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劇情介紹

7-12集

聽雪樓第7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決定重振聽雪樓,并且不會容忍任何背叛之事,如果有人背叛,自己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手刃叛徒。蕭憶情知道師兄南楚不喜歡殺戮,他只想問一句,南楚可愿效忠聽雪樓?南楚不禁想到那些因為殺戮而慘死的人,他猶豫著沒有答話。蕭憶情見南楚態度躊躇,便明白了他的想法。

  舒靖容準備明天與青羽一道返回沉沙谷,特意來向蕭憶情道別。舒靖容告訴他,等時間久了,蕭憶情就會知道,人心冷暖其實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間。蕭憶情神色落寞,他嘗過生離死別,以后余生恐怕只有寒冷,再無溫暖。第二天,青羽和舒靖容一起上路,蕭憶情則獨自一人在聽雪樓里走動,他回憶著父親在世的場景,心中無限凄涼。

  蕭憶情想救回被關押的母親,想重振聽雪樓,可如今風雨飄零,蕭憶情不知該如何是好,不禁潸然淚下。這時,門外傳來聲音,蕭憶情走出去一看,南楚、池小苔等人黑壓壓地跪了一地,表示會追隨蕭憶情,加入聽雪樓,誓死不離不棄。蕭憶情十分感動,向大家鞠躬表達謝意。

  紫陌和蕭憶情來到監獄里探視黃泉,他們告訴黃泉,麥千城并不是什么匡扶正義的好人,黃泉為了貧苦百姓搶來的金葉子,最后都落在麥千城一人手里,不僅如此,麥千城還綁了許多美女,凌辱踐踏,做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黃泉這才知道,自己一直效忠的麥千城和天理會都是如此不堪,他徹底崩潰了,嚎啕大哭。

  青羽和舒靖容回到沉沙谷,青羽笑道,世子在谷中是最安全的,外人根本找不到沉沙谷入口。此時,燁火獨自沉思,她望著院子里閃爍的螢火蟲,高興地轉圈圈,誰知這螢火蟲卻是青嵐為舒靖容準備的,燁火的臉色馬上沉下來,心中吃醋。白帝夜觀星象,卻推測不出星象的玄機,他覺得要加強防范,因為華蓮陰險狡詐,連蕭逝水都死在她手上。

  蕭憶情殺了所有背叛聽雪樓出逃的人,還將背叛者的頭顱砍下,警示眾人,大家都被嚇得瑟瑟發抖。如今,麥千城的勢力被拔除,拜月教在聽雪樓的眼線也被全部殺掉,聽雪樓已然全部被蕭憶情所掌控。蕭憶情與黃泉比試武功,黃泉根本不是對手,蕭憶情借此機會勸告黃泉棄暗投明,加入聽雪樓。蕭憶情對黃泉伸出手,黃泉深受震撼,決定投靠聽雪樓。

  燁火在沉沙谷里采摘野花,青嵐走了過來,燁火便纏著青嵐,希望他以后帶自己去看其他花海。青嵐對燁火并不十分關心,而是給舒靖容采了一束鮮花,這讓燁火心里有氣。蕭憶情得知拜月教的人一直蟄伏在沉沙谷外,又聽說谷中來了一個名為燁火的生人,他心中疑惑,準備前往谷中。池小苔陪著師兄蕭憶情來到沉沙谷,青羽見到池小苔,便笑得十分燦爛。

聽雪樓第8集劇情介紹

  

  青羽與池小苔進入沉沙谷,池小苔手中拿著沉沙谷的地圖,這地圖十分重要,青羽囑咐她要好好保管。可是兩人并不知道,這番對話被躲在暗處的燁火聽了個一清二楚。青羽帶著池小苔來到白帝和雪谷面前,兩人如同一對歡喜冤家,打打鬧鬧,池小苔還噘著嘴向父親雪谷告狀,稱自己在保護青羽的路上,青羽不僅假冒世子,還處處拿自己尋開心,把自己耍得團團轉。

  青羽只好忍著笑承認錯誤,打算對池小苔賠罪負責,他一本正經地說道,自己愿意娶池小苔,用一輩子來照顧她。此言一出,當即得到了白帝和雪谷的認可,兩位老人家都覺得青羽不錯,和池小苔堪稱天作之合,池小苔氣鼓鼓地嘟著嘴,一溜煙跑掉了。

  池小苔在谷中遇見了燁火,她覺得燁火面生可疑,便故意伸腳把燁火絆倒,發覺燁火不會武功,池小苔這才慌了手腳,趕緊上去攙扶道歉。燁火告訴池小苔,自己為了護送世子而受傷,被青嵐帶回谷中休養。池小苔天真單純,全然不知防備,身上的地圖被燁火趁機偷走了。

  世子準備明早離開沉沙谷,燁火傷勢未愈不能離開,便將地圖藏在自己隨身攜帶的笛子里,再把笛子拿給世子,希望世子轉交給自己的父母。世子欣然答應,他拿到笛子后,一直潛伏在世子身邊的拜月教眼線便趕緊將笛子掉包,將藏有地圖的笛子悄悄拿給拜月教左護法孤光。

  孤光對燁火的表現贊不絕口,他囑咐世子身邊的臥底,世子前行途中不可再次行刺,因為只有保留世子的性命,鎮南王的側王妃才會一直對世子虎視眈眈,心甘情愿為拜月教所用,以求有朝一日除掉世子。孤光將地圖拿給華蓮,華蓮十分得意,這圖紙上還有破解沉沙谷奇門遁甲的方法,看來攻破沉沙谷易如反掌。

  青嵐與舒靖容在湖邊駐足,燁火望著青嵐對舒靖容的關切之情,心中不免嫉妒吃醋。這時,華蓮派來的紅蝙蝠正好飛入谷中,燁火便用笛聲操縱蝙蝠攻擊舒靖容,青嵐揮舞長劍消滅蝙蝠,蕭憶情也及時出現幫忙。燁火見計謀沒有得逞,這才慌慌張張地出現,稱蝙蝠是自己所養,因為害怕生人,這才失去了控制。

  蕭憶情對燁火表示懷疑,覺得燁火可能是拜月教的奸細。燁火慌忙跑開,青嵐怕她出意外便去追趕,燁火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讓青嵐相信她是個好人,青嵐還許諾會護送燁火回到南江的寨子。舒靖容跑來質問燁火為何不怕蝙蝠之毒,接二連三提出一系列問題,燁火無法回答,干脆暈倒在地,舒靖容也沒有辦法,只好與青嵐一起將燁火送回房間。

  蕭憶情來到觀星臺,將自己佩戴的月魂交給白帝。白帝知道這月魂是一塊奇石打造,不僅能夠寧心靜氣,還可以占卜星象。于是,白帝用月魂來占卜,發現冥星閃耀,而旁邊兩星隕落,是不祥之兆。舒靖容跑來告訴白帝,燁火體內的蠱蟲越來越厲害,怕是熬不過今晚。白帝趕緊給燁火療傷,蕭憶情仍然懷疑燁火的身份,青嵐有些不高興,覺得燁火是忠心護主的好人,不應該被質疑。另一邊,華蓮則準備攻打沉沙谷,甚至不顧燁火的死活。

聽雪樓第9集劇情介紹

  

  白帝神情肅穆,他通過昨晚占卜已經有了不詳的預感,知道沉沙谷即將迎來一場大屠殺,而自己也會慘遭橫禍,這一切與冥星命格的舒靖容分不開,從一定意義上來說,舒靖容其實是個災星。這時,舒靖容蹦蹦跳跳跑到師父身邊,白帝詢問舒靖容,如果能重新選擇,是否還會留在沉沙谷。舒靖容給出肯定的答案,白帝長嘆一口氣,無論以后發生什么不測,自己都會守護這個關門弟子。

  白帝憂心忡忡地將占星結果告知雪谷,稱冥星的兩顆守護星重合了,那守護星就代表著青嵐和青羽,冥星則代表舒靖容,以后恐怕災難不斷。舒靖容路過門外恰好聽見這對話,她痛苦地跑了出去,來到山谷中放聲大哭。蕭憶情來到舒靖容身邊,提起自己從小身患陰毒之癥,但從不信命,才能活到現在,所以,希望舒靖容也不要悲觀度日。舒靖容心里這才好過一些,可她還是難以忘記師父的話。

  青嵐和青羽發現燁火不見了,他們趕緊向白帝匯報。白帝覺得事情不簡單,燁火肯定并沒有受傷,而且輕功在青嵐青羽之上,這才能悄無聲息地逃離沉沙谷,看來,沉沙谷必將有一場大劫難。果然,華蓮已經帶人來到沉沙谷外,他們有了地圖,進入谷內易如反掌。

  白帝將血魔留下的血薇劍封印在沉沙谷的山澗瀑布之中,此時此刻,血薇劍蠢蠢欲動,似乎在等待它的主人。舒靖容來到瀑布下,她用盡全力擊碎冰塊,握住血薇劍,將它拔了出來,舒靖容還看見一本血薇劍譜,她小心翼翼地收藏好劍譜,若有所思。舒靖容覺得自己是個災星,只有遠離沉沙谷才能保全師父等人平安,于是,她拿著血薇劍準備離開,誰知卻被華蓮等人包圍了。

  舒靖容見到拜月教侵入沉沙谷,這才知道是燁火通風報信。華蓮知道舒靖容是血魔的女兒,她打算活捉舒靖容,回去慢慢折磨。蕭憶情在竹林中也遇到了拜月教的襲擊,領頭人正是燁火,她身穿華裳,吹奏笛子,血蝙蝠便鋪天蓋地涌來,包圍了蕭憶情。蕭憶情奮力抵抗,燁火不慌不忙,這蝙蝠翅膀上帶有拜月教特制藥粉,可以誘發人的舊疾,等到蕭憶情厥陰癥發作,自己就不戰而勝。

  蕭憶情擺脫了蝙蝠的糾纏,想要去對付燁火,孤光在關鍵時刻趕來救走了燁火。另一邊,舒靖容根本不是拜月教的對手,她重傷倒地,被華蓮用血薇劍刺得遍體鱗傷。正當舒靖容生死垂危時,白帝與青羽趕到,青羽帶著昏迷的舒靖容先行離開,白帝則獨自一人與華蓮展開昏天暗地的搏殺。

  白帝勢單力薄,死在了華蓮手里,舒靖容此時方才蘇醒,她望著鮮血淋漓的師父,痛哭失聲,青羽也淚流滿面,肝腸寸斷。另一邊,青嵐擋住了孤光和燁火的去路,燁火對青嵐有情,并未抵抗,青嵐刺傷燁火后帶著她離開,準備用她當做砝碼威脅拜月教。

  蕭憶情重傷昏迷,雪谷與南楚、池小苔及時趕來,蕭憶情拼著一口氣告訴大家燁火是拜月教的人,池小苔忽然想起自己遇見燁火后,就發現丟失了圖紙,不過當時也沒在意,看來是燁火故意盜圖,才引發這場災難。

聽雪樓第10集劇情介紹

  

  白帝已死,青羽只好帶著舒靖容逃離,另一邊,燁火告訴青嵐,自己的真名叫做明河,并且勸青嵐趕緊離開沉沙谷,否則只有死路一條。青嵐恨透了明河,這時,青羽帶著重傷的舒靖容趕來,他一見到明河就紅了眼,恨不得馬上殺了她。青嵐這時才知道師父已經死在拜月教手里,他悲憤交加,只好給舒靖容服下補充體力的藥丸,讓青羽帶著她先行離開,自己留下來對付華蓮。

  舒靖容蘇醒后哭喊著要留下來同生共死,可眼下局勢所迫,青羽只能咬牙帶著舒靖容逃走。拜月教的弟子一批批涌上來,青嵐與他們奮力廝殺,漸漸滿身鮮血。明河一心愛慕青嵐,不顧自己受傷,幫助青嵐戰斗,讓他趕緊逃跑,可青嵐執意不肯離開。華蓮命人將明河帶走,孤光上前與青嵐繼續搏殺,兩人兩敗俱傷雙雙倒地,華蓮顧不得孤光的生死,干脆命人用炸藥炸毀了沉沙谷。

  青羽背著舒靖容逃出去,正好遇到南楚等人,大家望著遠處煙塵滾滾的沉沙谷,不由得都驚呆了,青羽知道青嵐兇多吉少,他放聲大哭,還想沖回去救人,南楚只能打暈了青羽,將他和舒靖容一起帶回聽雪樓。這次災難讓蕭憶情大傷元氣,紫陌動用了所有手段,卻還是查不出是誰在給拜月教提供火藥。現在,青羽暫無大礙,但舒靖容卻傷勢嚴重,還未蘇醒。

  雪谷在白帝靈位前擺著棋局,他再也沒有知己好友了,這局殘棋,再也無法下完了。雪谷老淚縱橫,為好友慘死傷心不已。南楚帶著黃泉去挑選兵器,黃泉挑中了一把七星劍,南楚點頭贊許黃泉的眼光。舒靖容蘇醒后便要去找青嵐和師父,池小苔攔住舒靖容,沉沙谷現在一片焦土,全是廢墟。

  蕭憶情沒有阻攔舒靖容回沉沙谷,只有面對殘酷的真相,舒靖容才能成長起來,駕馭血薇劍。墨大夫發現蕭憶情病情加重,便想出一個辦法,用刀切入蕭憶情的心肺二脈,以鳳尾花為藥,配合藥浴治療,方能好轉。南楚覺得這方法實在冒險,但蕭憶情卻打算試一試,眼下也唯有這個辦法能解決自己的性命之憂。

  青羽陪著舒靖容來到一片廢墟的沉沙谷,這里尸橫滿地,血流成河,兩人急切地尋找著青嵐,卻遍尋無果。舒靖容絕望地倒在地上,既然找不到青嵐的遺體,他是否還活著呢?青羽淚流滿面,不知該如何勸慰舒靖容。另一邊,墨大夫為蕭憶情做手術,他用尖刀刺入蕭憶情身體里,蕭憶情疼得汗如雨下,青筋暴起,卻一聲不吭地堅持著,讓墨大夫成功做完了手術。

  華蓮派人去找孤光,但是并未找到,她索性不再尋找,打算對外公布孤光的死訊。雪谷希望蕭憶情能夠收留青羽和舒靖容,讓他們加入聽雪樓,也算是讓白帝死而無憾。華蓮得意洋洋地去見被囚禁的雪紋,告知蕭逝水的死訊,以及蕭憶情日日受厥陰之癥的折磨。華蓮只有看著雪紋痛苦,她的心里才快活。

聽雪樓第11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換上一身黑衣,為師父和師兄哀悼,并且為他們舉辦招魂儀式。蕭憶情過來勸慰她,希望舒靖容不要就此郁郁寡歡。青羽坐在沉沙谷的廢墟中,池小苔拿著酒陪伴他,表示以后無論青羽有什么打算,自己和父親雪谷都會支持。

  青羽慘笑著喝了一口酒,師父是那么疼愛自己,師兄青嵐從小都護著自己,可到了生死關頭,自己也沒能保護沉沙谷。蕭憶情特意準備了招魂的彼岸花,擺放在沉沙谷中,舒靖容悲從中來,淚流滿面,她跪在地上,聲淚俱下懇請師父和師兄的亡魂再回來看看。青羽和池小苔也望著搖曳的彼岸花,無限傷懷。

  舒靖容開始日夜苦練劍法,可她心結難消,身體虛弱,體力不支暈倒了。蕭憶情囑咐舒靖容,想要練習血薇劍法,就要趕緊把身體養好,刻苦鉆研,如果沒有好身體,再好的劍法也無濟于事。如今,聽雪樓危機重重,江湖上風波不斷,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蕭憶情決定讓聽雪樓迅速恢復實力,重現當年盛況。

  謝冰玉改名為江千湄,正式加入聽雪樓,開始和紫陌共同處理樓中事務。墨大夫囑咐蕭憶情不要多出去走動,應該好好保養身體,這時,南楚來匯報消息,他拿著一包拜月教所用的火藥粉末,稱這是上乘火藥,市面上并未流通,想必拜月教是通過特殊渠道得到的。蕭憶情吩咐南楚查出背后供應火藥之人,還有,拜月教朝圣之日快到了,也要派人盯緊他們的情況。

  明河來到牢獄,想從雪紋口中套出玄陰真經的內容,可雪紋并不理會,她還告訴明河,自己當年曾用月魂占星,得知華蓮大限將至,恐怕只有三年時間了。明河神色嚴肅起來,因為她就是華蓮的女兒。拜月教的占星女官冰凌聽到了這番話,她便將雪紋所說的預言寫在紙上,在朝圣時遞給華蓮。

  華蓮看了紙條內容,不由得心中一驚,但表面還是維持著霸氣模樣,她打算宣布孤光的死訊時,沒想到孤光竟然出現在朝圣儀式上。華蓮大吃一驚,沒想到孤光還活著,孤光向華蓮叩拜,表示自己是因為華蓮洪福齊天,才僥幸逃出生天。

  舒靖容和青羽自愿加入聽雪樓,蕭憶情認為舒靖容不是武功高手,不準她加入,青羽只好拽著舒靖容一起離開。其實,蕭憶情是想刺激舒靖容發憤圖強,終有一日,舒靖容會成為與自己并肩作戰之人。華蓮質問孤光是如何回到拜月教的,孤光的回答毫無破綻,華蓮只能讓他好好休養。

  華蓮將冰凌和明河叫來,質問冰凌的占星結果。冰凌嚇得跪倒在地,原來,她雖然是占星女官,卻因為手里沒有月魂,好幾年無法占卜預言,所以只好把雪紋所說的預言寫在紙上,當做自己占星的結果。華蓮知道這預言不吉利,恐怕有大禍臨頭。明河悄悄與冰凌見面,她告訴冰凌,如果母親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就是拜月教的主人。冰凌連聲稱是,表示絕對不會對外透露預言是出自雪紋之口。

  三年后,聽雪樓的實力逐漸壯大,江湖上許多門派紛紛前來示好,這天,蕭憶情收到幾片火藥碎片和一卷信箋,他看了之后,便決定下一趟江南。蕭憶情喃喃自語,三年了,舒靖容終于熬過來了。

聽雪樓第12集劇情介紹

  

  蕭憶情來到江南,煙雨蒙蒙中,他與舒靖容在小路相遇,二人各舉著一把油紙傘,擦肩而過時,彼此迅速抽出長劍,展開了一場漂亮的比試。舒靖容再也不是三年前那個柔弱的姑娘,她招招凌厲,長劍如云似虹,身影如風似電。然而,盡管如此,舒靖容還是敗在蕭憶情手下,蕭憶情為她拾起油紙傘,詢問她這些年過得如何。

  舒靖容眉目之間有著愁容,自己行走江湖,才知道殺戮之門一旦開啟,便再也不會關閉。舒靖容閉上眼睛,思緒飄回多年前那個雨夜,自己和青羽遭到江湖人士追殺,青羽被刺中奄奄一息,這才說出他的原名是高夢非,并且希望以后不再以青羽身份自居。舒靖容拼盡全力將他帶回客棧救治,這才挽回一條性命。通過此事,舒靖容方才明白,殺戮之門一旦開啟,便再也無法關閉,她決意獨自一人飄零江湖,便給青羽留下一封道別信,幽然離開。

  舒靖容從回憶中醒過神來,她無奈笑道,自己堅持離開,師兄怕是早都不認自己這個師妹了。蕭憶情安慰道,也許只有舒靖容獨自嘗遍人間冷暖,才能真正開發血薇劍的威力。舒靖容的眼睛里泛起一絲笑意,這三年來,也并非全無溫暖。有一次,舒靖容遭人暗算雙目失明,幸虧得到一位啞巴大夫的相助,這才重新復明,只是從未見過這位大夫,令舒靖容倍感遺憾。

  蕭憶情愣了神,其實,他就是那位啞巴大夫。當年,蕭憶情不允許舒靖容投靠聽雪樓,是為了讓她歷經磨練變得強大,所以,蕭憶情故意趕走高夢非和舒靖容,還放出消息,讓血魔的仇家去追殺舒靖容。不過蕭憶情沒想到的是,高夢非和舒靖容竟然分道揚鑣,導致舒靖容落單受傷,蕭憶情本來就在暗中保護她,只好以啞巴大夫的身份為她醫治雙眼。

  蕭憶情緩過神來,他告訴舒靖容,是江南雷家以火藥換取拜月教的硝石。舒靖容早就知曉此事,因為高夢非曾因此事來找過自己,希望能夠聯手進入霹靂堂,探查拜月教的消息。說著,兩人便去見高夢非。這幾年來,高夢非與舒靖容雖然各自行走江湖,但聽雪樓也給了高夢非很多幫助,還讓他在江南開辦火藥生意,希望能夠找機會報沉沙谷滅門之仇。

  高夢非對蕭憶情和舒靖容都很客氣,他告訴蕭憶情,雷家的生意都是由雷震天親自打理,最近,雷家次子雷楚玉也開始接手了部分生意,所以,想要揪出雷家和拜月教之間的聯系,他們交易硝石所用的交子便是關鍵。舒靖容也說道,高夢非曾數次進入雷家,但因為雷家賬房設有機關密室,只有雷家父子三人可以進入。

  不過,雷家也有弱點,雷家大公子雷楚云喜歡花天酒地,所以從此人下手比較容易。于是,舒靖容扮作歌女,引誘雷楚云上鉤,雷楚云見舒靖容貌美如花,很快就落入她股掌之間,任其擺弄。舒靖容每每以歌女的身份與雷楚云見面,雷楚云對她倍加呵護,也加強了對她的信任。每當舒靖容和雷楚云見面時,蕭憶情都會在暗處盯著,以防不測。

  其實,這三年來,蕭憶情給了舒靖容太多幫助,只是他的付出一直默默無聞,不聲不響,以至于舒靖容根本不知道蕭憶情的一片真心。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