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動劇情介紹

1-6集

破冰行動第1集劇情介紹

  

  香港毒梟劉浩宇勾結廣東東山市塔寨村村委會主任林耀東,并將東山市市長和市公安局副局長拉下水充當他們的保護傘,在塔寨村建立冰毒地下生產基地,利用劉浩宇在香港的浩宇集團秘密將冰毒跨境運輸于澳大利亞牟取暴利。一個深夜里,黑風冷厲地卷席著驟雨,東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隊緝毒警官李飛帶隊夜襲塔寨村,抓捕到制毒、販毒的林勝文。而其兄長林勝武,攜眾村民將李飛等人團團圍住。

  正當雙方在雨中狼狽不堪且互不相讓之時,村民們的“東叔”,也就是村委會主任林耀東,由副主任林耀華為其撐著黑傘,帶著另一批人,聲勢浩大地出面了。此人確實來頭不小,既是老支書、大房頭,也是市人大代表。而這批人中,林氏三房房頭林宗輝也來了,由村民林天昊為其撐傘。性格沉穩、遇事冷靜、思維縝密的李飛,在林耀東的保證下,讓搭檔宋楊將所屬三房的林勝文帶出來。當面對質后,林耀東放行,眾村民也就任由警官們將林勝文押離塔寨。只有林勝武不忍其弟被捕,眾目睽睽之下毀掉了“人贓俱獲”的贓——冰毒,并大聲告誡其弟,只認自己犯的罪。

  第二天,在東山市公安局審訊室里,李飛與搭檔宋楊將警方截獲的一段錄音放給林勝文聽,本想讓其坦白從寬。不料,林勝文拒不認罪,甚至故意激怒警員宋楊,想讓警察知法犯法動手打他。幸而,被李飛識破,及時制止了宋楊讓其去買夜宵,并獲取了林勝文的情人周琳的相關信息。在審訊室里,就剩李飛和林勝文。林勝文以為機會來了,激李飛關掉攝影機,并對李飛威逼利誘,想借機逃走。結果,李飛的手機一直錄著林勝文的供詞,這一舉得知了李飛所在公安局有不知名領導也與販毒集團暗中有勾結。

  約晌午,禁毒大隊大隊長蔡永強在辦公室呵斥李飛,不顧外省警員們的安危,擅自行動。并如林勝文之前所言,李飛確實被要求寫檢查了。而李飛帶宋楊來到龍城花園,也就是林勝文情人的住所。據了解,為了情人周琳,林勝文花六十萬買房到其名下,并與其好了半年多,每月兩萬零花錢。沒一會,禁毒大隊副隊長陳自立告知李飛,林勝文被林勝武取保,此案件候審,速回警局。李飛聞訊趕回,與大隊長蔡永強理論,得到了卻是,天平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林勝文先天性心肌炎證明。而種種跡象,讓李飛不得不懷疑大隊長蔡永強,就是林勝文提到的每月收入三百萬的領導。

  夜半,禁毒大隊警員宋楊與刑偵大隊警員蔡軍一起喝酒聊天,宋楊喝得有些高了,剛提到林勝文跟自己和李飛交代了件重要的事。宋楊還沒說完,就被李飛扛走了。次日,林勝文死了。李飛接到通知,帶宋楊一起趕到刑偵現場。在刑偵大隊大隊長陳光榮的呵斥下,林勝武控制住了自己對李飛悲憤的情緒,帶著妻子蔡小玲等家屬離開了。而李飛和宋楊則積極介入調查, 案發現場有林氏三房房頭林宗輝、蔡軍岳父、林勝文尸體和刑偵隊警員蔡軍一干人等。據悉,林勝文是上吊身亡屬于自殺。而李飛則認為是他殺,甚至懷疑是蔡軍將林勝文泄密一事告知了其岳父,以致于林勝文英年早逝。只是李飛、宋楊和蔡軍三人是大學四年同學,宋楊夾在中間,也很為難。

  在東山市公安局里,副局長馬云波與李飛就此次事件談話。李飛話里話外都在懷疑大隊長蔡永強,只是馬云波表達的意思是上級的指令就是執行,下屬的任務就是服從。又于5月13日,宋楊接到一封敲詐信,信中是他前女友陳珂和陌生男子床上裸照,每張背后寫著十萬元。那天陳珂沒在人民醫院當值護士,而在其弟陳巖的水果店。于是,宋楊怒不可遏地來到康澤大街,讓陳巖把陳珂叫了出來。兩人詳談了,可宋楊明知道陳珂和包星的床照是假的,卻還是不能接受分手這個事實。那之后,陳珂聯系不上宋楊,到警局來偶遇了李飛,并將林勝文頭七都沒過就被火化以及林勝武離開塔寨這兩件事告知李飛。

  宋楊一邊載著毒販包星開車前往毒窩南井村,一邊與李飛通電話告知自己去向及原由。李飛雖然覺得疑點重重,卻也沒上報隊里單獨行動了。與此同時,在廣州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和禁毒局局長崔振江去給新來的廳長王志雄和副廳長雷建華匯報工作——破冰、抓魚。而這次匯報與以往不同,是讓王廳和雷廳親眼目睹這個過程。無人機攝影地點為:廣東省佛山市周記茗點居茶樓。攝影目標為:來自南井村的毒販兄弟蔡啟榮和蔡衛平、來自香港的商人趙嘉良。攝影背景是:出口毒品的源頭為龍坪和東山,因而此次行動無東山同志知曉,以免保護傘作怪。警方接到的消息是:此為兩百萬現金與一噸冰毒的交易,毒品流向為法國。最終驗貨地點是南井村北山養雞場。

  另一邊,李飛驅車前往北山養雞場,想知道宋楊的下落。當抵達目的地,發現宋楊的車在,人卻不在。車后座的手銬也并未銬著包星,而是懸掛在那里。

破冰行動第2集劇情介紹

  

  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警員杜力密切關注著香港商人的動向,并將其實時匯報給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一邊茶樓里,香港商人趙嘉良與毒販蔡啟榮的交易錢已到位。而另一邊北山養雞場里,李飛持狙擊式握槍進入,發現搭檔宋楊嘴被封住且手腳被捆的同時,險遭一陌生男子黑槍,進而二人展開了激烈的槍擊、搏擊。以至于趙嘉良派去北山養雞場驗貨的手下楊豐,聽到槍聲、打斗聲,立即告知了趙嘉良,隨即此次毒品交易被趙嘉良取消。而趙嘉良則是李飛生父,原為緝毒警,后深入黑社會,與毒販交鋒。

  當趙嘉良剛上車,公安局的兩名便衣警察就在車前假裝拍照以此攔住商人,等待李維民指示。在副駕的手下鐘偉察覺不對,趙嘉良在后座更是已悄悄拿出了槍支。與此同時,北山養雞場那邊五個人,警員宋楊和毒販蔡啟超被綁著,兩個彪悍的村民一起夾攻李飛,雙拳難敵四手,幾個回合下,李飛不僅腰部中彈還被打得暈乎乎,隨后村民竟暴躁到朝宋楊胸前來了兩槍  。正在當下,李維民下達放了趙嘉良抓捕蔡啟超和蔡衛平的指令。結果,抓捕過程中,蔡衛平被對方自己人暗殺滅口,蔡啟超也被一貨車當場撞斃。王廳和雷廳在公安局演播室看到這里,起身離去。李維民為此次行動失敗,羞愧難當。

  省副局李維民與市副局馬云波,在電話中提及東山的南井村,得知有人剛匿名來電東山市公安廳,舉報了南井村有毒品交易,以及涉毒人有李維民的義子李飛。目前,警方已出動,將李飛宋楊送往醫院,將毒品運輸人陳巖逮捕。經過刑偵警員蔡軍一番審訊,陳巖交代毒品運輸自水果島掩護流向韶關夜店,并說李飛從中抽成。此供詞與警員在搜查李飛住處發現大量現金相吻合。陳巖甚至吐出,當走私毒品事件被宋楊發現,再加李飛覬覦宋楊前女友陳珂,與自己合伙算計宋楊,企圖殺之而后快。

  此時,人民醫院里,一行為可疑的白衣大夫給李飛的生理鹽水中注射不明液體,李飛起身詢問并反抗,隨即二人拳腳相向。因李飛占上風,假大夫逃離病房。李飛追出時,發現警員阿平疑似被注射令人昏迷的藥劑,于是大呼護士。結果,趕來醫院的大隊長蔡永強看到這一幕,對李飛更是疑心,讓手下將李飛拷在病床上。當然,李飛老早就對蔡永強有所懷疑,只是苦于無證據。而蔡永強不同,從副隊長陳自立的口中得知,北山養雞場的用槍情況、領導暗下指示隱瞞,這些都將矛頭指向李飛。可是,蔡永強仍進入病房向李飛表明目前局勢,并求證李飛是否涉毒。不過,李飛對蔡永強仍放不下戒備,不愿與其溝通。屆時,禁毒大隊警員周愷在病床旁,以宋楊命喪當場之事,不斷奚落李飛。

  在辦公室里,東山市市長陳文澤對市局長羅旭、市副局馬云波,就南井村五一毒品事件,進行追責,最后決定先提審李飛。刑偵大隊長陳光榮前往人民醫院傳達指令,此案件由專案組:羅局為組長、馬局為副組長等人審理,速將禁毒隊李飛移交刑偵隊。不料,待蔡隊打電話確認后,李飛跑了。陳隊等人以為李飛是跳窗跑的,只有蔡隊察覺輸液瓶有問題以及李飛在衛生間天花板上,但蔡隊假裝不知道離開了病房。

  來自塔寨村的原東山中學教師林水伯衣衫襤褸,他找到毒販伍仔付了錢,換來了毒販麻子的三粒黃大仙毒品,回家卻遇到李飛。而在廣州人民醫院上班的陳珂,也被蔡軍告知,宋楊被李飛開槍打死,自己的弟弟陳巖走私毒品,理應跟警方回去協助調查。陳珂在換衣間里時,先后接到了李飛和李維民的電話,并且將李飛讓她去中山豐益賓館的事告訴了李維民。隨后,陳珂也聽了李飛的話,擺脫了蔡軍等人的監視,坐計程車前往中山。

  蔡軍向陳隊匯報情況時,從陳隊口中了解到陳珂的去向,疑其從何得知。很顯然,李維民認為自己與李飛關系特殊。以此次報告,既能將自己撇清,又能找出李飛查明真相。

破冰行動第3集劇情介紹

  

  在廣東省公安廳里,當著省廳長王志雄的面兒,省副局李維民,就著與李飛這層特殊關系,說明了自己相信李飛的為人,但王廳仍命令他指揮中山市副局長趙學超在豐益賓館布下警力抓捕毒販包星和李飛。此刻,李飛和陳珂則從不同方向出發,在一同趕往豐益賓館的路上,都為宋楊的死悲痛不已。而李飛全然不知,自己即將暴露。

  中山副局長趙學超已接到警員杜力帶去的省副局李維民指示,在豐益賓館門口與陳珂碰面后,二人一起等李維民前來。而李維民從那邊出發前,把李飛目前的處境告知了李飛生父趙嘉良。趙嘉良立刻派他的人前往中山見機行事。

  副局李維民及廣東省警員馬雯等人已在豐益賓館樓上,以陳珂為餌,欲逮捕李飛,等候多時。而涉黑人員張彪、常山同樣在賓館對面的居民樓,等李飛前來,將其擊斃。好在李飛沉穩謹慎,先是公共電話致電賓館,再是計程車繞路觀察四周環境。直到李飛從陳珂口中確認無異常,才下車。眼看陳彪就要狙擊李飛,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馬雯一槍擊中張彪胳膊。隨即,李飛趁亂開走計程車,想逃離警方追捕。

  趙嘉良的兩個手下關欣、楊豐已到達中山,并跟緊李飛所開計程車。李飛以一流的車技甩掉了警方的車,卻在一個路口因為等一群小孩過馬路,被楊豐所開車趕超攔下,而后李飛有傷在身打不過被帶走。盡管如此,李維民在電話里再三向趙嘉良保證李飛的安全,于是趙嘉良命楊豐還是把李飛拷在空曠處,再讓李維民派人去帶其回警局。

  可李維民的人去撲了個空,李飛又解銬逃脫了。正當李維民愁眉不展地與趙學超討論此次案件時,李飛用公共電話打給了義父李維民,可馬上李飛就察覺不對,掛斷逃離。李維民對待此案件更縝密、慎重了,因明確李飛的目標是包星,繼而通過分析包星是如何走上以販養吸這條不歸路的,最后鎖定李飛下一步將于中山星銳醫療出沒。

  果不其然,趙學超一干人等在中山星銳醫療守株待兔,最終發現了李飛。只是李飛健步如飛,一溜煙地功夫消失了。回到警局的趙學超,只好實行B計劃,把李飛照片發給中山市內所有出租車。

  當天黑了,李飛獨自來到中山星銳醫療,只見里面一片狼藉。萬萬沒想到的是,李維民早料到李飛會殺一個回馬槍。此時,本該身處公安廳的歸案指揮李維民,獨自坐在黑漆漆的辦公室里,看著李飛試圖找證據洗刷自己。可李維民明知李飛是被人設計陷害,還是為了李飛安危著想,勸李飛不要單槍匹馬,最終李飛以自愿回警局換義父答應他一個條件。

  在市長辦公室內,市長陳文澤和副局馬云波談及李飛羈押處。而在公安部,禁毒局局長蘇建國和郝副部長也在談論,李飛與李維民之間的關系由來。此事要追溯到當年李飛母親鐘素娟是名女警,她查獲毒品走私案后被人殺害,而李飛生父李建中不知所蹤,所以李飛在幼時便由李維民撫養。可這些人不知道李飛生父李建中,實際就是趙嘉良,如今身處香港。

破冰行動第4集劇情介紹

  

  在香港的深夜里,香港毒販劉華明接到良叔電話,謊稱自己在銅鑼灣便想跑路,卻不知自己的具體位置早已被“良叔”趙嘉良獲悉,還沒下樓就被趙嘉良手下鐘偉逮了個正著。而在東山市的深夜,副局李維民剛想提審李飛,卻被廳長王志雄來電告知,郝副部長指派他倆馬上飛往北京,李飛的事暫且交由省局長崔振江安排。李維民為了李飛安心,讓趙學超將自己身上穿的外套轉交李飛。李飛看見那件外套,馬上回憶起那是他第一次拿工資給義父李維民買的。當時他們多溫馨啊,不是父子勝似父子。

  另一邊,李飛生父趙嘉良揪出了警方安插在自己身邊的線人,也就是爛仔劉華明。趙嘉良手下鐘偉,用盡各種狠辣手段,都沒能令劉華仔將事情原委交代清楚。無奈之下,趙嘉良和鐘偉準備去日本找毒販劉華仔的老婆和兒子。彼時北京,李維民和王志雄與局長蘇建國、郝副部長等人,就毒販猖獗一事在開會,會議紀要是:李維民接受任命,將秉公執法地作為組長,在左蘭處長為副組長與副處長蘇康一同協助下,眾人以李飛案件為切入點參加聯合調查組。彼時中山,李飛吵著要見李維民或馬云波,并說自己有蔡永強勾結制毒分子的證據。

  在東山市某武警駐地,聯合調查組重要成員得以聚集。其中有省副局李維民、市副局馬云波、左蘭處長。期間,左處提及馬云波與李飛關系匪淺。馬云波坦言了三年前的汕頭事件,自從李飛為馬云波擋槍,救其性命,二人無條件相互信任。隨后,馬云波便在李飛被押解來調查組這里之前,以五一三案件新聞發布會為由離開了。

  那么,此次新聞發布會地點在東山市人民政府,馬云波到達后在鎂光燈下面對一眾記者,正義地發表了他局長的言論,傳遞了警方對“毒”字的態度。而調查組那邊的審訊進行得不太順利,因為李飛對于李維民的不顧諾言很失望,非常不愿意被除了李維民以外的人審訊,這源自于李飛內心對審訊人員的不信任。

  陳珂只說她弟弟是冤枉的,情緒激動暫時無法接受調查。而李飛在左蘭處長面前,又表示陳珂的弟弟陳巖一案不查清楚,他什么也不會說的。處在崩潰邊緣的李維民,終于忍不住沖李飛發火了,怒斥李飛自命聰明。等李飛緩過神,他才開始慢慢接受左處的審訊。另一邊警方的人也在小心翼翼詢問陳珂,兩邊是分開審訊。

  但就陳珂、宋楊、李飛三人是何種關系一事,陳珂和李飛的供詞不謀而合。審訊結果就是:李飛因腳傷住院三個月,陳珂是醫院護士,宋楊對陳珂一見鐘情,主動追求陳珂,不久兩人便墜入愛河,而李飛和陳珂一直都只是好朋友。審訊完,警方便覺得陳巖的供詞漏洞百出了。

  禁毒局警員馬雯和杜力也發現有蛛絲馬跡的錄像監控,陳巖家水果店對面的治安監控攝像頭有晚攝下了一幕,陳巖和陳珂父母被人挾持走,至今未歸。李維民懷疑陳巖是受人威脅,提供假供詞給警方。

破冰行動第5集劇情介紹

  

  在東山市公安廳里,刑偵大隊長陳光榮和警員蔡軍在一起談話。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剛談到李飛后臺太硬,審理李飛案件的竟然是李飛的義父。恰巧這段話被李維民盡收耳中,李維民帶著馬云波等人進入辦公區,并且對背后說人閑話的蔡軍大發雷霆。一場沒有硝煙的嘴戰過后,李維民開始提審陳巖,馬雯、杜力二位警員在門口看守。審訊期間,起初陳巖還在死咬著之前的供詞,但在李維民壓迫式逼問下,被羈押超期的陳巖緊張得冒汗,閃爍其詞。最后承認了自己確實是受人威脅,在警局作了偽證。李維民用實力在刑偵大隊面前證明了,自己雖該避嫌,但更該查明真相。

  在日本,趙嘉良和鐘偉已經找到了毒販劉華明妻兒的住所。趙嘉良一邊品茗著劉華明老婆的茶,一邊跟看守劉華明的香港手下開視頻。被折磨得頭破血流的劉華明,還被捆在船上,通過視頻看到自己的妻兒將面臨危險,只能發出無能的怒吼。而在廣州公安廳,剛從省政協副主席肖一德回來的王志雄,情緒十分不佳。王廳跟雷建華講,因自媒體發達,我們警察將在全民監督下秉公執法地開展工作。正在此時,身處廣州的雷廳接到消息:東山人民因網上言論,聚眾抗議李維民出任聯合調查組組長職位一事。而東山市李維民和馬云波那邊,也在極力壓制此事的擴大化。

  馬云波帶警員們趕到鬧事現場,看到群眾悠悠眾口,情緒激動地一致抗議李維民作為父親審理李飛。而李維民不顧王志雄和馬云波的勸阻,毅然前往鬧事現場。當李維民到達時,媒體先他一步在現場直播,盡管李維民不畏群眾造謠生事,搶過大喇叭試圖表明自己剛正不阿的立場,可群眾仍不依不饒,媒體也對此持中立態度。而這起看似軒然大波的鬧劇,更讓王志雄廳長堅定了自己絕不臨陣換將的信心。

  左蘭處長在車上一邊看匿名發來的關于豐西鎮陳有泉、陳航、陳南生等村民的涉毒案底信息,一邊趕往聚眾鬧事現場。不一會,左處到達現場,并將此次非法集會三個頭目人的信息提供給李維民。經過李維民一番有理有據的剖析,這三個組織人走的走、慫的慫。最后李維民在媒體與群眾面前給出一定秉公執法的承諾,并請大家相信政府。

  在日本,劉煜凱恨自己的父親劉華明是毒販,所以配合趙嘉良演了一出戲。趙嘉良綁著劉華明的兒子劉煜愷,劉華明在視頻通話里拼命哀求。總算,劉華明愿意全盤托出。稱是一在澳門福鑫賭場看場的人,陸童又叫“灰仔”,劉華明通過此人引薦,再次見到自己的獄友蔡啟超。后面蔡啟超通過劉華明與趙嘉良做生意,順理成章,僅此而已。警察設局抓趙嘉良和蔡啟超現行的事,與他無關。

  在東山市某武警駐地,左蘭處長又審李飛。據李飛口供,蔡永強在林勝文案件中行為異常。蔡隊先是讓李飛、宋楊接待遼寧盤錦來的姜隊、周副支隊,再是讓李飛宋楊二人聽錄音。而李飛認識一老師林水伯,這個水伯跟李飛關系匪淺,并且有一種聽聲辨人的本事。林水伯一聽就知道錄音里有一個是林勝文,而剛好林勝文有個外號叫黑豆,與警方截獲的信息吻合。隨后,李飛讓宋楊找陳珂,因為林勝文的哥哥是林勝武、林勝武的老婆蔡小玲是陳珂的閨蜜。

  同時異地審訊,李維民審蔡永強,王蘭審李飛。一邊,李飛口述到:自己與宋楊通過陳珂得知林勝文何時在家,并將此事一五一十報告給蔡隊,可電話里蔡隊顯得很左右為難的樣子。另一邊,蔡隊口述:自己一直忙于河源緊急案件,并承認自己在前往河源的車上時,李飛打來電話報告過關于林勝文。可據當時車上有關警員周愷口述,最后蔡隊有囑咐李飛不要將此事給隊里的其他人講。而蔡永強對周愷口供,矢口否認。

破冰行動第6集劇情介紹

  

  審訊室里,李飛將林勝文被捕那天的事詳盡描述給了左蘭處長。行動當晚,周隊和姜隊商量結果為,若李飛消息屬實,今晚是逮捕最佳時機。可這個時候,本來說李飛行動前必須告知他的蔡永強,電話卻怎么也打不通。宋楊考慮到塔寨是制毒模范村以及村主任林耀東是龍坪和東山兩屆人大代表,最好還是給陳副隊打電話請示一下。可李飛礙于答應過蔡隊,此事不讓隊里其他人知曉,就沒打那通電話。很快,宋楊反應過來,李飛想先斬后奏,明知道蔡隊在執行任務,手機信號被屏蔽。另一審訊室,蔡永強對李維民反映的,也確實是這么個情況,此事可找河源申局長求證。

  當晚,李飛宋楊一行人冒大雨進入像迷宮一般的塔寨。找到林勝文家后,李飛讓其余人在門外隱蔽,自己獨自去敲那家人的門。李飛在門外大喊“黑豆”,也就是林勝文的綽號,是林勝文的妻子春草聞聲去開門。馬上春草被警察制服,并大喊林勝文快跑。而警察在林勝文家發現好幾噸半成品冰毒,人贓俱獲。可林勝文妻子春草掙脫警察,去叫來全部村民。頃刻間,李飛等警察被民風彪悍的塔寨村民,圍堵到了林氏宗祠。后面也就有了林勝武毀贓、林勝文第二天取保、李飛宋楊第三天被蔡隊給處分的事。李飛宋楊為此次緝毒,險些丟了性命還被處分了,而林勝文前天卻被取保了,取保同意書上是蔡永強的簽名。而另一邊,蔡永強表示林勝文取保一事,有法人為季小紅的天平司法鑒定中心開具的先天心肌炎證明,確實合乎刑法。而季小紅背后能量很大,且蔡永強無從知曉是誰。最后審訊,李飛與蔡永強意見相悖,李飛認為問題根源在塔寨,而蔡永強覺得真憑實據指向塔寨有問題。

  在東山中學的頒獎儀式上,有市長陳文波與一眾學生、老師在場,人大代表林耀東為學生們頒獎后,說著頒獎感言。與此同時,塔寨村民林小力在學校里攔下兩名學生,收刮了其身上的錢財。當林耀東正要上車離開學校時,林小力將其攔下,并跪在林耀東面前,懇求林耀東讓自己跟隨效忠。最終林耀東默許了,二人乘車離去。

  在香港,趙嘉良手下楊豐接到通知,于是撥通“灰仔”也就是陸童的電話,讓劉華明約陸童去地下停車場碰面。此時呢,趙嘉良也帶手下關欣和鐘偉在停車場必經路等候,陸童趕到便被帶走。這個陸童很快便招架不住鐘偉折磨人的手段,說出跟自己接線的是銅鑼灣的黃達成,此人是香港榮昌貿易有限公司經理人。威逼下,趙嘉良又得知,該公司法人是劉浩宇,此人在法國實力渾厚。爾后,趙嘉良放走陸童,并讓其把嘴閉嚴。

  可是,香港浩宇集團董事長劉浩宇和黃達成,仍然得知了趙嘉良已經查到他們頭上的事。這個毒梟劉浩宇,先是安撫黃達成,再表示自己實際懷疑趙嘉良是警察線人,最后表明想用金融和貿易來殺死羅紹鴻的弟子趙嘉良。

  緊接著,劉浩宇開始有了動作。劉浩宇的人張律師去監獄探視林浩南,并以股權為誘惑,讓林浩南證實趙嘉良就是警察線人。可對于林浩南來說,趙嘉良是他最好的朋友。何況林浩南知道自己只有是肺癌晚期,只有一年壽命,這個股權對他一個將死之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最終,劉浩宇一無所獲。而趙嘉良那邊,已經掌握了劉浩宇的圖片信息。

  在香港警務處,警員譚思和收到趙嘉良的信息,幫趙嘉良收集劉浩宇的文字信息。東山審訊室里,李飛針對林勝文自殺一事提出兩個疑點:一是林勝文死后,未按當地習俗下葬,火化極快;二是林勝武扔下還在孕期的妻子蔡小玲,去珠海謀生。另一邊塔寨,待產的蔡小玲始終也聯系不上林勝武,還收到了村副主任林耀華的慰問金,當時在場的還有林宗輝的妻子李超英,以及他們家門口圍著一眾村民。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