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樓第49集劇情介紹

 

  

  舒靖容迦若的陪伴下來到蕭憶情落腳的地方,卻發現這里空無一人,她這才相信蕭憶情已經離開了。舒靖容心急如焚,她知道蕭憶情一直以來的心愿就是攻打拜月教,救回雪紋,可如今卻為了自己讓大局功虧一簣,舒靖容內心十分愧疚,覺得自己對不起蕭憶情。另一邊,蕭憶情等人從南江返回洛陽,途中遭遇拜月教人的追殺,南楚等人齊心協力抗敵,才護住蕭憶情平安。

  明河癡癡地等候迦若,她不再讓人尋找,只希望迦若能夠心甘情愿地回到自己身邊。此時此刻,迦若的頭痛開始發作,舒靖容無法控制他,只能用內力為他平復劇痛,當舒靖容發力之時,只見一根細細的針從迦若體內飛出,迦若痛得直冒冷汗,低聲讓舒靖容去找明河拿藥,方能緩解劇痛。

  迦若最終昏迷過去,他在昏昏沉沉時夢見了許多過往,沉沙谷慘痛的戰役,燁火單純又虛偽的面容,以及高夢非和舒靖容撕心裂肺的呼喚,迦若這才清醒過來,他終于恢復了記憶,想起自己就是青嵐。迦若覺得自己無法面對舒靖容,他只好假裝并未恢復記憶,依然以迦若的身份活下去。

  蕭憶情將大半內力輸給了舒靖容,導致自己體力虛弱,加上相思淚毒素發作,他的身體狀況不容樂觀,甚至可以說是每況愈下。不過,蕭憶情縱然病體纏綿,但心里對聽雪樓的狀況卻是一清二楚,他察覺高夢非與池小苔等人蠢蠢欲動,便打算兵分兩路,以防止半路發生不測,黃泉很不理解,石明煙對蕭憶情如此不滿,為何還要留她在聽雪樓呢?南楚解釋道,一方面是因為石明煙孤苦無依,另一方面是蕭憶情對葉風砂之死心有不忍,這才看在葉風砂的面子上,收留石明煙。

  迦若蘇醒后站在庭院里,他忍不住回憶,如果沒有沉沙谷那一戰,自己也許就會和舒靖容遠離紛爭,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舒靖容并未察覺迦若恢復記憶,她提出自己曾在圣湖底看到一具骸骨,仿佛就是華蓮的骸骨,所以,舒靖容想去探尋華蓮之死的真相。這時,迦若忽然發現遠處的月宮里悄無聲息次,連燈盞都熄滅了,他害怕明河出了意外,便執意返回月宮,舒靖容自然一同前往。

  兩人來到月宮,發現這里靜悄悄的,舒靖容見迦若十分擔心明河,不由得心中想道,他終究還是拜月教的大祭司,不是自己的大師兄。迦若走進去,只見明河臉色慘白,悄無聲息地在浴桶中泡澡,見到迦若走進來,明河情不自禁地吻了他,隨后走進來的舒靖容忍不住將臉撇到一邊。明河轉而告訴舒靖容,蕭憶情身邊的人起了異心,準備將他一舉絞殺。迦若起身讓舒靖容返回聽雪樓幫助蕭憶情,然后請求明河將清輝和孤光的血蠱解開。

  迦若給舒靖容準備了盤纏,希望她能夠回到聽雪樓保護蕭憶情平安,如果反叛者為非作歹,沒有悔過之意,舒靖容也不必手下留情。舒靖容看著迦若遠去的背影,她決定一定要回來找大師兄,一起去祭拜師父。石明煙開始挑撥池小苔和蕭憶情的關系,池小苔漸漸心生嫌隙,對蕭憶情越來越不滿。另一邊,明河給高夢非傳遞消息,稱舒靖容不僅解了毒,還毫發無損地離開了靈鷲山,高夢非勃然大怒。

網絡微評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