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斗第20集劇情介紹

 

  

  丁母寄來斷絕親屬關系的律師函要丁蘭回去,否則就要跟她徹底斷絕母女關系。丁蘭和晉小妮都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向真就打電話找莊毅幫忙看看這份律師函。莊毅看律師函的時候,丁蘭埋怨說她就想不明白了,怎么讀個書就鬧到要斷絕親屬關系了。向真嫌棄莊毅看得慢,怪不得只是助理。莊毅看完后打電話過來說這份律師函從法律的角度來說沒有效用,向真便讓丁蘭不要害怕。丁蘭斟酌再三,打電話約黃總見面,希望聽聽他的意見。黃總替她分析了現狀,建議她別無選擇,只有回老家一條路。

  丁蘭最終踏上返回老家的列車,回到老家,她希望和母親開誠布公的談一談。母親冷嘲熱諷,很不配合。丁蘭直接指出,那張律師函根本就不管用。母親冷笑著說,如果自己不發律師函,丁蘭就不會回來。丁蘭為母親故意玩弄花招慪氣,母親提出條件只要她和海銘結婚,就可以繼續去讀研究生。

  此時在北京,林森為了躲債四處躲藏,惶惶不可終日,沒想到還是被債主找上門來。債主氣勢洶洶,一上來就是一頓暴打。林森也豁出去了,聲稱自己沒錢還債,他們可以打死自己。債主們言語輕佻的威脅準備對于慧下手,林森一聽就急眼了。債主離開后,林森急忙打電話通知于慧這幾天最好出去躲一躲,防止債主尋找她的麻煩。他安慰于慧,這幾天自己約了幾個投資人聊一聊,希望事情出現轉機。于慧來到自己家樓下,發現了幾個面色不善的人,意識到這些人是沖著自己來的,就只好躲了出去。

  晉小妮來到健身館,要求跟白朗好好談一談。兩人來到健身館外,晉小妮哭著懇求兩人能夠和好,白朗憤怒地指責晉小妮一向只管索取,從來不講奉獻。晉小妮哭哭啼啼,希望白朗回心轉意。白朗卻果決的說自己再也不會相信晉小妮,不再相信愛情。

  向真下班后,來律師事務所來約莊毅卻意外地遇到了趙聰,就把自己有了新男友的事告訴了他。向真心里有些酸楚。她和莊毅到超市購物,向真執意買了一大堆東西。吃完飯后,向真又執意要給莊毅洗頭,隨后向真又說今天晚上自己準備住在這里。莊毅思索再三,最終告訴向真準備分手。向真大喊著不聽,莊毅向她講起了自己的戀情,再次提出分手。向真崩潰大哭。莊毅有些后悔自己失言了,他一把摟住向真,向她保證自己再也不提分手了。

  向真回到家,發現于慧正在和晉小妮對飲。于慧提出自己籌辦的電影馬上就要開機了,需要借一筆錢。向真和晉小妮拿出了自己壓箱底的錢。次日一早,向真祝收到了于慧發來的短信,她帶著歉意說自己攤上一點事,欠下的錢今后一定會還。

  于慧跑去和林森商量,希望他找許戈借錢,林森卻礙于面子,稱如果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是不會張口借錢的。于慧拿出了銀行卡,謊稱是自己寫劇本的稿費,這件事自己會和他一起扛下去。

  沈嚴在深圳的公司一上來就遇到了困境,陽總告訴他因為開出的工資太低,招不來真正的工程師,恐怕會耽誤工程進度。沈嚴下班回到家,貝貝特意給他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并告訴他今天自己掃街,掃到一位老太太想把自己介紹給他的孫子,對方還是一位博士后。兩人說著就打鬧成一團。

網絡微評
期特码开奖结果