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遇見你劇情介紹

1-6集

只為遇見你第1集劇情介紹

  

  芮華珠寶四十周年慶,同時也是高潔于直的訂婚禮。高潔穿上了白婚紗慢慢走向了于直,經歷了那么多風風雨雨,她總算可以成為于直的新娘了。而于直此刻的心卻十分疼痛,甚至向芮華申請免除高潔與穆子昀的職務。穆子昀氣急敗壞地大罵起來,高潔眼中含淚,不明白于直為什么要這么對自己。于直一臉戲謔,這種時候就不用再演戲了吧。高潔憤怒地潑了于直一臉紅酒,質問于直為何要這么對自己,于直卻舉著那枚訂婚戒指道,高潔的設計就如同她的人一樣,讓他惡心。戒指被無情地扔到了水里,高潔無力地癱倒在地。

  八個月前,芮華珠寶合伙人于直與于毅這對堂兄弟分別展開了斗爭,一個奮力在巖石上攀巖,一個在芮華開會。然而,于毅的計劃被于直的后媽穆子昀打亂了,于毅只好通知于直實行第二套計劃,誰料于直現在已經在泰國了。青年女設計師高潔在泰國實習,被通知去參加部門聚會,在哄鬧的酒吧里,高潔十分地不適應,看了眼身旁不懷好意的周總,高潔把手中的酒杯放下了。

  臺上在進行游戲,高潔饒有興趣地看向了臺上,第一名挑戰者失敗后,臺下的外國人大喊中國人不行。高潔慢慢地走向了舞臺,準確地從杯子里拿出了那枚真正的鉆石,贏了游戲,向眾人宣告中國人對鉆石也是很在行的。于直在樓上看完了全程,對高潔投去了贊賞的目光。離開酒吧后高潔遭到了周總的糾纏,周總略帶侵占性地表示自己可以幫高潔拿到參賽資格,接著撲到了高潔身上。高潔大聲呼救,于直沖出來把周總暴打一頓。于直拉住高潔的手問她剛才挑鉆石的時候是不是抹了護手霜,高潔很爽快地承認了,然而于直的朋友卻在一旁戲謔地說訂了酒店,高潔一臉防備地跑開了。

  次日,高潔就被周總安排到了礦區,美曰其名是給她機會學習,誰不知道他是在公報私仇呢。盡管高潔的好友兼上司司澄對這件事情很不滿意,但高潔還是乖乖去了礦區。那里并不太平,開采公司和當地人起了沖突,高潔也很快遇到了危險,作為唯一一個女生高潔在眾人的保護下慌忙離開。于直路過正巧遇到了暈倒在河邊的高潔,而高潔醒來卻誤以為他要把自己交給開采對,略帶驚嚇地拿出了身上的刀。于直稱他和伙伴巴里決定在雨林住一晚,明天就可以離開這里,高潔只好跟著他們。

  夜里,高潔捂著受傷的胳膊拒絕了于直遞來的酒,盡管她沒有別人可以相信,但還是要保持基本的戒備。交談過程中于直和高潔發現彼此是老鄉,于直也出其不意地幫高潔恢復了手臂。次日一早高潔便拖著還有些疼的胳膊穿梭在雨林中,卻再一次遇到了危險,一條巨蟒帶著侵蝕性地步步緊逼。關鍵時刻于直又一次沖了過來將高潔護在身后,巴里看到這一幕居然直接開車逃跑了。于直怒罵一聲混蛋,依舊把高潔護在身后,好在最后逃過了這一劫。

  司澄得知高潔下落不明立刻打給了大使館,此時的高潔和于直還在雨林中逃生,于直選了一條很陡很險的路,高潔表示自己不會拖他的后腿。于直跪下幫高潔重新系鞋帶,還調侃道這是求婚的意思,高潔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頭撇開了。于直向高潔伸出了手,他一定會帶著她走出這片雨林。高潔送給于直一片樹葉,算是謝他帶給自己希望。

只為遇見你第2集劇情介紹

  

  于直下水洗了個澡,高潔站在岸上不肯看,經歷了這么多她對于直是一百個放心。高潔忍不住問于直是做什么工作的,可于直卻有意回避這個話題,他洗的差不多了就讓高潔下來洗,還讓她放心,自己會守在旁邊的。于直背對著高潔穿上衣服,戲謔地讓高潔回國后陪自己約個會,卻一直沒有得到應答。于直轉過身去才發現,高潔因為高燒暈倒了。高潔在于直懷里醒來,她很自責拖累了于直,讓于直去求援來救自己,而不是把所有精力花在自己身上。于直只好把罐頭留在帳篷里,他走出這個雨林需要一天的時間,不出意外的話兩天就能救高潔出去。于直再一次打趣地索吻,高潔有些好笑,把要走的于直一把拉了過來,送上了很輕的一吻。于直略懵,反應過來后反客為主,二人唇貼著唇盡情纏綿。

  于直踏上了找人援救的道路,而高潔昏在帳篷里已經虛脫。于直走出雨林時更是虛弱,他暈倒在了路邊,好在有村民把于直救了回來。高潔昏迷前腦海里盡是于直的臉,那是她唯一的信念。高潔再一次醒來是在醫院,司澄告訴她有個中國男子向當地村民求援,但把高潔的具體方位說出來后就不知所蹤了。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公司給高潔訂了回國的機票,她很快就可以回上海了。高潔的外公接到高潔的電話十分開心,囑咐她一定要盡快回來,而高潔卻對于直念念不忘,不知以后是否還能相見。于直同樣念著高潔,不知道她是否安全。

  回國后高潔給家人做了很多菜,表姨穆子昀也來了,多次囑咐高潔要注意身體。母親潘悅卻沉迷于高潔的設計圖紙不吃飯,穆子昀看過后向高潔提了些建議,高潔意外地提起了設計大師吳曉慈當年的設計。穆子昀和外公的臉色有些難看,高母聽到吳曉慈這個名字更是發了瘋一樣,嘴里一直嚷嚷著這是自己的作品,把家里弄得雞飛狗跳。于直回國后把礦區合同和紅寶石交給了于毅,于毅就指著這顆紅寶石說服吳曉慈和自己合作了。于直與于毅有一個同樣的目的,那就是拉穆子昀下馬,如果不是她于直的媽媽也不會那么年輕就離開,他更不會被誤會送到國外。

  高潔好不容易把高母哄睡著了,她忍不住問穆子昀吳曉慈和家里的關系,外公和穆子昀卻選擇了隱瞞。于直看了看芮華金飾門店,芮華門店現在的生意遠不如于直媽媽在的時候好,于直忍不住想起當年媽媽送給自己的那條星星木馬手鏈。負責人告訴于直,穆子昀對這家店的生意很不滿意。于直又一次陷入了回憶,那天他和媽媽眼睜睜看著穆子昀上了爸爸的車卻無能為力,于直現在想起來都十分惱火。穆子昀來巡店時發現于直在十分地熱情,讓他回家去住,對他十分關心的模樣。于直只當穆子昀在演戲,掙脫開她的手后就離開了。穆子昀面對這家店的負責人時又換了副臉,稱如果這個月還沒有完成業績就準備關店吧。

  高潔和好友說了在泰國的遭遇,朋友十分熱心地要幫她找到于直,但高潔卻因為母親生病的原因一直不敢談戀愛,所以拒絕了。于直決心要把穆子昀的真面目揭穿,讓當年她的卑鄙行為公之于眾。而于直回到家時見到了奶奶,奶奶很不滿意于直一直在外面飄著,讓他收收心不要走了。于直連忙表示自己不會走了,他想要進芮華。奶奶當然知道于直的目的不簡單,勸他要往前看,可于直卻無法忘記穆子昀所做過的一切。奶奶不同意于直進芮華,讓他中秋節回家吃飯就走了,臨走時看著于直和他媽媽的照片愣了許久。

  高潔的設計被周總否了,因為高潔的設計太過高冷,也沒有按照公司要求來設計。高潔十分納悶,她根本不知道這次的要求是以動物作為主題的。周總在一旁看笑話,對高潔更是明朝暗諷,最終代表公司參加設計大賽的人落在了何雯雯身上。高潔沒有理會何雯雯挑釁的眼神,反而在會議之后意外聽到何雯雯和周總在調情,是周總支開了高潔才導致她沒有聽到設計主題的。高潔氣急敗壞地走進了人事部,她絕不會再一次忍氣吞聲。于直到海風書屋時想起了高潔,而高潔此時就在書店的另一邊,看著電視上報道的新聞。高潔結賬后,店員才把于直找高潔的海報貼了出來,二人又一次擦肩而過。

  名門大師吳曉慈和女兒高潓來高潔所在的樊偲談合作,吳曉慈對高潔的作品投來了很贊賞的目光,高潓覺得她的作品和吳曉慈的很像,所以就暗諷說她抄襲了。高潔解釋自己的設計理念,這和吳曉慈的蝶舞設計是完全不一樣的。周總打斷了高潔的的辯解,這也讓吳曉慈注意到,她和潘悅的女兒同名。吳曉慈提出想要看高潔的資料,周總自然答應整理好后送過去,卻也不免納悶。高潓不同意和樊偲合作,吳曉慈很寵愛地說她只是帶女兒來看看潛在的敵人,比如高潔的設計就很不錯。吳曉慈希望女兒高潓拿到設計大賽的大獎,這樣才能在行業立足。于毅想說服吳曉慈和自己合作,就把主意打到了高潓的身上,卻因為自己要開會把搞定高潓的事情交給了于直。高潓向來心高氣傲,于直卻用一盤桌球讓高潓注意到了他,也順利把高潓裝進了自己的套里。

只為遇見你第3集劇情介紹

  

  于直和于毅在包廂里等了許久,高潓和吳曉慈還沒到,擺明了是要給二人一個下馬威。二人正打賭時,吳曉慈帶著高潓到了。何雯雯請大家一起去吃飯,高潔沒有理會,倒是周總借故留在了辦公室質問高潔為什么要打小報告。人事經理是周總的球友,高潔聽聞后十分憤怒,可面對周總的權威卻無能為力。于直和于毅拿出礦區合同,試圖說服吳曉慈和他們合作。高潔有些懷疑自己的設計是不是真的一無所有,司澄忙安慰她,同時他也希望以后周總再對高潔有什么不軌行為的話一定要告訴自己。

  于直和高潓相談甚歡,高潓似乎對于直很感興趣。于直接到海風書屋的電話稱高潔到了店里連忙趕過去,直接拋下了高潓。高海回到上海那破舊的小巷子里,回憶涌上心頭,他看到當年的妻子潘悅在和一個小孩子打鬧,像是失了心智。高海上前趕走小孩子,可潘悅卻好似不記得他了,高海十分納悶為什么潘悅會變成這樣。

  于直趕到海風書屋四處尋找高潔,卻發現所謂的高潔只是兩個無聊的女生,因為好奇海報才會把于直叫來。于直十分惱怒,他在找一個對他很重要的人,為什么要被如此玩弄?就在此時,一旁聽完講座的高潔起身離開,于直因為與他人的糾纏再一次與高潔擦肩而過。離開書店后,高潔與于直又一次走上了不同的岔路,他們不知道彼此掛念的人離自己僅僅幾步而已。高潔回家發現外公在研究碎瓷片,因為潘悅今天打碎了一個花瓶鬧著不肯睡覺,外公就答應幫她用碎瓷片做一件首飾。因為周總的話,高潔對自己的設計有些不太自信了,外公告訴她,不論做什么都要有感情,全身心地投入情感,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有靈氣,高潔備受啟發。

  于毅和高潓是師兄妹,所以于毅把高潓約了出來,十分坦白的稱盡管穆子昀掌握了芮華大部分權利,但芮華的接班人只能是他。高潓也放棄了那些客套話,表示會和吳曉慈商量。高潓問起了于直的信息,于毅一五一十地說了,連于直所投資的攀巖館地址都告訴她了。高潓回到家后開始說服吳曉慈和芮華合作,吳曉慈答應她會考慮考慮。高海回到家后謊稱和朋友吃飯去了,接著就撇下母女倆進了畫室。高潓以為高海向往年一樣在畫他們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因為過幾天就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了。殊不知高海拿出了一副蝴蝶作品,愣愣地看了許久。當年,高海因為前途拋棄了潘悅和僅僅兩歲的女兒高潔,不顧潘悅的挽留,挽著吳曉慈的手一同去了美國深造。吳曉慈在一旁看到這幅場面十分憤怒,難道高海還是放不下潘悅?

  高潔選擇了東南亞翠鳥作為設計理念,司澄看過后十分滿意,只可惜比稿時間已經結束了。中秋節這天奶奶做了月餅,于直和于毅也乖乖回家吃飯了,卻依舊和穆子昀明爭暗斗的。于直發現媽媽的照片被收走了,奶奶稱是自己收起來的。于直從抽屜里拿出落了灰的照片重新擺在了桌上,是誰藏得照片他心知肚明。奶奶稱大家從未忘記于直的媽媽,她希望于直能夠朝前看。于直又一次開懟穆子昀,讓奶奶甚為不悅,逼著于直把穆子昀的稱呼改回來。此時,于直的父親于光華拿著酒回來了,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讓奶奶氣得直罵他。而于直沒有理會父親的近乎,而是冷著臉不愿說話。

  于直想起了當年穆子昀和于光華十分大膽地在媽媽面前摟摟抱抱,穆子昀甚至挑釁她讓她管好自己的丈夫,而于光華更是表示他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于直的媽媽。于光華走后,于直十分害怕地下了樓,看到的卻只是母親的尸體,她已經服安眠藥自盡了。于毅來安慰于直,穆子昀在芮華很有話語權,所以奶奶總是偏心她。于光華往穆子昀要五十萬去澳門出差,穆子昀不樂意,二人索性拿出了當年舊事互相開懟。當年的舊事,并非只是穆子昀一人的鍋。奈何二人如今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穆子昀只好拿出一張卡扔給了于光華,當年的事情她是不可能讓奶奶知道的。于光華走后,穆子昀通知人把于直媽媽當年所在的東街店鋪關了,即使那家店業績達標了。

  司澄拿著高潔的作品找到董事長,董事長十分欣賞,直接在會議上宣布高潔代表公司參加匠心年度珠寶設計師大賽。

只為遇見你第4集劇情介紹

  

  高潔得知參加設計大賽的資格落到了自己頭上很不可思議,司澄沒有多說什么,只說公司這次決定是公平的。司澄剛想約高潔晚上一起吃飯,高潔就接到了好友陳品臻的電話,陳品臻被前男友騙了五萬塊錢,高潔忿忿不平地和陳品臻趕到了攀巖館想找渣男說個清楚,可對方不理會。高潔脫了高跟鞋想爬上去把渣男拉下來,卻險些站不住腳,此時,人群中的于直眼疾手快地沖了上去抱住了高潔。泰國之后,二人再次相見都很不可思議,于直拉著高潔的手離開了這里。于直和高潔之間十分曖昧,又有些尷尬,于直親手幫高潔穿上了鞋子,高潔卻有些不自然地撇開了頭,避開了于直撫摸他頭發的手。于毅打電話來告訴于直穆子昀把東街老店關了,于直十分著急地離開了,讓高潔一定要在這里等他。

  于直十分惱怒,但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關店的事實,只好在廢墟里努力尋找母親留下的照片。攀巖館關門了,高潔告別了陳品臻,獨自站在攀巖館門前等待著于直。高潔等了許久都沒有等來于直,直到下起了大雨,夜幕漸漸降臨,高潔有些撐不住地坐在了門前。于直冒雨回到了攀巖館,高潔見到他手上的傷痕十分心疼。狂風暴雨里,高潔與于直緊緊相擁,這也算是于直唯一的安慰,幸好還有高潔在,還有她愿意等自己,而高潔又一次鼓起勇氣吻上了于直的唇,盡是纏綿。

  高潔幫于直包扎好了傷口,于直指著那張媽媽的照片道,媽媽以前工作的地方被拆了,而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切發生,無能為力。于直開車把高潔送到了她家附近,高潔告訴于直她家就在對面弄堂里,而于直則拿著高潔的手機記了彼此的電話號碼。高潔下車后走到了對面,二人隔著馬路交換了彼此真正的名字,相視一笑十分甜蜜。而于直回到家后久久不能忘記,眼睜睜看著媽媽工作的地方被拆的無力感。次日一早于直就回了家,質問穆子昀為什么要關了東街老店。穆子昀稱東街老店業績一直下滑,她也很想給于直留個念想,所以才會拖到了現在,做出一副為全局考慮的樣子。于直卻出人意料地喊了穆子昀一聲阿姨,討了奶奶的歡心又惡心了穆子昀。

  奶奶十分欣慰,所以也給了于直一次進芮華的面試機會。于直表示自己想和于毅一起把鑲嵌組發展起來,還拿出了和于毅的項目,奶奶十分滿意的樣子,但還是要于毅先和吳曉慈簽訂合約后再和她說這件事。于直和于毅說了這件事情,兄弟二人知道對付穆子昀絕對不簡單。于直收到了高潓在攀巖館的照片,就拉著于毅一起去了趟攀巖館。高潓拉著于直要和他比賽,于直也只好答應了。高潔制作珠寶時忍不住想起了于直,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司澄過來指點高潔,這幅親密的模樣讓周總看見了,周總十分欠揍地讓二人在辦公室避諱一點,言語言外地稱二人有不正當關系。高潔十分惱怒,也自責自己拖累了司澄。

  潘悅鬧著要去找高潔聽故事,外公看著潘悅這幅樣子險些心臟病都犯了,潘悅這才乖乖地坐下來畫畫,不再哭著鬧著找高潔了。外公看著女兒現在的樣子十分心疼,潘悅本是天分十足的設計師,卻因為那兩個人遭遇了車禍,變成了如今這副模樣。于直不出意料地贏了高潓,按照約定高潓要答應他一個要求,那就是和芮華合作。高潓沒有出爾反爾,而是笑著站到了于直和于毅的隊伍里。高海再一次去了弄堂,等外公進了屋子里才敲開了潘悅的窗戶,潘悅開心地拿來了他的素描畫紙涂上了色彩。高海回憶起了當年二人一起上美院的事情,那些時候他也總是敲開這扇窗戶讓潘悅給自己的素描畫上色彩,可如今的潘悅卻沒有了當年的靈氣了。

  于直來找高潔意外遇見周總在糾纏高潔,自然男友力十足地上前把高潔護在了身后,周總想起在泰國那頓打連忙離開。于直帶著高潔去了自己的小天地,拿出了那片高潔送給她的樹葉,他甚至還準備了酒。這一次,于直緊緊地抓住了高潔,絕對不會再次放手。高潔拿著那片樹葉回了家,卻發現鄰居們圍著外公鬧事,潘悅躲在桌子下大哭,哄了好久才肯出來。今天有車要撞鄰居小孩子平平,潘悅本想推開平平卻被誤認為是想害人,毒舌的鄰居們更是罵潘悅是害人精。這件事卻讓高潔正視起了自己和于直的感情,她的家庭無論對誰而言都是個累贅。

只為遇見你第5集劇情介紹

  

  高潔心不在焉地拒了于直打來的電話,司澄來給她送比賽規則看到了來電顯示的于直有些在意。于直抱著花來到了高潔公司樓下,但高潔沒有理會他發來的微信,只是看著那片樹葉出身。于直終于等來了高潔,高潔卻拒絕了于直的追求,不等于直問個清楚高潔就和陳品臻離開了。于直十分難過,想不清楚高潔為什么會反悔,總感覺高潔心里藏著事情不想和他說。朋友給于直支招,讓他去問高潔的閨蜜陳品臻,陳品臻正巧是攀巖館會員。

  陳品臻也忍不住問高潔為什么要拒絕于直,畢竟那是一輩子的幸福。高潔卻不敢喜歡于直,不想因為自己的家給他帶來麻煩。于直一直等在弄堂門口,高潔卻依然很堅定的拒絕了,于直卻堅信高潔是喜歡自己的,他給高潔留下了一份珠寶展覽會的邀請函,他會一直等著高潔出現,高潔無奈之下只好收下了邀請函。

  展覽會上,高潓看到只有于毅一個人來了很不開心,一直張望著。而周總給吳曉慈送來了高潔的資料,吳曉慈發現她真的是潘悅的女兒,十分地惱怒。于直在展覽會門口等了許久也沒等到高潔來,而高潔看了看手中的邀請函有些猶豫。高海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給潘悅送了以前愛吃的零食,外公看到后氣得一把把潘悅拉過來,高海連忙解釋自己這些年都活在愧疚之中。可外公不想聽他解釋,如果不是高海,潘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高潔拿著邀請函和那片樹葉來到了珠寶展門口,把東西還給于直后就想離開。高潔稱二人不合適,面對于直的死纏爛打,高潔一個勁兒地拒絕,她不想談戀愛。可于直喜歡的是高潔啊,她怎么可能不喜歡自己呢。此時高潔接到了潘悅的電話,于直就把高潔送回了家門口,因為外公生氣,潘悅十分地害怕,看見高潔后就一把撲進了她懷里。高潔有些閃躲地帶著媽媽回了家里,于直卻在院子里看到了潘悅畫的蝴蝶,像個小孩子畫的。高潔打開門發現于直還在,既然他也看到了她也沒有必要瞞著,他們不合適,因為高潔的家人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個麻煩。于直卻并不在意這些,高潔卻依舊堅決,二人其實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不想做了決定之后后悔。

  高潓見于直沒來對于毅發了好一頓脾氣,于毅很納悶地問于直,于直卻告訴他自己愛上了一個女孩兒。于毅當然勸于直打消這個念頭,他不該干涉于直的感情,但現在對于二人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高海回家后依舊沒有說實話,吳曉慈因為知曉高潔的身份,十分擔心她會在背后給高潓做手腳。高潔收到了玫瑰花,本以為是于直訂的,卻發現地址填錯了,原來戀戀不忘的人是她。陳品臻謊稱要退了攀巖館的卡,高潔趕到后才發現是陳品臻在幫于直。于直二話不說拉著高潔去了自己小時候常吃的餐廳,那一年他因為于光華沒有陪自己來過生日就鬧著不肯吃飯,是這家餐廳的老板做了一份小汽車紅燒肉哄他開心的。于直看著眼前的紅燒肉想起了母親,有些愣神。

  于毅稱于直約高潓攀巖,二人到了攀巖館才發現于直不在,高潓的臉色十分難看。于直說了很多和母親的往事,他想告訴高潔并不是只有她的世界很復雜,他可以讀懂高潔的世界,甚至有些羨慕,至少高潔還有媽媽,至少高潔的家還很幸福。高潔有些意外,于直卻沒有給她拒絕自己的機會,他絕不放手。于直拿出了媽媽送給他的手鏈,請高潔幫自己修好,因為她是和媽媽一樣重要的人。

  于毅打不通于直的電話,高潓氣得威脅他雙方不要再合作了。晚上,高潓一直等著于直的消息,卻根本沒有收到一個解釋的電話,唯一一個還是于毅打來的。吳曉慈讓高潓吊著于家兩兄弟,而不是被他們牽制著。高海最近每天早出晚歸的,吳曉慈只當他在忙畫展的事情。外公給潘悅講故事,因為有些事情就先離開了。高海拿著蝴蝶酥想給潘悅送過去,卻有些猶豫的離開了,正巧遇見剛要回家的高潔。高海離開的那年高潔才兩歲,所以他有些猶豫地確認了一下高潔的身份。高潔看著潘悅安穩入睡,她突然也很想有個人會保護自己,在他的身邊會很令人安心。

只為遇見你第6集劇情介紹

  

  于毅冷著臉來于直家里準備批斗大會,于直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看似不在意,于毅稱穆子昀在奶奶耳邊吹風要把所有資金投到黃金組,如果二人不能和吳曉慈母女合作他們就完了,于直只好保證一定處理好高潓那邊的事情。司澄看到高潔參加比賽的設計有些不太滿意,高潔需要在短時間內帶領團隊完成鑲嵌實在太難了。高潓和吳曉慈也在為時間發愁,但高潓絕不降低水準來完成比賽。吳曉慈為高潓請來了最頂尖的團隊,高潓卻在發愁作品主石。此時,于直敲響了高潓家門,請她去喝下午茶,還準備了一份禮物賠罪。禮物的確很夠分量,高潓看到后十分開心,那是她夢寐以求的紅寶石,于直也答應做高潓備賽的助手。

  高潔回到家發現外公為自己做了一大早菜,潘悅也為她剝螃蟹,高潔頓時很溫暖。外公看到高潔的設計連連夸贊,同時也勸她要突出比賽重點,高潔頓時明白了。高潔正在連夜奮戰就收到了于直的微信,她以為于直在家門外就懷著興奮地心情出去了,看到于直不在有些失落。于直這時才出現,向高潔解釋道自己這些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所以不能天天和高潔見面。高潔最近當然也在準備比賽,所以和于直見面的時間也很少。于直一把拉過來高潔留下了一枚晚安吻,高潔有些羞澀的回了家。

  司澄對高潔的設計很滿意,而于直也每天陪在高潓身邊做設計,終于到了比賽的這一天。高潓在賽場見到了高潔十分欠揍地挑釁她,高潔也不卑不亢地反擊回去了。第一輪的現場手繪環節,吳曉慈的出現讓眾人認為,此次比賽高潓一定能奪冠。司澄反擊,評委一向公正,誰能保證高潓一定能贏呢。等待闡述設計理念時,高潔在休息室收到了于直的微信,于直并不知道她也在參加比賽。吳曉慈跑到休息室關心高潓,這讓高潔有些羨慕,她看著手機屏幕里的媽媽和外公有些遺憾。

  高潔的設計作品吸引了評委的目光,林舒儀更是十分欣賞。高潓接著上場,二人在舞臺中交換了一個眼神,高潔并沒有怯懦。高潓的設計用了于直送給她的那枚心形紅啊博士,高潔聽到她說那位勇士為了她在熱帶雨林披荊斬棘找到紅寶石,頓時心生疑惑。高潓依舊抓著高潔挑釁,吳曉慈意味不明地夸高潔今天的設計很出彩,高潓有些不太明白。眾人把吳曉慈母女團團圍住,高潔剛想離開就發現于直抱著花來了,她還沒走到于直身邊,高潓就先一把撲進了高潓懷里,高潔十分不敢相信。

  于毅十分殷勤地來接吳曉慈和高潓,高潓讓二人先離開,自己拿出了一份禮物送給于直。那是于直媽媽給他的手鏈,是高潓聽于毅說得,所以花了很大的功夫找了一條一模一樣的。而走后高潔才從暗處出來,看著那條手鏈,高潔頓時感到失落,原來她并不是于直的唯一,而那套情話也不過是他的手段而已!高潔抬手想把手鏈扔進垃圾桶,最終還是把手收回來了。陳品臻得知這件事后對于直破口大罵,高潔對于直的懷疑愈發強烈了。高潔看到守在家門口的于直沒有撕破臉皮,問他剛剛去了哪里,于直稱自己在陪客戶吃飯。高潔十分生氣,把于直關在了門外。于毅希望奶奶給自己一些資源,奶奶卻依舊讓他先把和吳曉慈的合作談下來再說。

  于直在酒吧借酒消愁,于毅看他有心事但于直不肯說,就把比賽五強名單拿了出來。于直在名單里看到了高潔的名字,立刻拿起手機給她打電話,本想恭喜她入圍卻發現高潔電話關機了。周總又十分狗腿地給吳曉慈整理了一份高潔的資料,捧一踩一地討好吳曉慈。吳曉慈發現高潔的地址依舊是多年前的地址,所以頓時心生懷疑,難道高海最近都是在和潘悅見面?吳曉慈忍不住去了弄堂,外公發現高海又來了氣得差點把他一頓暴打,他拒絕了高海的補償趕他離開。可潘悅卻希望高海留下了陪自己畫畫,高海又拿出了一張銀行卡希望外公和潘悅能夠收下,外公怎么肯,他欠潘悅和高潔的又怎么是這些錢還得清的!外公拉著潘悅回家,潘悅卻發起了脾氣,吳曉慈在一旁看完了全程,讓人查一下這套房子。

  司澄勸高潔要小心一些,畢竟周總和她有恩怨。于直看到二人親密的樣子很生氣打了高潔的電話,高潔發現了身后的于直,但沒有理會,而是拉著司澄回了公司。陳品臻來攀巖館退卡,言楷卻拒絕了,二人斗得如火如荼。司澄把樊偲最有經驗的師傅派給了高潔,高潔收到了陳品臻的電話讓她來救自己,高潔懷疑又是于直的計謀,但還是趕過去了。陳品臻求高潔幫自己對付言楷能夠順利退卡,高潔也只好去給陳品臻撐腰,雙方正糾纏時于直到了。于是,陳品臻和言楷的戰火轉移到了于直和高潔身上,二人誤會不小。

  于直氣得和言楷吐槽高潔行為不端,說到底還是吃醋了,言楷勸于直去主動道歉,于直立刻沒臉沒皮地拿起了電話,高潔毫不留情地掛了。高潔沒有精力理會于直,她需要全力備戰明天的比賽。次日決賽,吳曉慈給高潓加油的同時,看了一眼旁邊的高潔。

網絡微評
? ?
張銘恩 文詠珊  

導演:王子鳴、黃天仁

編劇:許璐艷、儲敏、馮富貴、王寒、未再、簡暗

出品公司:思美·觀達影視、芒果TV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