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斗劇情介紹

25-30集

青春斗第25集劇情介紹

  

  文化協會的酒會上,于慧四處游走尋找適合的投資人,她一看到有投資人就過去遞名片,可對方卻對她的項目不感興趣。忽然間她看到了光墨影業的孫總,她跑過去打招呼遞劇本卻被拒絕。有些灰心的于慧想要再去找投資人,但她沒踩穩摔在了魚池里,起來后渾身濕漉漉十分狼狽,氣得她就把手里的劇本給扔了。晚上,林森在酒會外面的廣場上找到了坐在臺階上痛哭的于慧,他心疼就脫了衣服走過去把她抱在懷里。于慧依偎在林森懷里痛哭,她想吃冰淇淋。

  林森去買了冰淇淋回來,他想對她好,想幫她成就事業,但他也知道自己沒有這個能力。于慧不愿意,她就要跟他一起努力。見于慧這么相信他,林森斬釘截鐵地說一定會幫她實現夢想把電影拍了。

  民政局外面,丁蘭終于等到曾海銘,可他卻帶了一個未婚妻章倩過來跟丁蘭徹底攤牌。丁蘭很是崩潰,她這次下定決心回來就是想跟曾海明結婚,為此連學都退了,可現在曾海明要跟別的女人結婚。曾海明覺得丁蘭根本不愛他,她的心根本不在這個小城市里,所以他不能跟她結婚耽誤她一輩子,否則將來她會恨他。丁蘭覺得她現在就是個笑話。

  回到家里,丁蘭就被丁媽媽大罵一頓,一旁的丁爸爸再也忍不住就發了火,他要丁媽媽被再逼孩子,不然他就去死。丁媽媽覺得她沒做錯,她做這些都是為了丁蘭,丁爸爸卻不同意,他認為丁媽媽太自以為是。見爸爸媽媽吵了起來,尤其是丁爸爸還吵著去死,丁蘭忍不了就發火讓他們閉嘴,她以后哪里也不去就在老家守著他們二老。

  林森到公司去找于慧,一見到她就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逛親她。于慧有些懵逼,林森就說他們的電影成了,他讓她立刻去辭職。林森和于慧回北京去見岳總,她已經說服公司投資五百萬給他們拍電影。雖然答應投資,但岳總的條件是簽保底協議,她要百分之十五的票房保底。于慧拿著三萬塊和利息去還向真,她希望向真別恨她了。

  琳達讓向真周末出差,向真只好向莊毅提出不回家了,莊毅也表示理解向真打算把提親時間往后推遲。向真突然覺得心情不好,莊毅帶著向真去滑冰解悶。

  滑冰之后,向真忽然表示自己不想結婚了,認為時間太早,莊毅表示自己可以等著向真,只讓她給自己一個時間,是三年五年還是十年八年,向真卻回答沒有時間。莊毅提出和向真玩一個游戲,由他提出問題,向真必須如實回答出心里的話。莊毅和向真提出了分手。莊毅聲稱自己可以等著向真,可以慢慢融化她,可是也擔心向真融化的時候他自己再也過不來了。

  向真恢復單身之后和晉小妮一起去夜店玩,兩人瘋狂的玩了很久。向真給錢貝貝深夜打去電話告知她和莊毅分手的事情,向真認為男人太不靠譜了,以后一定專心做事業,做一個典型的女強人。

  萬總姍姍來遲到公司跟沈嚴簽約,他因為看好費雯雯的能力準備投資兩千萬,但他要占百分之四十的股權。沈嚴立刻就表示不可能,費雯雯就勸他之后再商量股權的事,萬總就表示他可以給時間到明天。結束的時候,費雯雯去送萬總離開,他卻要她將沈嚴趕出項目。陽建軍為了股權的事跟沈嚴大吵一番,費雯雯想插話,可沈嚴說他不同意。費雯雯跟到辦公室勸沈嚴理智點,可沈嚴卻指責她和萬總一起圖謀公司。

青春斗第26集劇情介紹

  

  得知費雯雯出賣公司后,錢貝貝勸說沈嚴必須退,她認為只要有了第一筆金就能再東山再起,她的話給了沈嚴信心,他第二天就到公司跟費雯雯和陽建軍說了退股的事,公司出了四百萬回購他的股份。簽完字離開公司,費雯雯追出去提醒沈嚴如果不改脾氣,以后難成大事。沈嚴笑著回擊費雯雯,人生除了錢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

  沈嚴把銀行卡交給了錢貝貝,她開心地帶他去商場購物花錢。可是沈嚴有些悶悶不樂,她還以為他后悔了,他連忙解釋說不是因為花錢后悔,而是可惜這么好的項目被耽擱了。錢貝貝覺得沈嚴已經很成功了,大不了再做一個項目。沈嚴說不是有錢就成功,他要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席之地。

  向真上班就被同事通知說總監琳達將她的歷史欄目給停掉了,她氣不過就跑去會議室找琳達討說法。琳達說這是主編的意思,他們做的是時尚雜志不是歷史雜志。向真又跑去主編那里哭訴,可主編卻用三個月的工資將她給打發離職。電梯里,向真遇到了莊毅,她把辭職的事告訴了他。莊毅送向真到樓下去坐車,到了大廈門口,她提出要抱一抱就當做事分別的禮物。向真覺得莊毅是一個特別理性的人,從他們談戀愛那天起,他就仿佛已經知道他們會分手。向真心灰意冷,決定回老家,可是媽媽要向真拿著攢的錢出去玩,向真覺得這主意不錯,她跟向媽媽商量著去日本游玩。

  晉小妮在客廳里玩游戲,向真就走出來說她要去日本玩,去吃帝王蟹。一聽要去日本,晉小妮來了勁,她非要一起去療傷。向真答應帶晉小妮去日本,但她覺得兩個人有點無聊,所以她打電話約了錢貝貝一同前往。錢貝貝本想帶沈嚴一起去,但向真說這是屬于閨蜜的旅行。接著,向真又打電話約于慧和丁蘭,于慧要拍電影沒時間,丁蘭有些猶豫要問過爸媽。丁媽媽有些心疼錢不同意,但丁爸爸支持丁蘭去。

  吃大排檔的時候,陽建軍把費雯雯找來紅箭投資的事告訴了沈嚴,紅箭投了兩千萬美金,陽建軍懷疑費雯雯是利用萬總逼沈嚴走。沈嚴氣得把酒給砸了,陽建軍不敢攔他只得讓他走了。沈嚴回到家,錢貝貝本想約他去日本玩,但他心煩不想去就說有個項目要談。錢貝貝為沈嚴有了新項目而高興,她立刻去拿酒來慶祝。

  丁爸爸和丁媽媽為了丁蘭該不該留在北京一事大吵一頓,丁爸爸受了刺激竟吐了血,丁蘭不放心就帶爸爸去醫院檢查。醫生初步診斷后認為丁爸爸可能得了肺癌,但具體結果還要做詳細的檢查。丁蘭打電話給向真說不去日本了,向真覺得可惜就要她好好陪叔叔阿姨。掛掉電話后丁蘭到廁所去,她大哭了起來。

  飛日本的飛機上,向真和晉小妮被一個叫宋逸的男的搭訕,這男的自稱是做美容的跟她們套近乎。向真很是不耐煩不想搭理宋逸,她說自己是錢貝貝。但晉小妮對美容產品感興趣,她還留了電話。宋逸忽然給向真打電話說找晉小妮,向真沒耐性就給掛了。可宋逸又打了過來,向真只好接起來說她不是晉小妮是錢貝貝。宋逸邀請向真和晉小妮去吃帝王蟹,她們三個商量后決定赴約好好教訓一下宋逸這種喜歡沾花惹草的男人。

青春斗第27集劇情介紹

  

  沈嚴帶著貝貝攜手在東京游玩,沈嚴一路上還不停地提著自己的工作。貝貝和他一起來到寺院拜佛,隨后他們興致勃勃地到寺院搖簽,沈嚴的簽是大吉,沈嚴卻奚落日本的菩薩聽不懂中文,說著兩人打鬧成一團。向真和晉小妮來到東京的街頭游玩,晉小妮忽然提起宋逸肯定是對向真有意思,不然不會處處獻殷勤。向真要求晉小妮以后不準再提宋逸,免得敗壞興致。

  沈嚴和貝貝一起去吃日本飯團,這時沈嚴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一個新項目的負責人要求調整時間,明天就要見面談項目。得知沈嚴要飛回上海,貝貝索性要求跟他一起回去。沈嚴卻說自己太忙,恐怕沒有時間照料她。貝貝有些不高興了,拂袖而去。沈嚴急忙追了出去,反復的哄貝貝開心。貝貝卻仍舊怒氣沖沖,她認為費總的話應驗了,自己確實不能幫助沈嚴創業。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自己在生自己的氣,還是沈嚴的氣,或者是費總的氣。

  宋逸約向真和晉小妮一起喝酒,宋逸特意向他們介紹了自己的好哥們關山。關山豪爽的一來就點了一瓶五千元的香檳,令一旁的晉小妮咂舌不已。宋逸中途去了廁所,他從廁所回來,發現關山和向真不在酒桌旁,就直接向她表白。晉小妮卻連連說不行,但卻同意和宋逸一起去逛街,宋逸會意一笑。

  此時在酒吧里,向真找不到晉小妮,發微信又得不到回應,就誤會關山是在這里演戲,好拖住自己,讓宋逸和晉小妮順利離開。關山也不計較,起身要離開,向真卻一把拉住他不肯放手。關山只好笑著留下名片,然后從容而去。

  宋逸和晉小妮街頭游玩,剛好看到一個街頭歌手在彈吉他,他們被歌聲陶醉,就駐足傾聽。隨后宋逸上前接過吉他,當眾聲稱自己把這首歌獻給自己心愛的姑娘晉小妮。宋逸又彈又唱,深深打動了晉小妮,隨后兩人手牽手一起離開。

  向真此時在街頭焦急地尋找著晉小妮,尋找未果后,就到酒店去求助于貝貝。她告訴貝貝晉小妮失蹤了,隨后兩人一起去警局報警。可是她不懂日語,接待的警察根本聽不懂。貝貝靈機一動,使用手機翻譯軟件。警察斷言兩個人肯定約會去了,貝貝和向真離開警局后,責備向真小題大做,把事情想的太復雜。

  貝貝和向真一起回到酒店,因為太累直接在躺椅上呼呼大睡。直到次日一早才接到了晉小妮的電話,兩人匆匆趕去,這才發現晉小妮沒心沒肺的獨自坐在河邊。晉小妮美滋滋的說自己找到了真正愛情,被向真一頓吐槽。隨后晉小妮執意留在東京,向真和貝貝不約而同勸說她最好一起回北京,千萬別頭腦發熱。

  貝貝和向真強行帶著晉小妮去機場,在機場晉小妮趁著她倆不注意,拔腿就跑,宋逸正在機場外等著她兩人迅速離開。貝貝從衛生間回來,向真和她又開啟了一場口水戰。向真隨口說貝貝是被沈總遺棄在東京。貝貝有些惱火,脫口而出說趙聰還在向真心中,因為她說夢話時還在嘮叨著趙聰不要分手。向真頓時不言語了。

  貝貝飛到深圳,沈嚴到機場接機,他興高采烈的告訴貝貝自己的項目成功了,可是難處是公司準備在上海設立分公司。這樣一來,兩人就面臨著再次兩地分居,貝貝責備沈嚴自作主張,不顧自己感受。

  丁蘭到醫院詢問了病情,醫生告訴她她丁父的病情拖不起,如果想要治療至少要30萬。丁蘭思索再三,只好去找以前公司的黃總,黃總建議她去做現場執行。

青春斗第28集劇情介紹

  

  丁蘭到向真那里取禮物,把自己和母親產生了爭執的事告訴了向真。向真也勸說丁蘭以后賣房子的事提也不要提,因為房子是他們老一輩的希望。丁蘭為父親的醫藥費長吁短嘆,向真決定拿出自己的積蓄,不過只有5000元。她提議向貝貝求助,可是要強的丁蘭卻不肯張嘴。丁蘭離開后,向真私下的打電話把此事告訴了貝貝,貝貝答應借一萬元,因為自己了解丁蘭的性格,怕挫傷了他的自尊心。丁蘭回到家,再次和母親商量賣房的事,母親迫于無奈,只好答應賣房。

  向真來找于慧,希望她幫忙籌錢。于慧為難的說自己的錢全部投在電影上,最多只能借一千元。向真認為于慧不夠意思,拂袖而去。此時丁家很快找到了買主,把房子低價賣了出去。丁母望著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心中傷感。丁蘭勸說她,房子賣了可以再掙回來。丁蘭和母親乘車回北京,這時收到了向真籌到的兩萬五千元的轉賬,頓時心中暖暖的。

  于慧到公司財務借錢,這時接到了導演的電話,稱現場出事了。她匆匆趕到現場,原來當時雙方約定三萬元可以在場地拍三天,但是現在對方坐地起價,至少再要六萬。于慧提議給錢,導演極力反對,擔心預算超支,還擔心對方得寸進尺。于慧直沖沖進到工地里找到了看工地的人,她仰頭灌了一瓶白酒,直接舉著半截玻璃瓶指著其中一個人的胸口,惡狠狠的說最多給對方五千,如果不行就拼命。看工地的人看到她豁出命了,直接認慫,連忙放行讓劇組進去拍電影。

  沈嚴不在身邊,貝貝每天孤零零的上班下班。這天下班回到家,驚喜地發現沈嚴回家了。次日一早,沈嚴起床時,貝貝準備了豐盛的早餐,沈嚴執意要喝酒,并獨自出去買酒。貝貝等了半天,仍舊不見沈嚴回來。她下樓到小區去找,發現沈嚴孤零零地坐在小區的長椅上獨自喝悶酒。沈嚴紅著眼眶說自己的創意太超前,無法量產,所以現在破產了。貝貝勸說他可以重頭再來,沈嚴突然情緒失控,大聲自暴自棄,覺得自己不可能成功,創業對自己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說完就和貝貝抱頭痛哭。

  貝貝到公司上班,沈嚴獨自在家借酒澆愁,意外地接到了費總的電話,心中愁緒萬千的沈嚴直接掛斷了電話,并關掉了手機。不料費總居然找上門來,沈嚴既驚訝又意外。費總苦口婆心的勸說他太著急成功了,做生意不能意氣用事,同時要告訴沈嚴一個機會。他可以到美國去進修商學院的碩士,封閉學習兩年然后重新出發。這兩年的生活費和學習費自己公司可以全部報銷,并自責的說當初自己不該把他逼走,如果當時各退一步,就不會是這個結果。沈嚴卻沒好氣地直接送客。

  沈嚴帶著貝貝到海邊散心,沈嚴提出想要出去讀書,準備到美國讀一個工商學院的碩士,為期兩年,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自己不想錯過。貝貝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沈嚴連忙改口自己不去美國了。貝貝凝視著他,正色說自己突然發現沈嚴不值得自己如此付出,自己也沒有想象中那么愛他。因為在他心中事業永遠是第一位,如果有下一次,他還會義無反顧的離開自己。自己不想像一個怨婦一樣每天等他回家。最后她鄭重提出了分手,沈嚴深吸口氣緩緩說自己尊重他的選擇。貝貝突然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頭也不回揚長而去。

  沈嚴很快飛往美國讀碩士研究生,貝貝也搭飛機飛回了北京。金鑫和向真到機場去接她,回到家兩人商量著幫貝貝打掃房間,話還沒有說完,貝貝突然暈倒在地,兩人急忙把她送到醫院。貝貝出院后,向真不放心她獨居,提出搬過來一起住。當晚向真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貝貝卻絲毫沒有胃口。貝貝說自己想殺人,向真立刻跑到廚房,拿一把水果刀放在桌子上,貝貝無言以對,索性起身回房間睡覺。

青春斗第29集劇情介紹

  

  錢貝貝失戀后每天閉門不出在家里練習瑜伽。此時晉小妮回來了,晉小妮回來告訴向真她要和宋逸成親,而且聲稱和宋逸已經領了結婚證了,錢貝貝一下就像斗雞一樣諷刺晉小妮不懂自愛。宋逸責怪錢貝貝不夠意思挑撥離間,錢貝貝反口責罵宋逸不是好東西,看重的就是晉小妮傻子好騙。向真一旁看不過去了指責錢貝貝就像是瘋狗逮誰咬誰,晉小妮也表示要和錢貝貝絕交,隨后就拿著行李和宋逸離開了。向真追上晉小妮,雖然也認為晉小妮太草率了,可事已至此也不再多說,只能祝福晉小妮幸福快樂,晉小妮和向真擁抱告別。

  向真送走他們后回去數落錢貝貝太過分,她把錢貝貝練瑜伽用的繩子給割斷了。錢貝貝又開始轉移火力罵向真,氣得向真就摔門而去。隨后,向真打電話約出了金鑫喝酒,大倒苦水,希望金鑫能去看看錢貝貝,金鑫答應。

  晉小妮和宋逸去看房子,相中了一套很好的房子,晉小妮非常喜歡,可中介卻聲稱這個房子只租不賣,房東希望留給將來的孩子結婚用。宋逸提出去別的小區看看,晉小妮卻只喜歡這里,無奈之下中介建議可以留下電話,如果將來這個小區有房源可以通知他們購買,晉小妮自然同意。晉小妮歡天喜地要裝飾房子,宋逸明天要上班,晉小妮對宋逸非常依戀,舍不得他,宋逸開心擁抱晉小妮。

  金鑫來找錢貝貝,錢貝貝卻要求金鑫以后不要來這里湊合,并直截了當告訴金鑫即使她和沈嚴分手了金鑫也沒有戲。金鑫終于忍無可忍拿出手機照片給錢貝貝看,還自稱這個是他的女友溫柔漂亮比錢貝貝強了很多倍,而他只是出于朋友之情才來看望的。言畢,金鑫摔門離開,氣得錢貝貝摔了金鑫拿來的水果籃。金鑫給向真打去電話,質問向真為什么要和錢貝貝做朋友,像她這種人除了漂亮沒有任何優點。向真也驚訝居然連金鑫都會受不了錢貝貝了,可見錢貝貝脾氣有多大。

  向真回到錢貝貝住處時候發現自己的行禮已經被扔出了門外,門上還貼著一張紙條,告訴向真她回青島了,門上密碼鎖也已經更換了。向真無奈之下拿著東西投奔了金鑫,卻撞見了金鑫為自己女友何小可準備的燭光晚餐,向真只好帶著行李尷尬離開了。

  向真跑到金鑫家里蹭飯,向真忍不住發牢騷,覺得自己才二十多歲,忽然就有一種沒有奔頭的感覺。而晉小妮更是沒有奔頭,那么年輕就開始不上班了,每天都家里養尊處優,丁蘭也還賣了家里的房子,于慧的電影拍出來也沒有看,錢貝貝除了發脾氣已經不剩下什么了。向真忽然想要弄一種軟件,將來就讓大家沒事可以吐槽一下自己的糾結事情。金鑫認為向真的想法很好,值得去考慮,向真立刻就提出讓金鑫投資。金鑫勸說向真去看看錢貝貝,向真聲稱自己和錢貝貝已經絕交了,金鑫對錢貝貝不放心,愿意出資讓向真去青島旅游,包吃包住順便看一下錢貝貝,向真答應了。

  向真忽然買了票去青島看錢貝貝,錢貝貝不想接待向真,但錢爸爸和錢媽媽都歡迎向真來,他們還一起到外面去吃飯慶祝。向真這次來就是想帶錢貝貝回去,而且她要錢貝貝心甘情愿回去。錢貝貝死活不肯回去,錢貝貝就開始說教,他認為她們這一代的孩子可是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錢貝貝帶向真去海邊玩,無論向真怎么說,錢貝貝就是不愿意回去。這時候錢父打來電話,他已經幫錢貝貝安排好工作,就在北京的分行上班。

  許戈介紹了關山給于慧和林森認識,關山為于慧提供了拍攝場地。晚上,于慧和林森請關山吃飯,得知關山至今沒有女友,于慧就提出要給關總介紹一個好姐妹認識。于慧聲稱自己的姐妹也眼光高,一般人也瞧不上。許戈一聽說是錢貝貝立刻就稱贊長得漂亮,關山這才答應見一面。

青春斗第30集劇情介紹

  

  錢貝貝聽說要相親斷然拒絕了于慧,于慧不得已就找了向真幫忙,向真以為于慧就是想讓大老板投資因此也不愿意前去相親。于慧卻聲稱自己是真誠希望向真能找到一個好歸宿,而她也已經答應了對方斷然不能放了鴿子,向真得知于慧其實是想給錢貝貝介紹對象,答應去試試勸說錢貝貝。

  晉小妮好不容易等到宋逸要回來,開心的買了花,還拒絕了麗麗的邀約,沒想到宋逸又因為有事沒有回來。宋逸讓晉小妮沒事就出去做個美容,晉小妮滿心不樂意掛了電話找麗麗一起去做美容。

  麗麗得知晉小妮沒有買房子,勸晉小妮要為自己多留條后路,不要等哪天離婚了后悔,晉小妮卻認為兩人剛結婚斷然沒有離婚的道理。麗麗告訴晉小妮她家房子是買的,而且房子還在她名下,晉小妮心里有些觸動。

  晉小妮回到家里發現房門沒有上鎖,推開門進去屋子里到處都是鮮花和彩燈,地上更是撒滿了花瓣,宋逸做了牛排從廚房里出來,晉小妮傻傻愣在那里感動不已。宋逸告訴晉小妮今天是他們認識的一百天,因此要給晉小妮一個驚喜,晉小妮非常感動提出要聽宋逸彈吉他唱歌。宋逸早有準備,當場就為晉小妮彈唱起來,晉小妮被寵愛包圍著幸福淺笑。

  向真說服錢貝貝去見關山,錢貝貝開門見山指出關山年紀太大了,關山也毫不客氣說錢貝貝年紀也不小了。錢貝貝從未受過別人直截了當如此說話,也激起了她的一絲倔勁,當場就要了一杯最貴的酒喝下去。之后就起身離開了,還聲稱她任務完成了。關山想起之前宋逸留下的向真電話,還以為向真就叫錢貝貝,約向真見面,向真卻正在弄社交網站當時就不耐煩掛斷了電話。關山突然來了興趣,就想弄明白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錢貝貝。

  向真突然想起關山留下的名片,按照地址去找關山,關山詳細給向真介紹了自己的公司。向真無意中聽說關山要投資項目,當時就提出讓關山沒事也投資一下她,隨后,向真拿出自己制作的有關《糾糾》吐槽糾結的PPT,關山給出了向真一些修改意見,答應看完之后再說。

  向真拿著做好的策劃書去找關山,可他還是不相信她,理由是她這人太率真。走投無路的向真就去找之前雜志社的主編,誰知主編很輕松就答應投資,她出三百萬要求占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片場這邊,于慧和林森的電影殺青,他們跟劇組人開了一個慶功會。另一邊,向真纏著錢貝貝投資,但錢貝貝不看好向真這個人,所以不愿意投資。

  晉小妮到機場去接宋逸回家,他們很久都沒見面了。趁宋逸洗澡的時候,晉小妮幫他收拾箱子,結果卻發現了避孕套,可他們倆從來都不用這玩意兒,氣得她就把宋逸叫出來對峙。宋逸解釋這東西是他哥們的,晉小妮明顯不相信,他只得發毒誓。誤會解除后,宋逸拿出給她買的禮物,是上次他們沒買的珍珠項鏈。

  向真拿到主編投資的錢之后就得意洋洋跑來找金鑫,并且把提前擬定好的合同讓金鑫簽名。金鑫簽名之后才發現自己只是副總,真正的總經理是喬安安,金鑫大呼上當,可是向真威脅金鑫如果反悔就要賠償違約金一百萬,金鑫只好認命。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