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斗劇情介紹

7-12集

青春斗第7集劇情介紹

  

  向真到一家公司面試,面試官告訴她讓她回家等消息,向真忍不住抱怨這一個月每天都在面試,每次都說不合適,卻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面試官猶豫了一下,告訴她她太過年輕,擔心不善于人打交道。向真一聽,頓時火了,直接一拍桌子,站起來稱自己最擅長與人打交道,隨后就揚長而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面試官。

  與此同時,貝貝也到一家公司應聘。面試官詢問她的職業規劃,貝貝一問三不知。隨后貝貝直接站了起來,說自己不想在應聘了,面試官一頭霧水。貝貝脫口而出,對方問了自己太多問題,自己有些煩了,就這么簡單。貝貝給家里打電話尋求安慰,父親勸說她工作多碰壁沒關系,慢慢就會好起來。

  向真打電話問了一圈大家都在忙,最后只好打電話給于慧。于慧一聽向真回來了,立刻約她吃飯。于慧帶著責備的口氣指出向真現在太頹廢了,自己現在都開始寫電影劇本了。向真頓時有些心動,要求于慧帶帶自己,于慧直接拒絕,因為她真不是那塊料,不過可以帶他出去見見一些人,拓寬一下人脈。向真立刻拋出了豪言壯語,揚言自己打算奮斗,從今天起忘記趙聰。

  晉小妮應聘了一份助理的工作,她美滋滋的給于凡發去微信沒有收到回復,就到單位門口去堵他。晉小妮小鳥依人一般告訴于凡,自己找到新工作,今后不給天天纏著他。不料于凡卻直接丟下話來,他跟自己沒有關系,自己有了一個新的女朋友。晉小妮仍舊有些不死心,她偷偷躲在樹后,果然看到遠處一個漂亮的女人朝著于凡連連擺手,隨后兩人就一起駕車遠去。

  金鑫來到貝貝的住所獻殷勤,向真替他開了門。金鑫進來后自我介紹自己剛好住在這個小區,還說自己和貝貝有緣分。向真看到全身上下金光燦燦,就譏諷他根本不符合貝貝的審美觀。向真也把錢貝貝被程宇關起來的事情告訴了金鑫,氣得金鑫恨不得去揍程宇。

  錢貝貝回來時候又遇到了程宇攔截,錢貝貝表示自己不愿意看見程宇,程宇正要去追趕錢貝貝,金鑫拉住了程宇。金鑫聲稱自己已經知道程宇關錢貝貝的事情,希望程宇能對錢貝貝放手,程宇卻告訴金鑫將來有他哭的那一天。

  丁蘭和高原一起考上了德國要去留學,可丁蘭爸爸身體不好,母親一直盼望丁蘭畢業能回來一起經營家庭,一聽說丁蘭要去留學,而且一去還是七年,丁蘭媽媽激動反對。丁蘭聲稱自己一定要去,而且還已經辦理了機票和出國手續,丁蘭媽媽讓丁蘭拿出來給她看看,丁蘭以為媽媽心動了就歡喜拿出來,豈料,丁蘭媽媽卻把東西放在了煤氣灶上燒毀。

  丁蘭給錢貝貝打去電話,告知已經買好了去北京的火車票,她明天就走,而母親燒毀那些東西還都是可以補辦的,無所謂。為了阻止丁蘭出去,丁蘭媽媽還剪壞了丁蘭的身份證和火車票,丁蘭守著碎片坐在那里哭泣。丁蘭立刻表示德國必須去,丁蘭告知母親自己已經有男友了,兩人一起去德國,生活費和學費都是自己打工賺取。高原還說過到時候丁蘭只負責讀書就行,他來打工。丁蘭媽媽讓丁蘭把高原叫到家里來,如果真如丁蘭所說就讓丁蘭出國。

  于慧在58同城上發布了自己的應聘信息,GM公司主動聯系了于慧去應聘,于慧只是簡單的面試就加入了這個公司,因此開心不已。錢貝貝上班時候卻發現程宇就在這個公司上班,錢貝貝跑去找李總詢問自己進來是不是程宇推薦,李總聲稱自己是從58同城看到的,錢貝貝斥責李總說話不負責任,并正式提出辭職。程宇追上錢貝貝聲稱自己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在網上看到錢貝貝找工作,恰好公司缺少這樣一個人就推薦了,錢貝貝堅持離開。

  高原就這樣忽然出現在丁蘭家里,給丁蘭媽媽帶來不少特產禮物,并且懇求丁蘭媽媽讓自己把丁蘭帶走。高原的來到讓丁蘭感動驚喜,丁蘭想起高原一直都是毫無顧忌的奔向自己。丁蘭抱著高原的胳膊,依靠在他肩膀上,讓高原一個人去德國念書,高原卻表示以前說好一起去現在也要一起去。丁蘭勸說高原留下來和她結婚,高原稍微遲疑一下也表示可以留下,并聲稱不管父母會不會同意他都會再來找丁蘭,讓丁蘭等著他。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青春斗第8集劇情介紹

  

  高父找高原談心,做他的的思想工作,告訴他不一樣的選擇有不同的結果,一個是愛情,一個是理想,無論他選什么,高父都無條件支持。晚上,高原借口他媽生病,先不來淮安了,讓丁蘭做家里的工作,這樣的情況,無非就是變相的分手。得知情況的向真提著菜刀準備給丁蘭抱不平,還說錢貝貝的不聞不問是冷血,背過向真,貝貝給丁蘭打電話,結果卻是關機。

  錢貝貝去給大家買早餐,遇上獻殷勤的金鑫,貝貝讓他不用費勁了,他們最多只是朋友,金鑫對這樣的結果并不是很滿意,但也只好答應貝貝做朋友。向真天天賴在家里不出門,不去找工作,還嫌棄起貝貝只買油條,貝貝的面試通過了,向真很不服氣,覺得是公司的面試不認真。

  于慧的劇本沒有通過,她難過得求林森,林森并沒有表現得太熱情,這時向真給于慧打電話,于慧很不耐煩,礙于在林森面前,只好接了。林森讓于慧把向真帶出來,晚上一塊吃飯,于慧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晉小妮在健身房健身,一個教練上前搭訕,晉小妮對他并沒有好感,話都不想搭。

  于慧、向真應邀去吃飯,向真和許戈聊上了,嫌里面太吵借口私聊,兩人出去打游戲。于慧和林森的飯局結束,于慧纏著林森交流劇本,林森有點不耐煩,只好給她列了一個編劇的書單,讓她自己看。正和許戈打游戲的向真接到晉小妮電話,向真煩得對晉小妮說不回去了,結果沒過一會,就和許戈說要走了。一早,于慧問候向真,向真覺得不能再這樣出去玩了,這樣感覺對不起趙聰,于慧生氣罵她趙聰這頁翻不過去了,還表示再也不管她的事了。

  隨后,向真就和許戈開始約會,一塊去了電影院,還拍了合照,被晉小妮看見,晉小妮看著自己好姐妹都有對象了,有些失落,這時,搭訕的教練又來找晉小妮,說自己爸媽買了房,要是找她們公司裝修,晉小妮可以有提成的話,就找他們公司。晉小妮一時有些感動,教練連忙做自我介紹,他叫白朗,兩人互相留了微信。

  向真、晉小妮、錢貝貝一起吃飯,向真數落著餐廳能算計,三姐妹像往常一樣貧嘴。丁蘭遵從了丁母的意愿,在淮安文化館工作,還被視為返鄉就業的典型接受電視臺的采訪,恰好碰到了老同學曾海銘,晚上一塊參加了同學聚會,大家瞎起哄曾海銘一直喜歡丁蘭,現在有機會了。

  晉小妮因為白朗的單子而得到了領導的重用,晉小妮很感謝白朗,終于對他開始熱情起來,還答應了他的邀約。錢貝貝下班回到家,看見屋子凌亂成這樣,向真不上班還不收拾,讓貝貝很不開心。花店的人送來一大束玫瑰,向真這才想起是貝貝的生日,而這一切都是程宇做的。向真和晉小妮拖著貝貝赴約,還在車上,向真和晉小妮就叫人來參加派對。

青春斗第9集劇情介紹

  

  林森開車送于慧回家,他試探性地問了下女朋友的事,她打了個馬虎眼就下車了。回到家里,于慧被廁所里出來的男人下了一跳,同住的女孩就出來解釋說這是她男朋友,今晚在這里湊合一晚。這時候林森發微信約她出去坐一坐,她更加煩惱了。

  于慧到林森家里去玩,她換了衣服坐到沙發上跟他說話,他便要她把租的房子退了到這里來住。本以為林森是在開玩笑,但他卻認真地說喜歡她,想要讓她做女朋友。于慧笑著說看他表現,她還沒有那么傻。

  錢貝貝下班回到家,發現屋內有一輛嶄新的電動車。錢貝貝一問,向真讓她自己看單子,錢貝貝疑惑的拿起單子一看,居然是程宇送的,頓時氣不打一處出。得知程宇給自己送電動車想要修復關系,錢貝貝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于是打電話告訴程宇謝謝他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原諒他了,但是電動車必須拿走。程宇要求見一面,被錢貝貝拒絕,程宇只好說明天去取車。向真在一旁替程宇說話,,向真半開玩笑地說,這車可以借自己騎一騎。貝貝板著臉說不行。

  次日一早,程宇來到住所拿車,他找出各種理由千方百計想要推脫,并巧舌如簧的說動向真花了三百元錢買下了電動車。錢貝貝下班時,看到向真興沖沖的騎著的電動車還問錢貝貝酷不酷,錢貝貝一看居然是程宇送給自己的那一輛。向真這才說自己用低價買了下來,錢貝貝頓時翻了臉,要求向真從自己眼前消失。

  向真一開始還嬉皮笑臉,后來才意識到貝貝這次動真格了。向真立刻保證,自己明天就把車還回去,不料貝貝這一次是真的翻臉了,毫不客氣的讓他明天就搬出去住,第二天,向真特意買了早餐,千方百計討好貝貝。貝貝卻毫不領情,并撂下話來,說向真如果還有點骨氣,就現在搬走,說完就揚長而去。向真心里頓時咯噔一下。

  程宇約貝貝在餐廳見面,程宇真誠的說自己會因為他改變。貝貝失望的說自己曾經幻想他改變,可是到現在為止,卻沒有一點改變。程宇頓時拂袖而去,臨走前還怒氣沖沖的拿走了餐桌上的餐刀。

  貝貝晚上下班回到家,驚訝地發現向真居然沒有回來,就隨口問起她去哪兒了。晉小妮力挺向真,譴責貝貝昨晚的話太扎心了。貝貝一臉的無所謂,隨后晉小妮上床準備睡覺,她一掀開被子,就驚訝地發現向真在床上留了一張永別的字條,頓時一聲尖叫。貝貝跑過來看到字條,也不由在心里替向真擔心起來。

  得知于慧和林森好上了,許戈很是驚訝。于慧告訴他其實自己很想談戀愛,卻又怕談戀愛耽誤事。同學揶揄說現在好了,他倆一個制片,一個編劇,天作之合啊。隨后于慧說出了自己苦惱,林森希望自己現在搬過去和他同住。許戈表示理解她的處境,但同時說女人需要自己的空間,否則就會像向真那樣陷進去不可自拔。

  向真突然覺得生無可戀,她賣掉了電動車,坐上高鐵就回了老家。父母看她回來很是意外。問起向真的近況,向真特意編造一套說辭,說自己的男朋友剛出校門被電電死了,說完就假裝嚎啕大哭。父母以為她真的傷心,就沒有繼續追究。

  晉小妮在向真的朋友圈看到她回家了,就立刻打去電話,不料向真剛說兩句就直接掛斷電話。晉小妮勸說貝貝打電話給向真,貝貝也正在氣頭上,說什么都不肯低頭,反而勸說晉小妮向真回到老家,至少有人照顧,沒什么值得同情的。

  向真隨后打電話告訴丁蘭,自己和貝貝絕交了。以后,她和丁蘭就是閨蜜,并準備和丁蘭一起到淮安去玩。丁蘭立刻應諾了,答應如果她來玩自己可以把她安頓在家中。

青春斗第10集劇情介紹

  

  海銘被丁蘭以男朋友的身份帶回了家,丁媽媽就盤問起他的家庭情況來。得知曾海銘的爸爸事副臺長,媽媽是副校長,丁媽媽很是滿意就計劃起未來結婚的事。丁爸爸覺得說這些太早了,丁蘭就陰陽怪氣地問她媽是不是該去醫院體檢一下能不能生孩子了。回到房間,丁蘭把她和曾海銘的合照發給了高原,她本想刪掉高原又舍不得,所以只能躺在床上痛哭。

  晉小妮和白朗一起散步,晉小妮說自己不喜歡比自己小的,又說自己喜歡有內涵的。白朗極力迎合著晉小妮,晉小妮隨后又說自己的前男友是人受不了自己太粘人,這才提出分手的。為了打動晉小妮,白朗一步跨上路邊高臺,當眾高呼無論晉小妮有著怎樣的毛病,自己都能夠接受。路人紛紛起哄。晉小妮有些感動。

  不料這時晉小妮突然接到了于凡的電話,她撂下正在表白的白朗,搭上出租車匆匆去見于凡。見面后,于凡直接質問她朋友圈里合影的男人是誰。當晉小妮告訴他這是自己的新男朋友時。于凡頓時醋意大發,聲稱自己才是她的男朋友,說完就強行把她摟進懷里,并直接吻了上去。

  次日晉小妮就決定搬走,貝貝覺得無聊,就隨手拿起手機,想要翻看向真的朋友圈,卻意外的發現居然被向真屏蔽了,不由得很是不滿。

  程宇在停車場,剛停下車,忽然聽到背后的金鑫在喊自己。金鑫拿出程宇插在貝貝門上的那把刀斥責程宇太過卑鄙,程宇惱火萬分,就準備動手,卻被金鑫威脅這是自己的地盤,小心被訛一輩子,程宇只好悻悻住手。

  次日,白朗又捧著玫瑰花來到公司找晉小妮。晉小妮很是愧疚,悄悄把他叫到一旁 ,告訴他自己前男友回來了,所以只能拒絕他。白朗氣憤離開。老板看到她這么一來就得罪了一個大客戶,就黑著臉把晉小妮開除了。

  公司經理派貝貝到一個偏僻的農場去考察,晚上農場場長把他們安頓在一個很不景氣的小旅館里。貝貝大發牢騷,隨后就給丁蘭打去電話吐槽自己的境遇太差。丁蘭嘆了口氣說其實自己挺羨慕貝貝,可以滿世界飛。貝貝聽出了丁蘭話語中的失落之意,安慰她說她的心氣這么高,即使在家里也一定會考上慕尼黑大學。

  晉小妮和于凡再次同居,晉小妮呆在家里,無所事事,在手機上無意中翻看到了向真的朋友圈,立刻乘高鐵到了成都去找向真。向真又驚又喜,晉小妮看到向真居然和一群大媽在打麻將,埋怨她的生活太頹廢了。向真毫不在乎,晚上向真帶著晉小妮出去逛夜市,向真夸耀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晉小妮卻讓她回到北京繼續奮斗,別留在成都賣一輩子串串香。向真聽不下去,嚴肅的告訴晉小妮不許她再提讓自己回京的事否則自己就立馬翻臉,晉小妮只好閉嘴不語。

  海銘和丁蘭來到劇場看丁父排練合唱,丁蘭談起父親的生活狀態,海銘馬上說這種狀態挺好,自己以前曾經在江蘇衛視實習,可是一周幾乎沒有合眼,那種緊張的日子不適合自己,并直接說同樣是過日子,為什么不可以輕松一點呢。丁蘭很不贊同他的話,不悅離開。晚上在餐桌上,母親問起丁蘭和海銘發展的如何,丁蘭隨口說很好。母親立刻開心地說海銘的父母急于定下日子,丁蘭機械的說可以。隨后也無心吃飯,回到臥室睡覺,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

青春斗第11集劇情介紹

  

  金鑫殷勤的每天送貝貝上下班,這天半路上貝貝突然接到了程宇的電話。原來程宇想約自己見面,把事情說清楚。看到貝貝有些擔心,金鑫安慰她沒有什么好怕的,自己會跟著他,暗中保護她。與其躲著不如見面,把事情說清楚。

  在成都,向真父母搬出向真行李,送她離開返回北京。不久后向真就給家里打去電話,聲稱自己回到了北京,父母頓時放下心來。實際上向真并沒有回北京,而是留在了成都。向真想了想,給晉小妮打去電話,告訴她自己沒有按照母親的叮囑回北京,但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母親。

  向真托好友小敏替自己介紹男友,向真和男方很快見面。見面后向真開門見山的說自己大學時曾經失戀過,如果對方覺得自己還行,那么兩人就處男女朋友。男方覺得向真很漂亮,性格也很豪爽,大為心動。吳迪一見面就贈送了一塊貴重的手表,向真毫不客氣,照單收下。

  隨后向真就和吳迪大大方方的一起去逛街,向真大包小包買了一大堆。她和吳迪剛一回到小敏家,頓時呆住了。原來母親居然坐在沙發上,向真尷尬地向母親介紹吳迪。母親毫不客氣的命令向真跟自己一起走,向真頓時明白,肯定是晉小妮出賣了自己。

  晚上向真和丁蘭視頻電話,埋怨晉小妮出賣了自己。等丁蘭說出自己準備結婚時,向真也隨口說自己準備結婚。隨后向真都大談吳迪如何大方,并異想天開的說打算讓吳迪給爸媽買一套房子,以試探他的真心。這時,母親進屋給向真送湯圓,直接詢問他對吳迪的看法。并苦口婆心地勸說她,自己也走過青春,不希望他蹉跎青春,青春就應該奮斗。向真心煩意亂的聽著,胡亂的答應,說讓自己好好想想。

  錢貝貝和程宇約定一起去三里屯,半路上程宇察覺到后面的金鑫一路緊追不舍,就一路風馳電掣,甩掉了金鑫。程宇發了瘋一樣駕駛汽車,來到海邊。他威脅錢貝貝如果不跟自己和好就同歸于盡,眼看錢貝貝沒有答復,程宇直接將車開向大海,錢貝貝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在車里,程宇沖著貝貝聲嘶力竭的大喊大叫。金鑫從車上下來,攔住程宇的車,要求他放貝貝下來,程宇卻直接開車朝著金鑫撞去。金鑫嚇得掉頭就跑,并回到自己的車上,程宇仍舊開車筆直的撞向金鑫的車。金鑫的車被撞壞了,整個人也血流滿面。金鑫從車上下來,威脅程宇他現在已經涉嫌犯罪,自己有行車記錄儀。程宇這才駕車悻悻離開。

  金鑫因為有傷在身 ,貝貝主動來家里照料他,并告訴他程宇已經被刑拘了。貝貝收拾完準備離開,金鑫卻懇求她多留一會。貝貝只好在他身邊坐下,金鑫動情地說,自己現在唯一的追求就是她。貝貝憂傷的說,自己擔心有一天會對不起他。金鑫無所謂的說,反正自己從追她的那天起就已經傷痕累累。他準備絮絮叨叨地往下說,貝貝直接打斷他的話,起身離開。

  丁蘭偷偷的拿出來家里的戶口本,去補辦了一張身份證。隨后她主動到單位找到曾海銘,開口詢問他能否和自己一起去北京。一心貪圖安逸的曾海銘卻認為老家就挺好,丁蘭猶豫半天,最后直接告訴曾海銘自己看不起曾海銘,因為他沒有抱負,是命運把自己和他推到了一起。接著她說起來自己的自己和前男友的事,曾海銘頹然一笑,頓時明白了一切,他沉默許久,大大方方的說自己可以幫助丁蘭離開老家,完成她的心愿。

  向真在老家昏天暗地的打麻將,忽然接到了于慧的電話,被告知于慧的電影劇本馬上就要拍成電影了。于慧興奮地說著,暢想著未來,聽得向真心里酸酸的。不料林森遺憾地通知于慧投資方已經撤職了,于慧有些失望。林森勸說她,這是常有的事,于慧嘆口氣說哪怕他們不給錢,自己只希望自己寫的劇本可以拍出來。林森皺眉思索著。

  在公司,老板準備派貝貝去巴西考察,貝貝卻心煩意亂直接撂出話來,如果要派自己必須去,那么自己就選擇辭職。這時她接到了于慧的電話,同時天涯淪落人的兩人決定一起去酒吧喝酒。在酒吧兩人喝點酒,貝貝自嘲的說自己現在整天數牛數羊太無聊了,所以決定讓爸爸把自己介紹到銀行工作。兩人聊天中提到了林森,于慧幸福的說感覺這次是找到了真愛,令貝貝羨慕不已。

青春斗第12集劇情介紹

  

  錢爸準備轉機飛往美國,決定當晚在北京住一宿。晚上他給錢貝貝做飯,貝貝向他講述自己宿舍的幾個姐妹的遭遇,她決定向現實妥協讓錢爸給找工作。就在錢貝貝到她小姑家看房子時,向母給她打來了電話,而這時候的丁蘭也攢夠了離家的行李,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走了,到了高鐵上,丁蘭才給向母發消息,發完消息后發現曾海銘坐在自己的旁邊,原來曾海銘也想明白了,只要能和丁蘭在一起,別的都不算什么。

  錢貝貝去了成都找向真,她直接選了菜要正在串菜的向真燙一燙,看到來人是錢貝貝,向真氣得就把媽媽叫出來說怎么什么人都來這里。向媽媽看到錢貝貝來了趕緊去后面拌作料,錢貝貝就催向真去給她燙菜。向真不情愿地把菜拿到廚房去燙,她要錢貝貝趕緊吃別撐死了。本以為錢貝貝是來叫她回去,可錢貝貝說她就是來住幾天當償還房租,氣得向真就問向媽媽到底誰是親女兒。

  丁蘭帶曾海銘出了北京火車站準備去學校附近找個旅館先主,沒想到曾海銘已經提前聯系了朋友過來接他們。曾海銘和丁蘭到了一套五環外的房子,這里是他提前聯系租的。丁蘭不想跟曾海銘一起合租,她覺得影響不好。第二天一早,丁蘭帶曾海銘去擠北京的地鐵,第一次坐北京地鐵的曾海銘被擠得都找不到邊了。

  到了人才市場,丁蘭投了一份簡歷,恰好被這個公司的黃總看到,他就提出跟她聊一聊。黃總沒遇到過學哲學的,所以對丁蘭有些好奇。丁蘭也知道學哲學的不好找工作,她只希望黃總給她一個機會。黃總說他們公司缺一個做文案的,剛好丁蘭有哲學的功底,可以試試。

  丁蘭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曾海銘,她到一家公關公司做文案策劃,曾海銘也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在一個真人秀欄目幫忙。另一邊,向真帶錢貝貝去成都的旅游景點玩,為了勸向真回去,她帶著酸酸的口氣道了歉。向真得寸進尺,氣得錢貝貝就說要不是向媽媽打電話她才不來,她祝向真跟吳迪那個大款趕快結婚。

  錢貝貝回到向真家里提著行李就下樓要去車站,向媽媽怎么勸都沒用。在出租車上,錢貝貝沒買到票只能先去酒店住,晚上又接到了向媽媽打來的電話。

  次日,向真醒過來就發現她被錢貝貝綁了起來,向媽媽進來說既然向真不愿意走,那就綁著跟錢貝貝走。出租車過來了,向媽媽和錢貝貝駕著向真上車,向爸爸舍不得就要她們小心些。向媽媽和錢貝貝、向真三人上了去北京的高鐵,開車后,向真問起吳迪送那些奢侈品有沒有裝進箱子,向媽媽就說她已經在小敏的幫助下還給吳迪了,臨走的時候還被吳迪說她們母女都是奇葩。

  到了北京火車站,金鑫開車帶著于慧和晉小妮一起過來接向真他們,他特意向同事借了一輛大的商務車。一群人去了錢貝貝的新家,向媽媽跟著金鑫去菜市場買菜做飯,向真就打電話要丁蘭過來聚一聚吃飯。

網絡微評
? ?
期特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