虧舒靖容及時趕到,這才救了雷楚云一命。舒靖容知道,如果不是雷楚云對自己有情意,雷家也不會淪落至此,所以,她才來營救。雷楚云痛不欲生,他恨透了聽雪樓和拜月教,決定要報仇雪恨。舒靖容將雷家心法交給雷楚云,表示自己和聽雪樓會等著雷楚云來報仇。

  雷楚云在郊外尋找雷震天的尸首,黃泉趕了過來,他指出雷震天墳墓的位置,在雷楚云痛哭失聲時,黃泉卻一劍刺穿了他的胸膛,雷楚云倒在父親的墳前,閉上了眼睛。蕭憶情得知舒靖容救了雷楚云,還把雷家心法給他了,不由得非常生氣,認為舒靖容留下后患,兩人一言不合便動起手來。

聽雪樓第17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和蕭憶情一言不合便開打,兩人針鋒相對,互不相讓,最終自然還是蕭憶情取勝,蕭憶情一字一句說道,時間雖然過去三年,但舒靖容還是不夠強大,不足以打敗自己。舒靖容心服口服,她跪了下來,愿意加入聽雪樓,百死而不悔,直到蕭憶情被自己打倒的那一天。蕭憶情神色冷峻,若有一日自己不再是最強者,舒靖容就要背叛自己和聽雪樓嗎?舒靖容回答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當然可以背叛聽雪樓,同樣,如果蕭憶情覺得自己不夠強大,也可以除掉自己。

  蕭憶情發現,舒靖容之所以有這種想法,是因為她經歷種種苦難,不再相信世上任何人,不相信有人會一直守護著她。雷楚云在一處破屋中醒來,他很驚訝,不知道自己為何沒有死。這時,雷楚云才看見站在面前的蕭憶情和黃泉,原來,黃泉當時并不是真的要置雷楚云于死地,只是做樣子給拜月教的人看,只有這樣才能讓拜月教以為雷楚云已死。現在,蕭憶情用上好的金瘡藥治好了雷楚云的傷口,他讓雷楚云就此人間蒸發,不要再被聽雪樓找到,否則再難活命。

  其實,蕭憶情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順著舒靖容的心意,包括求取淺碧躑躅花救治高夢非。池小苔給高夢非送來補藥,高夢非送給池小苔一朵海上花作為回禮,池小苔笑容甜美,她早就芳心暗許,喜歡上了高夢非。龍家給聽雪樓來信提出聯姻,由于蕭憶情此刻不在樓中,南楚和紫陌都感到很為難。

  南海龍家雖然富甲一方,但龍家大少爺娶過十一位夫人,都在新婚當夜死于非命,現在,聽雪樓想求取淺碧躑躅花,龍家便提出這條件來做交易。高夢非覺得自己實在拖累聽雪樓,便有了離開聽雪樓的打算,他不忍聽雪樓的姑娘為了自己嫁到龍家,無辜送命。蕭憶情神色淡然,似乎早有對策。

  明河打算帶雪紋逃離拜月教,以此求得雪紋手中的玄陰真經。這時,孤光慌慌張張跑來,稱冰凌本應在朱雀宮接應,可是不見人影。明河這才發覺似乎不太對勁,果不其然,華蓮此時已經出現在明河面前,孤光也倒打一耙,帶著雪紋退了下去。明河這才知道母親早就發現自己的小心思。華蓮繼續說道,自己清楚明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迦若,因為自己最近在吸取迦若內力時,隱約感覺到了玄陰真經。明河知道母親不會放過自己和迦若,她想要逃跑,可卻被華蓮種下血蠱,倒在地上。

  蕭憶情讓舒靖容去清風鎮調查一個叫做紅塵的用毒高手,此人正是當年讓舒靖容失明的罪魁禍首。蕭憶情想將紅塵收入麾下,但是如果舒靖容想報當年之仇,自己也不會阻撓。南海龍家已經派出了求親隊伍,蕭憶情卻遲遲未定下聯姻人選,南楚覺得舒靖容最為合適,蕭憶情未置可否,只是讓南楚好好招待龍家大總管昊天。

  舒靖容一路跟蹤紅塵,兩人剛剛開戰,舒靖容就被紅塵毒倒了,還是蕭憶情及時趕到救下她。等到舒靖容醒來,蕭憶情告訴她,紅塵母親名為竹娘,多年前便受龍家追殺,竹娘為了替紅塵頂罪而入獄,可紅塵不知其中緣由,誤以為母親拋棄自己,所以心生恨意。舒靖容這才知道紅塵身世坎坷。

  華蓮悉心照顧明河,她心中惴惴不安,雪紋預言從未出過錯,三年時間快到了,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變故。這時,明河蘇醒過來,她說什么也要逃出去救迦若,甚至不惜以性命要挾。華蓮擔心女兒,趕緊上前阻止她做傻事,誰知明河反而將匕首刺入華蓮身體,踉踉蹌蹌地逃跑了。華蓮追著女兒來到外面,她算是明白了,不除掉迦若,明河就永遠不死心。明河苦苦哀求母親放過迦若。

  說著,明河不顧一切跳入圣湖之中,河底鎖著一個戴面具的男子,正是迦若,他在明河的呼喚下醒來,摟著明河飛出湖面。華蓮還想置迦若于死地,明河苦苦哀求,迦若已經忘卻前塵往事,何不就此罷手。華蓮覺得迦若是個禍患,兩人大打出手,最終,華蓮死在了迦若手里,沉入湖中,正應了那句預言“唯蓮湖中敗”。明河眼睜睜看著母親被迦若打死,她痛不欲生。

聽雪樓第18集劇情介紹

  

  迦若為明河運功療傷,明河虛弱地醒來后,還想去尋找母親,迦若一把攔住明河,現在華蓮已死,從此以后,明河就是拜月教的新教主。明河痛不欲生,她并不愿在母親和愛人之中做出抉擇,可沒想到還是走到今天這步。迦若幽幽說道,華蓮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所有人都是華蓮的棋子,唯有死亡才能終結一切。明河知道事已至此,她只能虛弱地依偎在迦若懷中,從此以后,迦若是她唯一能夠依靠的人。

  紅塵將母親從官兵手中救了出來,舒靖容趕來幫忙,正當她勢單力薄時,多虧蕭憶情及時趕到,這才化解了一場危機。另一邊,池小苔發現高夢非兩天無影無蹤,以為他去找舒靖容了,不由得又氣又鬧,南楚好言勸慰池小苔,畢竟高夢非和舒靖容是同門師兄妹,也可以理解。池小苔自然知道同門之誼可貴,便也沒有再說什么。這時,高夢非在門外見此情景,誤以為池小苔心里喜歡南楚,便暗自傷神。

  紅塵將母親帶到一處破廟里岸段,她想起母親曾經扇了自己耳光,還把自己趕出家門,不由得十分傷心。紅塵質問母親對自己是否有一絲不舍,這時,幾個黑衣刺客破門而入,紅塵奮力抗敵,舒靖容也沖了過來,將刺客盡數殺死。紅塵見舒靖容幾次三番救自己,便放下戒心坦然相告,因為母親時日無多,自己打算帶母親回家鄉南海。舒靖容表示愿意幫忙,條件是紅塵要加入聽雪樓。

  迦若獨自練功,模樣十分痛苦,原來,他是舊傷未愈,加上被華蓮重傷。明河為迦若療傷,她知道只有淺碧躑躅花才能讓迦若康復,便準備與迦若一道踏上尋花路途,明河還特意挾持了冰凌,以此威脅孤光同往。昊天前來拜訪蕭憶情,還帶來了見面禮,是珍寶辟水靈犀。昊天表示十天后會帶著聯姻之人回到南海,到時候才能拿出淺碧躑躅花交給蕭憶情。

  蕭憶情接到密報,蘇家女兒蘇嫵嫁到龍家后離奇死亡,蘇家便聯合之前與龍家聯姻的十個武林門派一起去尋仇,結果還未踏足龍家所在的島嶼,整艘船就被海浪吞噬了。蕭憶情心生好奇,他要借著這次聯姻的機會,查一查龍家到底有什么秘密。

  舒靖容把紅塵和母親帶回聽雪樓,蕭憶情命人為紅塵母親療傷,然后帶著舒靖容走了進去,池小苔看見這一幕,心里有些不高興,覺得師兄待舒靖容不尋常。昊天在聽雪樓的花園中偶遇江千湄,兩人四目相對,竟生出一些情愫。蕭憶情將這一切看在眼中,默默不語。

  舒靖容回到聽雪樓,看見高夢非借酒消愁,舒靖容只好告訴他,無論是誰嫁去龍家,高夢非都應該親自去道謝,畢竟是為了給高夢非求淺碧躑躅花,聽雪樓才攬下這差事。舒靖容見他這副模樣,便主動去找蕭憶情,毛遂自薦嫁入龍家,并且一再保證會平安歸來。蕭憶情否決了舒靖容的提議,他心中已有人選。

  江千湄正在作畫,昊天走了過來,二人相談甚歡,昊天對千湄頗有好感。這時,蕭憶情過來告知昊天,自己選定聯姻人選,那就是江千湄。舒靖容得知千湄要嫁入龍家,她很替千湄擔心,可誰也不能違背蕭憶情的意愿。就這樣,江千湄披上紅色嫁衣,準備與昊天等人踏上南海路途,誰知還沒有走出房門,千湄竟然被紅塵挾持了。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